第981章 别有洞天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轰隆!这道金光开路之后,眼前霍然开朗,只见两方峭壁如刀削般整齐,但是地势奇诡,高低不平,乱石滩地大坑不绝,几人前行了数十里后。

    煞气迷雾开始越来越浓重,几人的神识逐渐被压制,即使以慕怀古大乘后期的神识,现在也只能观察到前方十里左右的距离。

    此时,在块乱石滩地上,赵君宇发现了都天煞火阵的残留。

    “赵前辈,前几日就是在此,我们困杀了那名大乘期的煞灵。”季玉泉向赵君宇解释道。

    他直对赵君宇很是恭敬。

    看来前几日这几人已经来过这里,困杀了大乘期煞灵后本想继续前进,但碰到了什么阻碍,不得不原路返回。

    果然,几人再往前走了数十里之后,小路崎岖蔓延,随着两旁峭壁的延伸,几人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那片乱石滩地。此时季玉泉又说道:“前辈,小老儿研究了半晌,可以确定这是个上古迷宫阵,但惭愧,以小老儿的阵法造诣还无法破解。”

    季玉泉手所持个灵光闪烁的罗盘,此时罗盘上的指针滴溜溜乱转,完全失了方向。

    “赵大师,此处四周的石壁,老夫以强力轰击也毫无反应。”慕怀古在旁补充道。

    “小须弥迷宫阵!”赵君宇心暗道,当年布置比阵的也是阵法高手,居然历经近两万年还具有相当的威力。

    但是经过这么多年为何还有灵力维持,这点赵君宇颇为迷惑。

    几人见到赵君宇皱眉不语,不禁有些不解,而俞白眉则心冷笑,这小子上次传授的都天煞火阵不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吧?

    “季道友,你持龟甲站正南乾字位,慕道友你站坎字位,俞道友你站离字位,慕芊芊你持龟甲站坤字位。”

    赵君宇此时开口道。

    四人对望眼,季玉泉当先依言站好,随后其他几人也按照他所说站好位置。

    而赵君宇站在四人的心,“等会你们必须严格按照我所说的行动,这是最快的破阵之法,否则至少得耽误天的时间。”赵君宇严肃地说道。

    “待我声令下时,季道友,你持龟甲击左上方三丈,然后迅速踏兑字位,持龟甲再击左上三丈处后归位,与此同时,慕芊芊你必须持龟甲击右下方三丈处,随后迅速踏震字位,持龟甲再击右下三丈处后归位,而两人击出法力的同时慕道友和俞道友两人须使用本命灵宝全力轰击那处。”

    赵君宇指了指下方乱石滩地某处,那是阵眼所在地。

    “我居施法,如此反复三次,此阵短时间可破。”

    赵君宇淡淡说道。

    这么简单?几人对望眼,除了季玉泉之外都是将信将疑。

    赵君宇凌空而立,浑身法力流转。

    双手圈划,阵阵玄奥的法印结出,没入四人脚下,随后他阵急掐法诀,口默念有词。

    “疾!”他居指点出,随后四人急忙按他步骤,纷纷击出,不断变换方位。

    咔嚓咔嚓,三次重复变换方位击出法诀之后,天地倒转,煞气迷雾散开,两旁的峭壁陡然消失不见,众人眼前豁然开朗,只见里面别有洞天,俨然正是方小世界,山峰,洼地,森林草木,连绵延伸远处。

    除了赵君宇以外,其余四人见到这种情景,个个愣在当地。

    “原来绝煞谷只是方小世界的入口。”

    “果然跟秘籍所说……”俞白眉喃喃自语,但马上他惊觉过来,闭口不言。

    赵君宇面色如常,但众人的表现他收入眼,其季玉泉表现很诧异,应该也是事先不知。

    “哼,”他心微微冷哼,这无极剑宗的几人显然事前连季玉泉也瞒了。

    “慕道友,不是说绝煞谷是天地大劫前修士的最后根据地,留有不少上古修士遗留的阵法还有宝物,老夫为此而来,怎么是个小世界的入口?”季玉泉皱眉问道。

    他最早前听说有上古修士遗留的阵法,甚至阵法宝物才答应来探查绝煞谷,没想到这是个小世界的入口。

    “季道友,我们也事前不知,但如你所见,之前的幻阵确实也是天地大劫前的上古修士所留,如果不是赵大师破了阵,我们也不会知道是这样的。”慕怀古半真半假的的解释道。

    季玉泉默然,但他随后反应过来钦佩地看向赵君宇。

    赵前辈的阵法造诣他望尘莫及,即使在这里没得到上古修士的阵法传承,能和赵前辈进步结交也是不虚此行。

    而慕芊芊同样对赵君宇早已收起半信半疑的心态,换之的是美目满满的崇拜。

    “这里还是有了不小的变化。”赵君宇游目四顾,他前世却是来过这里,他当年胆大包天闯了旻天派的禁地,差点引发两宗大战,风波过了好久才平息。

    只是他的时代,入口处并没有小须弥迷宫阵只是有弟子守卫,当年的旻天派如日天,自然无人敢闯除了赵君宇。

    “此处,无法飞行!”

    “是禁空禁制。”俞白眉兴奋地想要飞起,然而却脸色变落了下来。

    而慕怀古闻言试,却只是离地不过三四丈也落了下来,连大乘后期也无法飞行可见此地禁制的厉害。

    “宗主,你看接下来……”俞白眉面向慕怀古请示暗,话语似有所指。

    “虽然我们进入了绝煞谷,但是此处煞气仍然浓烈,或许还有遗留的上古阵法也说不定,还要有劳赵大师和季道友了。”慕怀古对俞白眉的暗示充耳不闻,而是朝赵君宇和季玉泉拱手说道,同时也在告诫俞白眉不要轻举妄动。

    赵君宇心冷然,这俞白眉掩藏的再好,他也感受到此人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杀意。

    “如果你老实点罢了,否则老子不介意拿你开刀。”

    “前方是小世界的腹地,我们去那看看。”慕怀古有些迫不及待,贴地飞纵起来。

    几人赶紧跟上,而赵君宇也是迫不及待想了解当初的真相。

    路上,白骨累累,不少或残缺或完整的修士灵宝,魔族魔宝随处可见,战斗的痕迹遍布。

    这些宝物等级虽高但是对于几人来说并不是多么珍奇的东西。

    路上出现了许多渡劫期魔兽的骸骨,到了最后大乘期魔兽的骸骨也出现了还不止具。

    几人速度慢了下来,开始搜集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慕怀古和俞白眉当仁不让,将几具大乘期魔兽骸骨收入手,这是上好的炼器材料。

    而季玉泉则是注意收集阵法材料,只有赵君宇似乎对这些不感兴趣,而是凝目望向远方,股若有若无的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