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邀请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五行灵宗的季玉泉,拜访赵前辈?”听到弟子禀报,齐承志惊。

    “本宗哪有什么赵前辈。”齐承志喃喃自语,猛然回过神,望着面前淡然而坐的赵君宇。

    这不就是赵前辈么?

    但是赵师祖怎么和五行灵宗还有季玉泉扯上关系了,这个季玉泉可是九级阵法大家,向孤傲的紧。

    赵君宇看到齐承志的反应,微微笑。

    简单说了下在上庸城天宝阁发生的事。

    过程听得齐承志愣愣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季玉泉这个孤傲乖张的老家伙都被赵师祖收服了。”

    齐承志叹道。

    不过赵师祖按辈分,堪当所有人的前辈,回归以来各种惊天之能不断展现,齐承志都有些麻木了。

    “请他们进来吧。”

    “到会客厅里。”

    赵君宇吩咐道。

    而此时的主山门之外。

    季玉泉和当初那名大乘期的黑衣年人,并肩而立,看着面前巍峨的五座山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传言是真的。”黑衣年人望着面前的气势庄严的北冥道宗,喃喃自语。

    “是呀,北冥道宗虽然作为古老隐世宗门,但早已衰落。”

    “没想到几个月前,出了个大乘期,不但收回了被侵占的势力范围。”

    “而且,弟子们的战力似乎也大有提升,近日来风头正劲。”

    季玉泉虽然很少问世事,专研符阵之道,但是毕竟五行灵宗离北冥道宗较近,所以对北冥道宗最近的变化比较了解。

    “嗯,单说这面前的护山大阵,就是本座使尽所有手段,动用宗门至宝也无法攻破,甚至还有被反杀的风险。”黑衣年人望着前面不远处,荡漾的层光幕,暗暗心惊。

    他觉察到这护山大阵给他带来的危险。

    “什么?慕道友你……”季玉泉闻言也是暗暗心惊。

    这慕怀古,虽然平时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但修为可是大乘后期,实力在央大星空都是顶尖的层次,这个大阵居然能威胁到他?

    “两位前辈,请。”

    此时之前去传话的执事弟子回来到了山门门口,朝二人恭敬地施了礼。

    随后,护山大阵闪出个通道。

    执事弟子引领二人上山。

    “果不其然,整个北冥道宗脱胎换骨。”

    季玉泉喃喃说道,路上雕栏玉彻。

    灵兽灵禽,飞舞跳跃鸣叫。

    整个山门内灵气升腾,股仙家门派的样子。

    而且更关键的是,来往穿梭的北冥道宗弟子,个个生机勃勃,气势昂然。

    显得信心十足。

    已经完全扫之前,外人印象的衰落形象。

    执事弟子将两人引到主峰半山腰。

    齐承志已经在半山腰恭候。

    “季道友。”

    齐承志远远见到季玉泉,遥遥拱手,客气地笑道。

    五行灵宗和北冥道宗,距离较近,虽然平素没什么来往,但是也是见过两面的。

    “齐道友,别来无恙。”季玉泉长笑声,拱手施礼。

    但他随后眉头皱了下,齐承志身怀暗伤,命不久矣,这在周围这片的强者都是公开的秘密。

    但是现在看,却是精神矍铄,面色红润,浑身气息平稳有力,哪里是有伤命不久矣的样子。

    他虽然心奇怪,但没有说什么。

    “这位是……”齐承志见到旁的黑衣年,对方身上的气息,让他心凛。

    “慕怀古冒昧来访,还请齐道友见谅。”黑衣年淡淡说道。

    “什么,慕……原来是慕前辈。”

    齐承志急忙躬身施礼,对方名震整个圣星陆的大乘后期修士,齐承志在他面前还真不算什么。

    “快请,我宗赵长老,随后就到。”

    齐承志亲自引领两人进了会客厅之后,就离开了。

    “看来,赵前辈的地位在北冥道宗,也是举足轻重。”

    季玉泉小声和慕怀古说道。

    他倒是不意外,以赵前辈的阵法造诣,在任何宗门都是地位超然。

    “两位,别来无恙。”

    不会儿,个淡淡声音响起。

    已经变回面容普通白净青年的赵君宇,缓步走入会客厅。

    “赵前辈!”

    季玉泉急忙站起,恭敬地施礼。

    “赵大师。”慕怀古也颇带着敬意的拱手施礼。

    赵君宇示意两人坐下,不会儿执事弟子送上上好的灵茶。

    “煞灵的事解决了吗?”赵君宇问道。

    “赵前辈指点布置的都天煞火阵,果然威力不凡。”

    “那大乘期的煞灵不出所料,被煞火困了整整二十天,最后灰飞烟灭。”

    季玉泉哈哈长笑,望着赵君宇脸崇拜。

    此次布阵,可谓是他平生最为得意的几次布阵之。

    毕竟大乘后期慕怀古都无可奈何的煞灵被他亲手布下的阵法绞杀,这也算是赫赫战绩了。

    但他知道,这都得益于赵前辈的点拨,所以对赵君宇更加恭敬。

    “赵大师,阵法造诣果然惊天地泣鬼神,慕某当初唐突了。”慕怀古说道。

    “两位不必客气,既然煞灵的事已经解决,那此番前来……”

    赵君宇问道。

    “赵大师,慕某这次前来,就是正式邀请赵大师,探宗门禁地绝煞谷。”

    慕怀古起身郑重地说道。

    “什么?贵宗的宗门禁地,我怎么好……”赵君宇有些不解。

    “前辈有所不知,慕道友向提倡共同开发绝煞谷。”旁的季玉泉解释道。

    “但是绝煞谷,是现存的为数不多的当年天地大劫时产生的遗迹。”

    “里面煞气颇为恐怖,央星元历纪元以来,无人能进,就连我也不敢入内。”慕怀古说道。

    “而且当年天地大劫,不少上古修士退守到绝煞谷。”

    “遗留下来些上古阵法,小老儿自忖无法破解。”

    “所以只好请动赵前辈出手了。”

    季玉泉解释道,这位赵前辈阵法造诣如此之高,想必对其他天地大劫前修士建立的上古阵法,也必有办法。

    原来如此,赵君宇陷入沉吟。

    这绝煞谷应该就是当年劫难来临,央修仙界修士退守的据点之。

    里面肯定会有遗留的些宝物和资源,其实赵君宇对这些资源并不感冒。

    但是,他在考虑,在绝煞谷能不能找到丝,当年天地大劫的线索,甚至能不能碰到些熟悉的东西。

    “其实,慕某并不是贪图绝煞谷的宝物,而是这绝煞谷煞气日重,这大乘的煞灵恐怕只是开始,根子不除,日后必有大麻烦。”这句话才是慕怀古的真实意图。

    这煞气日不根除,他的宗门就日不得安宁。

    “好吧。”赵君宇考虑了下,缓缓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