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指点迷津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我要是你,就老实坐下。”

    赵君宇淡淡说道。

    而此时,黄脸老者季大师也猛然冷静下来。

    他作为渡劫后期修士,又是九级阵法师。

    可以说在整个央大星空都是地位尊崇,到哪里都是备受各方尊重。

    就连流宗门的大乘期修士,都对他礼遇有加。

    此子既然懂得都天煞火阵,还知道了他是九级阵法师,还是如此表现,不像是单纯的狂妄,而更像是有所倚仗。

    他猛然发觉自己竟然不能看透对方修为,心突地惊。

    再仔细打量了赵君宇下,缓缓说道:

    “朋友,老夫是五行灵宗的季玉泉,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了。”

    黄脸老者再次强调下自己的身份,他渡劫后期,在五行灵宗虽然只是客卿长老。

    但是实际地位却是超然,无论大乘期的宗主还是太上长老对他都很是尊重。

    根据对方的表现,他隐隐猜出对方非常有可能是名大乘修士。

    强调身份也是让对方掂量掂量。

    旁的黑衣年人,从头到尾没有说话,但是气机已经锁定赵君宇。

    现在还不清楚,对方是不是来捣乱的,所以不敢怠慢。

    赵君宇也没有说话,而是单指凌空画了道符纹。

    这道符纹轨迹出,顿时季玉泉脸色大变!

    “这……这……”季玉泉眼睛瞪圆,仔细观察着空残留的符轨迹。

    额头竟然出现了层细密的汗珠,他在推演。

    旁的黑衣年人还有这里的掌柜,也发觉了季玉泉的异样,纷纷惊异不已。

    未几,符轨迹消失。

    “不!”

    季玉泉双手抓向空,急切地叫道。

    “下面的呢?”他随后回头盯着赵君宇,副饿狼的样子。

    “坐下。”

    赵君宇淡淡说道。

    “啊,是是!朋友莫怪,是老夫唐突了。”季玉泉此时已经完全不敢发怒,乖乖坐下,他只是渴望知道后续的符纹轨迹。

    “来来,这位客官请坐。”旁的掌柜的,善于察言观色,急忙将自己的太师椅让给赵君宇。

    并亲自给他斟上灵茶。

    赵君宇堂而皇之地坐了下来。

    右手继续在桌面上划了几道符纹。

    季玉泉的脸色顿时狂喜不已,眼睛眨不眨地盯着这几道符纹,逐渐进入入定状态,不知不觉豆大的汗珠开始岑岑落下。

    旁的黑衣年人,还有掌柜,则在边大气也不敢出。

    而赵君宇则若无其事的端起灵茶,慢慢喝着。

    良久,季玉泉激灵,从顿悟清醒过来。

    双眼震惊,敬佩,又带着丝迷茫地看着赵君宇。

    “前辈,小老儿刚才不知好歹。”

    “冒犯了前辈,还请恕罪。”

    季玉泉双眼放光,诚恳地朝着赵君宇下拜。

    旁的黑衣人和掌柜,脸色大骇,在整个央大星空,地位都超然尊贵的季大师,居然对个年轻人口称前辈,并且五体投地的下拜。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可是石破天惊!

    然而季玉泉心却更多的是喜悦,他身为九级阵法师,直想推演复原出上古阵法,都天煞火阵的全盘阵纹。

    都天煞火阵属于上古杀阵之,但经历天地大劫后只传下了半部阵法,这万千多年来,多少高阶阵法师试图复原完整的都天煞火阵都失败了。

    他这次受人之托,决定破釜沉舟,最后尝试遍。

    而没想到,这个年轻人随手就已经划出残缺的阵纹轨迹。

    他生浸淫于符阵之道,信奉达者为先。

    无论这年轻人什么修为,什么年纪,只要阵法造诣高于他,他就心甘情愿的称呼前辈。

    “你在阵,又加入了克制罡煞,增加火势的材料。”

    “是要绞杀煞灵么?”

    赵君宇这下句话,令三人更是面色剧变。

    旁的黑衣年霍地站起,气势紧张但随即又松弛下去,缓缓坐下。

    如果不是这次他的行程,目的极为保密,除了自己和玄孙女之外,任何人都不知晓。

    他都怀疑赵君宇是别有目的了。

    黑衣年和季玉泉对望了眼,后者朝他轻轻点头。

    “不瞒道友,本门的禁地,出现了尊大乘期的煞灵,为祸方。”

    黑衣年这句话让赵君宇愣,大乘期的煞灵?那这就比较难对付了。

    “如若是寻常大乘期,本座也自有办法,可是这煞灵来无影去无踪。”

    “而且不惧灵宝,术法不加身。”

    “据本座了解,也只有都天煞火阵等有限的几个上古杀阵,可以困住并绞杀大乘期煞灵。”

    “所以我才请季大师出手帮忙。”黑衣年简要说了下事情的大概。

    但他语焉不详,赵君宇也懒得多问。

    出现了大乘期的煞灵,这禁地的煞气可是太过惊人,可以说是上古绝地也不为过。

    造成的危害和影响,可绝不会像他所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既然是大乘期的煞灵,都天煞火阵也未尝不可,只是还需要改进下。”

    赵君宇淡淡说道。

    “还请前辈赐教。”季玉泉长揖到地。

    “将阵基整体偏东三丈,每处阵基辅以雷火柱镇压。”

    “阵眼掺入岩火晶……”赵君宇看似随意地说着,却让季大师不停地点头。

    会儿若有所思,会儿欣喜若狂。

    “阵纹我已经划给你了,按我所说的方法,只要布置得当,那大乘期煞灵必无路可逃。”

    赵君宇淡淡说道,旁的黑衣人闻言半信半疑。

    “前辈高才,小老儿佩服。”季玉泉已经佩服地五体投地。

    …………

    “师尊怎么还不下来。”天宝阁楼,马成涛暗自嘀咕,这都过去好长时间了。

    刚才他想和慕仙子搭讪,后者有搭没搭根本是懒得理。

    正在郁闷的时候,阵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行人走了下来,当先的正是刚刚那面容普通的白净青年。

    “好啊,你这狂妄的小子,还敢出现。”

    “看我怎么……”马成涛见来人下子跳了起来。

    指着赵君宇正要大骂,突然僵住。

    只见自己的师尊,季大师正屁颠颠地跟在此人后面,点头哈腰,笑得满脸褶子都花了。

    而这此情此景,让店铺里所有的客人,包括身着浅绿色长裙女修等等都目瞪口呆。

    季玉泉抬头看见自己的徒儿,正指着赵君宇要开骂的样子,突然想到之前的事端。

    立刻反手啪地下将马成涛扇了个陀螺转。随后死狗般瘫坐在地,鼻涕眼泪直流,脸难以置信地捂着脸颊。

    “混账东西,竟敢对前辈不敬!”

    “回去再收拾你!”

    季玉泉现在急着讨好赵君宇,对方随手将都天煞火阵的完整阵纹划给他,说明对方根本不在乎。

    是真正的阵法大家,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对方请教,他甚至都动了拜赵君宇为师的念头。

    “对了,前辈,来此也是买阵法材料的?”季玉泉点头哈腰地问道。

    “是的。”赵君宇淡淡说道。

    “林掌柜,将前辈所需之物每样加份,全算在季某账上!”

    季玉泉回头朝红脸掌柜说道,后者连忙答应。

    “前辈,还请光临小老儿寒舍叙,小老儿荣幸之至。”季玉泉赔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