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息壤扩容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北冥道宗,后山密室内。

    赵君宇布置好了结界。

    五心向天,心神意识进入玄黄鼎。

    只见玄黄鼎内部,只有亩有余面积的天息壤散发着土黄色的灵光。

    里面几株百年份的灵药,长势喜人。

    按照日十年的进程,这些灵药已经达到了五六百年份。

    赵君宇不急,至少到了五六千年份才对他有用。

    “亩的面积还是太小了。”赵君宇嘀咕道。

    亩的面积,在寻常的灵土里面根本种不了灵药。

    更不可能几株相距这么近。

    但是在息壤里面倒是没有问题。

    只是也就这几株了,生命树树苗栽种进来后效果不大。

    必须扩大面积。

    按着玄黄鼎所说,息壤必须不断祭炼,并且吞噬土属性灵宝。

    赵君宇空时时不时祭炼息壤,但却发现效果不大,显然跟他的修为有关。

    “去!”

    随着他的意念动处,唰唰唰,二十几件土属性灵宝,被玄黄鼎摄入息壤之。

    这二十几件土属性灵宝,是前几天灭了五个宗门之后,赵君宇从五宗门典藏里搜刮来的,最高等阶的些土属性灵宝

    只见灵宝没入息壤之后,闪现出片片灵光之后,消失不见。

    “尼玛,这货怎么没啥反应。”等了片刻之后,赵君宇忍不住嘀咕起来。

    “卧槽,下子投进去二十几件土属性灵宝,才长了这么点?”

    赵君宇的意识仔细观察之下,才隐隐法诀亩的息壤面积似乎增加了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二十几件土属性灵宝,可基本都是上品灵宝啊。

    这尼玛要扩大到九天息壤,不要投进去上百万,上千万件土属性灵宝?

    老子又被玄黄鼎坑了。

    赵君宇有些气馁,按这架势,即使有朝日将天息壤升级到了九天息壤,老子说不定都已经证道成圣,那还要你这破玩意儿干嘛?

    “把你从茅元圣那里,得到的灵塔放进去。”此时玄黄鼎的意识突然开口说道。

    毫无意外地又吓了赵君宇大跳。

    后者暗骂了句,本尊单手翻,尊黑色小塔出现在手上。

    当初以先天剑胚使出天河三式绞杀茅元圣的时候,为什么使用了两遍天河三式。

    主要就是因为茅元圣手上的这尊黑色石塔,是准先天灵宝,防御力惊人。

    直到第二遍天河三式的最后式,天河倒挂,先天剑胚才算是突破这石塔的防御。

    将茅元圣绞杀。

    “大神,你是说,把这宝贝给这息壤吞噬?”赵君宇脸肉痛。

    这可是准先天灵宝,如果祭炼温养日久,能升级为先天灵宝也说不定。

    关键是这石塔防御力惊人,居然挡住了先天剑胚好几招。

    而赵君宇至今说实话,缺少件上好的防御性灵宝。

    “这尊石塔虽然还不错,但是息壤的作用远远更大。”

    “别说它催熟助长灵药的本事,以及其他神奇作用,就说这防御能力,也远远不是这尊塔可以比的。”

    玄黄鼎说道。

    道理谁都懂,赵君宇嘀咕道。

    九天息壤,传说当初开天之战,可是挡住了混沌至宝,元始诛仙剑剑。

    关键什么时候能进化到九天息壤啊。

    玄黄鼎不再说话,赵君宇贵为仙帝,怎么取舍他自然明白。

    哼,后者单手点,石塔被玄黄鼎摄入息壤内。

    怎么没动静?卧槽又被坑了?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了,息壤毫无动静,赵君宇正要破口大骂。

    突然间阵土黄色灵光不断闪烁之后。

    原来亩的息壤面积,直接到了三亩地!

    沃日,惊喜啊。

    赵君宇愣了半晌才急忙沟通玄黄鼎

    “大神,快看,现在是三亩,是不是就是意味着升级到了三天息壤?”

    这尼玛也不错嘛,看来到九天息壤也而不难么。

    但玄黄鼎下句直接打破了他的美梦。

    “你想多了,这点能量差远了,现在还是天息壤,只是面积稍有增加。”

    “未来必须寻找更多的高阶土属性灵宝灵物,另外还要不间断的祭炼息壤。”

    ……

    赵君宇从生命树树苗,取出了三滴汁液。

    辅以其他灵药炼制了瓶灵丹,将齐承志唤来。

    “这六颗丹药,名叫六转定灵丹。”

    “共分六个疗程,足以完全治好你的暗伤。”

    赵君宇淡淡说道。

    “多谢赵师祖,弟子粉身碎骨不得报也。”

    齐承志扑通声跪下,自从见识了赵君宇两天之内灭五宗的赫赫天威,他对赵君宇的话已经深信不疑。

    心的感激,震惊,喜悦等等心绪无以复加。

    “虽然如此,但是伤好了之后必须尽快散功重修。”

    “到时,我会替你护法。”

    赵君宇接下来的话,让齐承志长跪不起,老泪纵横。

    不光是因为自己伤势,还有修为有了希望,对他更重要的是,宗门有救了。

    并且不光是有救,在这位归来的赵师祖手上,宗门肯定会再次崛起,重归巅峰!

    “赵师祖,弟子想请您正式就任第二十代宗主之位。”

    齐承志拱手说道,但话语落他马上觉得哪些不对。

    赵师祖是第代弟子,就任第二十代宗主,这……

    “不必了,我跟你们交代过。”

    “我明面上的身份是北冥道宗的客卿长老,当年散落在别的星辰上分部的传承人。”

    “你们这样对外统口径即可。”

    “我的真实身份,仅限于你们五人,不可外传,哪怕自己的亲传弟子也不行。”赵君宇严肃地说过道。

    “等到了合适的时机,再向外公布。”

    “是,谨遵赵师祖法旨。”齐承志脸肃然地答应下来。

    “赵师祖,半年后,央大星空天才论道大会即将举办,我们……还要参加么?”齐承志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赵君宇的脸色问道。

    作为天地大劫后幸存的隐世宗门,北冥道宗有资格参加每千年次的天才论道大会。

    但是以如今,北冥道宗的情况,实在没有合适的人才参加。

    当然参加不参加是回事,像冷焰门那样逼迫北冥道宗转让参会资格,是绝不容忍的,这事关宗门的声誉。

    “参加,怎么不参加。”

    “人选,我已经定了。”赵君宇淡淡说道。

    有人了?齐承志搜肠刮肚也没想起,宗门内哪有骨龄千五百岁以下的渡劫期天才。

    但是赵师祖这样说了,自然是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