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宗门落魄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数万年过去了,还是有了不少变化。”

    路上,赵君宇缓步拾级而上。

    宗内建筑虽然依然宏伟,但是明显是在原址新建的。

    就是脚下的玉石阶梯,也明显是新建的。

    “除了主峰,另外几座山峰居然都被削去了层。”

    赵君宇喃喃自语。

    随后他又发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祖师留下的镇宗神剑,已然不见。”

    他凝望着主峰峰顶处,空出的道长长裂谷,心惊。

    当年开派祖师,飞升前将自己的仙剑留下,插入主峰峰顶。

    是为镇宗神剑。

    “如果不是碰到灭宗程度的巨大危机。”

    “神剑不会出。”

    赵君宇喃喃自语。

    当年肯定是到了最后关头,祖师镇宗神剑出,尽杀来犯之敌!

    他当年在仙界陨落之后,下界也就是央修仙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步步上山,故地重游,心不停思索的时候。

    须发皆白老者和众北冥道宗高层,心思忐忑地远远跟在后面。

    玄色道袍少年和年人,也就是天剑峰弟子楚云和乐瀚,跟在最后面。

    “翰,楚云。”

    “你们口的这位前辈到底是什么人。”天剑峰戚峰主回头问道。

    “师尊,我们在宗门外遭遇到冷焰门,极煞教,森罗宗等高手的追杀。”

    “危急之际,是这位前辈救了我们。”年人也就是乐瀚,说道。

    “在危急之际赶到,怎么会这么巧。”

    戚峰主沉吟道。

    不是他多疑,而是如此宗门多事之秋,这人也来得太巧了。

    “而且,这位前辈以指代剑,现场教授七师弟流光云涛剑诀,杀了所有敌人!”乐瀚突然又说道。

    他这说话,顿时前面的几个高层,包括代宗主和戚峰主个个身形剧震。

    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你们看清楚了?是流光云涛剑诀?”戚峰主急忙问道。

    “是又不是。”

    乐瀚时不知怎么解释,结结巴巴说道。

    “什么意思,说清楚!”戚峰主喝道。

    “师尊,这位前辈现场传授我的流光云涛剑诀,跟宗门的不太样。”

    “总共十式,多出来三式。”七师弟楚云,也就是那个玄色道袍少年说道。

    什么十式?众高层愣。

    “而且……”

    “而且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戚峰主再次喝道。

    “而且细微之处有些改动,比您传授的,使出来顺畅多了,威力也大了无数倍。”楚云低下头期期艾艾说道。

    他话音落,已经停下来的众高层,面面相觑。

    都看到对方眼的惊骇,还有丝狂喜之意。

    “这位前辈是何来头,为何精通数门我宗不传之秘,还有已经失传的碎星斩。”几人喃喃自语。

    “还有件事。”旁乐瀚有些结巴地说道。

    “我说你们俩今天怎么像个娘们,能不能痛快点!”戚峰主面目通红的叫道。

    他包括其他高层,已经隐隐猜到个非常不可能的可能性,让他们几乎要抓狂。

    “这位前辈无意透露出他有位云师兄……”乐瀚犹豫了下说道。

    “云师兄?”几位高层皱起眉头。

    乐瀚迅速组织了下语言,将来龙去脉说了下,随着他的话,几位高层的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我在想,这位前辈口的云师兄有没有可能是天剑峰第代的云枫师祖……”乐瀚低下头声音如蚊子,他知道些事必须说出来,这事关重大。

    蓬!几个高层已经两眼泛白,几乎站立不住。

    …………

    赵君宇走入宗门大殿,径自坐在上首的石椅上。

    他表情严峻,很是不满意。

    宗门这里比他那时可是落魄多了。

    他当年的时候,这里仙乐飘飘,灵兽灵禽无数,五峰总共近百万弟子各个修为高深。

    而现在这些全没有了,好像全宗也不过万多人

    灵气倒是还可以,看来山门的灵脉还在。

    过了老半天,须发皆白老者,以及戚峰主等高层,才有些步履蹒跚地进来,面带复杂地看着上面之人。

    对方这做派,真的像是在家样。

    乐瀚和楚云知趣地退了下去没有跟进来。

    “道友……朋友……”须发皆白老者结结巴巴,刚才的听闻犹如晴天霹雳让他整个人乱套了,时不知怎么称呼面前之人。

    “你是这代的宗主?”赵君宇皱眉道。

    年纪这么大才渡劫后期,而且实力居然比刚才被自己打死的货还要差丝,并且有暗伤在身。

    这水平根本远远不够格当宗主好吧。

    “北冥道宗第二十代的代宗主,齐承志,见过阁下。”须发皆白老者整理了下心绪,拱手道。

    “都二十代了。”赵君宇愣。

    自己是第代弟子,师尊是第七代。

    这特么过了多少代了。

    赵君宇算了算时间,脸色阴沉下来。

    从他前世飞升后,到现在,按仙界停留时间,还有这新出来的央星元历来算。

    大概才过了不到五万年,这就传到二十代了。

    岂不是说这之后,很多代的掌门的寿元都不高?没几个大乘后期?要知道当年宗主的最低要求都要是大乘后期啊。

    当然也有可能,途传位,去云游或者闭死关去了。

    不过在仙界的北冥仙宗,最开始倒是接收了些飞升的北冥道宗弟子。

    “你的太虚星元功,练得出了岔子,留下了暗伤。”赵君宇突然道。

    他句话将须发皆白老者,齐承志,以及几位高层再次震得外焦里嫩。

    口叫破代宗主的主修功法还有暗疾,这位不速之客的身份很吓人了。

    “您……您怎么知道?”齐承志结结巴巴得居然用上了尊称。

    “你是这代的天剑峰峰主?”

    赵君宇不答,又向旁身形如剑的戚峰主说道。

    “你是缥缈峰峰主。”他又向面目清俊年人道,后者急忙点头。

    “你是混元峰峰主。”那个短须年人闻言也急忙点头。

    “那你就是赤雷峰的峰主了。”面目红润老者,闻言拱手点头。

    “你们的主修功法,都有些问题,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赵君宇喝道,声色俱厉,前世宗门如此落魄,他内心很是烦躁。

    这几人都是渡劫初期,但是体内行功流转明显不畅,应该是功法的问题。

    “太上长老呢,长老会呢,供奉客卿呢。”赵君宇声音低沉。

    看到宗门如此情况,他内心很是难受。

    “没有了,前辈,没有了。”

    “你见到的,这就是现在我们北冥道宗全部人了。”

    齐承志老泪纵横,他们几人,隐隐猜出来人是宗门的前辈无疑了,但不敢确定是哪代,怎么冒出来的,为什么还活着。

    难道是闭关假死多年的前辈?他们想到这个可能。

    但还是要验证下,须发皆白老者齐承志想到些可能的魔道手段,猛地激灵。

    “前辈,能否请您移步祖师殿。”齐承志说道。

    祖师殿,留有开派祖师丝意志,非本宗弟子进入,甚至本宗弟子有丝邪念,祖师殿都会有反应。

    好!赵君宇也立即起来,回到宗门,当然必须拜见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