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你挡老子路了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第代……央星元历纪元之前!

    也是天地大劫之前,按宗内的记载,第代弟子整体是在距离天地大劫两万多年前。

    那距今岂不是差不多快五万年了?

    这位前辈叫第代天剑峰主为师兄,那岂不是……

    两人想到这里,觉得无比荒谬。

    不可能,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但是,两人心里又是按捺不住的种激动和兴奋,隐隐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默然跟在赵君宇后面。

    北冥道宗的主山门,在北冥山脉的心。

    只见五座险峻的山峰,几乎是比肩而立,直入云霄。

    然而如果仔细看,间的那座山峰其实是最高的,这就是北冥道宗的主峰。

    另外四座,如众星捧月般,分东南西北将主峰拱卫在间。

    “我们派出去的弟子,有多少回来了。”

    在主峰的宗门大殿,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向下首站立的几名修士缓缓问道。

    其名身材消瘦,面目清俊的年人,犹豫了下。

    “回宗主……”

    “是代宗主。”须发皆白老者闻言,皱了皱眉纠正道。

    “是是,回代宗主,派出去大概千弟子,回来不到三百。”面目清俊年人苦笑了声,答道。

    他的话音落,四周片沉默。

    “回来的不到三百人,可曾有什么收获。”须发皆白老者又问道。

    “没有什么大的收获,宗内记载的当年和我宗交好,结盟的势力,要么早已消失,要么避而不见。”

    “更有甚者,出言侮辱甚至动手刁难。”面目清俊愤然道。

    他的话语引起下面几人的阵愤慨,但是更多的脸上是无奈。

    此次北冥道宗,派出千名弟子,秘密出宗。

    前往圣星陆之外,央大星空其他些主要星辰,主要是天地大劫之前,曾经有宗门分部存在的地方。

    寻找当年分部可能遗留下来的传承人或势力,以及向当年交好的门派势力求援。

    结果不但无所获,还走漏了消息,被三十六洞天以及他们的狗腿子派人截杀。

    “意料之,毕竟过去了数万年,物是人非。”须发皆白老者苦笑道。

    “关键是,派出去的几名精英弟子,探寻当年宗门留在各分部的宝藏,有没有消息。”

    须发老者又急切地问道。

    “精英弟子,回来的都没有什么发现。”

    “现在只有天剑峰的乐翰和楚云还没有回来。”面目清俊年人面带丝忧色说道。

    须发皆白老者,还有下面的几人闻言,脸上都露出浓浓的失望。

    “难道说,我们北冥道宗,真的气数已尽?”

    须发皆白老者悲愤地自语道。

    “代宗主,暂且不要灰心。”

    “我的三弟子和七弟子向福大命大,尤其七弟子楚云是员副将,也许会带来些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此时下首,名身材挺拔,整个人气势如道利剑般的年男子,出言说道。

    众人闻言,没有出声。

    都知道此时天剑峰的戚峰主这样说,不过是聊以安慰罢了。

    “哼,三十六洞天,当年乃是我宗附庸。”

    “想不到天地大劫之后,却意外兴起,发展到如今,早已反客为主,居然逼迫我宗搬离山门,交出宗门灵脉!”

    “简直是欺人太甚!”下首另名短须年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更气人的是,就连他们的狗腿子。”

    “冷焰门都竟敢来逼迫我宗,交出参加论道大会的资格。”

    “我们北冥道宗何时受过如此屈辱!”旁边的名面目赤红的老者也怒声说道。

    “冷焰门最近千年崛起,势头正猛投靠了三十六洞天更是嚣张跋扈。”

    “别说他们了,最近数千年来,逐步蚕食我北冥山脉地盘的这十几个宗门,背后都有三十六洞天的影子!”

    “他们以前奉我们为上宗,现在顾忌隐世宗门的名号暂时还没有公然撕下面具,而是派遣些狗腿子冲到台面上来。”须发皆白老者冷笑道。

    “但是很快就会摊牌的,我们北冥道宗就是全员战死,也绝不辱没这块牌子!”须发皆白老者激动地说着,然而随即他猛地咳嗽声,嘴角溢血。

    “代宗主……”下面的几人急忙上前,老者却摆摆手。

    “陈年暗伤了……不碍事。”

    然而几人脸上都露出忧虑之色,代宗主虽然是渡劫后期,但是是年事已高,二是身上的暗伤直牵绊着他,使得个人战力大大受到影响。

    就在此时,突然间声震天长笑,如同雷霆般在宗门高空处炸响。

    “哈哈,齐老儿,你还没死么?”

    这声震得四面山峰山石簌簌而下,灵禽不安地四处飞起。

    “是冷焰门门主,卓永寿!”

    几位北冥道宗的高层听到这声狂妄的笑声之后,各个身形震,急忙涌出宗门大殿。

    只见护宗大阵外,个身形威猛脸上又带着丝阴沉的鸩面老者,踏空而立,正是最近的死对头,冷焰门门主,卓永寿。

    “卓道友还没死,老夫怎么舍得死。”

    须发皆白老者冷冷说道,昂然而立。

    同时内心有些激愤,此人竟然孤身人而来,显然是不把北冥道宗放在眼里。

    此时,从宗门各地四面方涌出来万余北冥道宗弟子,个个面色肃穆而立,气势昂然。

    “哼!秋后的蚂蚱!”

    卓永寿的内心有些赞叹北冥道宗弟子的气节,但是随即又不屑地摇了摇头。

    “齐老儿,老夫来就是通知你们。”

    “十天,给你们十天的工夫,搬离宗门,交出宗门灵脉。”

    “以及交给我论道大会的资格令牌,就饶你们所有人命。”

    “否则,我们冷焰门,还有几个兄弟宗门就要踏平北冥道宗,鸡犬不留!”

    卓永寿狂妄地哈哈大笑,内心畅快不已。

    自己数年前突破渡劫后期,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并且脚把传说的古老隐世宗门踏在脚下,此时已经非常飘飘然。

    “卓永寿,你想的美!”

    “你还不够格,让你背后的主子来吧!”众北冥道宗高层怒斥道。

    “就你们现在这群破落户,还需要三十六洞天的朋友们来教训你们么?”

    桌永寿仰天狂笑道。

    不过他还是有些忌惮这北冥道宗的护宗大阵,虽然已经残破无比,但是杀伤力还是颇具威胁,反正三十六洞天也等不及摊牌了,等大乘高手到,这护宗大阵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你!须发皆白老者心大怒,就要升空,力战对方。

    “代宗主,不可!”

    “小心对方诡计!”几位北冥道宗高层急忙拉住须发皆白老者,虽然同为渡劫后期,但是己方代宗主暗伤严重,前几次交锋也受了伤,万了对方的计策埋伏,就是全盘皆输。

    哼,卓永寿见状,再次出言讥讽。

    “你们真以为躲在这乌龟壳里,就能苟且偷生?”

    “啧啧,堂堂北冥道宗沦落到胆小如鼠的地步……”

    然而,就在这时,个淡淡声音响起。

    “哔哔完了没,你挡老子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