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九级阵法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声落下之后,从大厅角落的楼梯上缓步走下名身着五色道袍的青年男子。

    男子方脸剑眉玉树临风,长得比较英俊,气质也很出众。

    就是脸上带着些许傲气。

    “是五行灵宗的马成涛。”

    周围几个客人低声说道。

    “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他。”

    “年纪轻轻就是五级阵法师,前途无量啊。”

    “当然,你也不看看他师尊是谁。”

    几个客人窃窃私语。

    “是是,马前辈,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接待赵君宇的年伙计,急忙应道。

    “客官稍待。”他朝赵君宇抱歉地低声说了句。

    开始在柜台后忙乎起来。

    此时,从楼梯上又下来名身着浅绿色云湘长裙的女子,女子容貌极美,肤若凝脂仪态万方,又显得高洁优雅。

    男子见到女子下来,顿时脸上变得极为温柔,还有倾慕之色非常明显。

    “慕仙子稍候,会儿就好。”

    名叫马成涛的男子温柔地说道。

    “马道兄不必客气。”女子微笑着点头说道。

    只是这两句话的工夫,年伙计已经将堆材料归类好。

    “马前辈请验看。”

    “嗯。”名叫马成涛的男子转脸面对伙计时,又是另外幅态度,淡然显得孤傲。

    注意看了几下之后。

    “给我包起来吧。”

    “且慢。”此时,个声音突然响起。

    “伙计,你这堆材料里不是有玉牒笔么,还下三支。”

    “你不是说没有么?”赵君宇皱眉道。

    刚刚年伙计给这男子准备的材料,竟然有三支玉牒笔。

    “客官,这是专门给季前辈预留的。”年伙计愣,随即解释道。

    “预留,那也就是说你们这还能搞到。”

    “那为何不能给我预留支。”赵君宇不满地说道。

    “客官,你有所不知……”年伙计正要解释。

    “给你预留,笑话!”此时,旁叫马成涛的男子早就有些不耐烦,也许也是要在旁的慕仙子面前耍个威风。

    毫不客气地朝赵君宇呵斥道。

    这个长相普通的白净青年,看上去平平无奇,自然入不得他的眼。

    “实话告诉你,这天宝阁所有的玉牒笔,无论何时到货。”

    “都是专供我家师尊的,无论是谁不能染指,所以无论你何时来,都没你的份,你就别打主意了。”

    “该干嘛干嘛去。”

    马成涛不屑地说道。

    赵君宇缓缓转过头,冷然看向此人。

    顿时周边的空气冰冷下来。

    好吓人的眼神!马成涛身子激灵,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

    “不就是建个都天煞火阵么,需要用三支玉牒笔?”

    “你这师尊,道行不行啊。”赵君宇此时淡淡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

    马成涛先是愣,随后勃然大怒。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敢诋毁我师尊。”

    “你知道他老人家是什么人吗?”

    “你死定了!”马成涛龇牙咧嘴地叫道,就要传讯。

    而旁的慕姓女子,也是明显惊,随即恢复风轻云淡的样子,饶有兴趣地看向赵君宇。

    “成涛,请这位道友上来。”

    此时,个略带惊异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师尊?这……”

    马成涛有些迷惑地看了看上面,随后无奈地哼了声,让开道路。

    “我师尊叫你上去。”

    他内心暗恨,刚刚被赵君宇眼神吓了大跳,在仙子面前丢人了,这让他直精心维护的儒雅形象崩塌。

    此时马成涛杀了赵君宇的心都有,暗暗打算等下师尊即使饶过此子,自己也绝不放过他!

    而赵君宇刚才是特意为之,他早就发现了楼上有几个人气息不凡。

    想必这姓马的叼毛的师尊也在楼上。

    今日要搞到玉牒笔,就得从他师尊身上下手。

    玉牒笔,对修复北冥道宗的护山大阵很是重要。

    因为到了能阻挡大乘修士的阵法的程度。

    已经不仅仅是刻画阵纹,而是到了道纹的程度。

    鉴于赵君宇此刻修为,还有北冥道宗的财力,还无法重新建个护山大阵,只能修复。

    而阵法修复,可是门技术活,需要对符节点、核心枢纽无比熟悉,可以说,修复阵法比布置阵法最少难了六七成成以上,并且最主要的是,只要稍不小心,就会起反作用,甚至会自爆将范围之内所有的切全都泯灭。

    需要将新刻的阵纹和原来的残缺不全的阵纹无缝连接。

    那这就需要极为精细的工作,寻常的阵法工具不能胜任。

    以赵君宇现在的修为,使用玉牒笔,最为稳妥。

    赵君宇面色古井无波地走上二楼的贵宾室。

    室内装潢很是奢侈,装饰材料和桌椅用具用的都是上好的仙玉。

    三人正坐在个圆桌旁,桌上放着上好的灵茶。

    见到赵君宇上来,三道眼神投送过来。

    “居然看不穿此子修为。”三人,名居的黑衣年人心惊,面上显出丝凝重。

    “大乘期。”赵君宇看到这间的黑衣人,心暗自警惕。

    而左边的名仙风道骨的黄脸老者,却是上下打量了赵君宇番之后,皱起眉头。

    “此人身上并没有阵法师徽章,为何能仅凭不全的材料就能眼看透我要建的阵法。”

    他心嘀咕。

    右边的个脸精明生意人形象,面目红润的年人,显然就是上庸城天宝阁的掌柜了。

    “不知客官贵姓,从何处来。”他笑着问道。

    副缓解气氛的样子。

    在他看来,这年轻人刚才太过狂妄,恐怕已经触怒了季大师。

    毕竟在他的店里,不想闹出什么事来。

    “我姓赵。”赵君宇朝他点点头。

    “小友,刚才眼看穿老夫所要建的阵法,想必阵法造诣不凡。”

    “不知师承哪位大师。”此时,左边的老者,也就是所谓的季大师,淡淡说道。

    不管你是谁的弟子,刚才出言狂妄,如果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你是九级阵法师?”赵君宇不答季大师的问话。

    而是注意到此人胸前的徽章,九级阵法师!

    可是九级阵法师,居然连个都天煞火阵都需要用上玉牒笔,还下三支。

    这也太特么菜了吧!

    他的话语落,三人纷纷愣,都听出了语气的不以为然。

    “你什么意思!”

    “狂妄!”

    黄脸老者也就是季大师,勃然大怒,拍案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