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赵师祖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径自往主峰峰顶的祖师殿而去。

    齐承志以及四位峰主,心七上下,极为忐忑地跟在他后面。

    心情即是激动,又是恐惧,而且是后者占了大多数心绪。

    为什么恐惧,因为他们害怕,这是场空,更害怕是场阴谋。

    宗门危难之际,多出来这么个可能的宗门前辈,而且实力非凡,并且貌似懂的正宗的宗门功法。

    这简直就是即将溺水身亡的人,身边出现的块独木。

    让人兴奋期待,又恐惧疑惑。

    因为他们也都是渡劫期的修士了,知道些魔修,鬼修手段的恐怖。

    这位宗门前辈来得这么巧,会不会是被控制灵魂,或者是死了多年又被炼成傀儡,抑或是根本就是魔道高手假扮漫天过海?

    但同时他们也有疑惑,对方如果有此本事,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直接打上来就是。

    难道宗里还有什么宝物,对方打算图谋的么?

    几人边走边心苦笑。

    但这切切的谜团,到了祖师殿自然真相大白。

    开派祖师留下的缕残存意志,本来是考验弟子道心的。

    但同时,任何鬼蜮伎俩,都逃脱不过祖师法眼。

    无论你是什么来头,只要不是灵魂独立,且对宗门忠心的北冥道宗弟子,祖师都会示警。

    齐承志等人,暗暗凝聚法力,有不对就打算玉石俱焚了。

    但是他们更希望,这是真正归来的位宗门前辈,那这样的话皆大欢喜,宗门还有延续下去的希望!

    赵君宇何尝不知道身后人所想,但他心却是激动。

    时隔数万年,再来拜谒祖师还有师尊,他也是心情激荡。

    祖师殿,就在峰顶大裂谷旁,这条大裂谷数万丈高空直入地下,几乎将主峰分两半。

    当然当年不是这样的,当年峰顶插着镇宗神剑,神剑飞出护宗之后,留下了这条大裂谷。

    祖师殿也是北冥道宗唯座,没有受到破坏而重建的建筑,还是保持着当年赵君宇时代的原汁原味。

    祖师殿虽然整体不大,但是里面的装饰庄严肃穆,气派典雅,巨大的香炉,飘着缕缕紫烟,让整个祖师殿里布满了幽然的檀香。

    大殿的正,立着尊仙风道骨的长须年道人雕像,羽袍高冠双目炯炯有神,栩栩如生。

    正是北冥道宗的开派祖师,北冥真人。

    还没到祖师殿,赵君宇掐法诀,顿时身上自上而下道白光闪过,换了身洁白的法袍,浑身自洁。

    他的肉身虽然早已片尘不侵,但是弟子到了祖师殿前的规矩就是沐浴更衣。

    他这举动,立刻让齐承志等人暗暗点头。

    赵君宇面目肃然,跨入大殿。

    祖师没有拒绝他入内!跟进来的齐承志等人心喜,心几乎提到嗓子眼。

    这意味着……

    “北冥道宗,第代弟子,赵君宇归来,拜见祖师!”

    赵君宇无比恭敬的行下跪叩拜大礼。

    他这句话,顿时让后面的齐承志等人,脑子里轰然炸响!几乎站立不住。

    难道真的是第代的前辈?

    等到赵君宇下拜之后,整个祖师殿突然光芒大盛。

    隐隐竟然有仙乐飘起。

    随后在片光芒,北冥道尊的雕像似乎活了过来样,嘴角竟然像是闪过丝温和的笑意,往赵君宇看来,片刻后点了点头,随即隐没,回到原来的样子。

    “祖师……显圣?”

    齐承志等人目瞪口呆,宗门典籍记载,仅有三次祖师显圣,这是第四次!

    但随即他们被股巨大的狂喜淹没。

    这代表着已经通过祖师认证,这确定是第代的宗门前辈无疑!

    “前……前辈。”几人正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事。

    赵君宇没有理他们,而是起身给祖师上了三炷香后,径直走向侧,历代掌教的灵位前。

    在第七代掌教,也就是他师尊的灵位前,再次缓缓跪下。

    这次是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

    “师尊,君宇回来了……”他的星目,隐隐有泪光闪现。

    ………………

    祖师还有师尊,并不在仙界。

    赵君宇心情沉重,想起当年他飞升到仙界之后,遍寻师尊和宗门前辈。

    却无所获,后来自己创建了北冥仙宗,直到建立北冥仙域。

    祖师倒也罢了,毕竟年代久远,而师尊也只比他早飞升数千年而已。

    等到他在仙界站稳脚跟,却没打听到师尊的消息,难道他们都已经在更高层的界面了?

    还是说……

    这也是当年的个谜团。

    他收拾心情,回到宗门大殿。

    齐承志,以及四位峰主,脸色狂喜地跟在后面。

    回到宗门大殿。

    “二十代弟子,齐承志,戚远征,夏骏,卞泰,顾飞昂拜见赵师祖。”

    进大殿,齐承志和四位峰主,立刻恭敬地齐齐下拜。

    声音都有些发颤,心至今还难以置信。

    “先起来吧。”

    赵君宇坐在太师椅上,看着下面四人。

    “我现在是以种比较特殊的形态回归,别的你们不要多问了。”他见到四人嗫嚅的样子。

    先出言堵住了他们的问话。

    赵君宇重生以来,直小心翼翼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来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随着实力的增长,尤其在前世的宗门内,他决定正大光明的说出身份,但这仅限于这四人,同时有些秘密也不能交底。

    比如他在仙界的经历,以及玄黄鼎的秘密是决不能透露的。

    “是是,明白。”齐承志等人会意地点了点头。

    “不知赵师祖,现在是什么修为。”齐承志有些犹豫地问道。

    这位第代师祖,浑身气息不显,他们至今还看不透对方的修为。

    赵君宇不动神色,放出渡劫初期的气息。

    “只是渡劫初期?”

    齐承志等人先是心下有些失望,但随即反应过来,脸上大骇之后是狂喜。

    赵师祖渡劫初期就秒杀渡劫后期的卓永寿,那岂不是他的实际战力,几乎已经到了大乘期?

    那如果本身修为到了大乘期,赵师祖的实力不是更恐怖?

    几人心下骇然。

    天地大劫前的本宗弟子都是如此厉害么?几人面面相觑。

    “说吧,怎么回事,为何你们的功法都有些问题?”

    赵君宇皱眉道。

    “赵师祖,您有所不知。”

    “万千多年前,天地大劫,本宗也不能幸免,几乎灭宗。”

    “宗门弟子几乎死伤殆尽,藏经阁被毁。”

    “宗门心法,秘技,绝大多数丢失或者残缺。”

    齐承志等人娓娓道来,赵君宇听着听着暗暗心惊。

    根据幸存弟子,还有后来者的整理推演,也只恢复了小部分本门功法,秘技。

    其几门主修功法到后面境界已经无力推演补充,致使修炼到了渡劫期之后就困难重重全靠自己摸索。

    怪不得这些人体内功法流转不畅,其齐承志天赋其实绝佳,强行推演太虚星元功到了渡劫后期,但是总归出了差错,且后果越来越严重,多年暗伤就是这样来的。

    “弟子无能,自知功法有错,但已经骑虎难下只能强行修炼。”

    “现在弟子时日无多,好在赵师祖归来,我可以放心去了。”

    齐承志笑着说道,如释重负。

    但是旁边四人脸上却露出悲痛之色。

    “别那么矫情,你死不了。”赵君宇冷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