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后辈弟子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玄色道袍少年,呆呆地望着这个陌生的英俊青年。

    此人没有任何强者的气息,却让人感觉到股莫名的霸气。

    对于他来说,又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

    “小子,你是什么人,别多管闲事!”

    脸上肉瘤的胖子,虽然嚣张但并不是傻子。

    此人浑身气息不显,却突然出现,这处处透着诡异。

    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包括他的同伴,都是分神期,自然也都不是傻子,这个莫名出现的年轻人让他们倍感压力,个个凝神戒备。

    然而赵君宇却根本没朝他们这哪怕瞟上眼。

    “我们是北冥道宗天剑峰的弟子,你……你是。”玄色道袍少年结结巴巴说道。

    “你的流光云涛剑诀,练得很不到家。”

    “而且似乎哪里有些不对,练岔了。”

    “比当年的云师兄,可是差了十万千里,威力不足万。”

    赵君宇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

    玄色道袍少年和倒地年人,见到这个陌生青年口叫破他们的宗内秘技。

    不由得面色大骇。

    但是云师兄是谁?从没听说过啊。

    “小子,别在那装腔作势,故弄玄虚。”

    “不管你是北冥道宗的什么人,你们宗门灭亡在即,识相地就交出身上宝物,束手就擒!”

    脸上长有丑陋肉瘤的胖子面目狰狞地说道。

    他已经失去耐心,想到背后强大的依靠,胆子陡然又壮了起来。

    周围的几个同伙也纷纷凝聚法力。

    “来吧,跟我出剑。”

    赵君宇依然没看这几个叼毛,而是朝着玄色道袍少年微微笑。

    以指代剑,起剑式!

    只见股桀骜的剑意冲天而起!

    这……这是。

    玄色道袍少年见到这无比正宗,无比熟悉的起剑式,脸震惊。

    “流光云涛剑诀,第式,云之遥!”

    赵君宇暴喝声,单指圈划!

    几乎同时间,玄色道袍少年竟然不由自主地挥剑跟着他依样画葫芦舞动起来!

    顿时股莫名强大的剑光,如遥远的云海般,无边无际地涌来!

    “不好,此子诡异!”

    “全力出手,杀了他们!”

    肉瘤胖子也顾不得本来的任务是要擒拿这两人,拷问宝物下落。

    大喝声,七个分神期齐齐出手。

    数十道暴烈的劲气波动,凌厉的光刃轰然击出!

    然而他们的攻击与这玄色道袍少年,所发出的剑气云海相碰之后,却个个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见。

    这怎么可能?几人纷纷惊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或者手灵宝。

    这少年之前使出同样的剑式,可是根本挡不住几人的合击啊。

    这……卧槽。

    玄色道袍少年也是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手之剑的时候。

    “集精神,第二式,不知归处!”

    赵君宇再次暴喝,手剑指再起!

    同样的股无形的力道,促使着少年跟着出剑!模样的剑式!

    噗嗤噗嗤,充满着玄奥奇诡的剑式再起时。

    凌厉的剑芒四射!

    不好!七名修士似乎身处迷雾,每个人的面前都是面对玄色道袍少年。

    不由得纷纷飞退并护住全身!

    “第三式,回望明月!”

    随着赵君宇的声声暴喝,招招的指剑式起。

    玄色道袍少年,渐渐沉浸其,从心神到动作剑法,和赵君宇的指剑式渐渐契合。

    “这是流光云涛剑诀?是又不是。”

    “和我们所练的不太样啊。”

    旁倒地的年人,望着这招招的剑式,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

    到了第七式的时候,七个敌人已经浑身被剑气伤得鲜血淋漓。

    就连护身的灵宝都抵挡不了。

    “范道友,此子诡异,我们快撤吧!”几人个白脸瘦子叫道。

    “不行,任务没完成,回去怎么交代。”

    “此子或许剑术精妙,但是他没有法力,都是那小子在出剑,我就不信他能支撑到何时!”肉瘤胖子身上也了几道剑痕,声嘶力竭地叫道。

    几人受此鼓舞之下,奋起全身法力,挥动灵宝或者灵兵,朝赵君宇和玄色道袍少年狠狠砸去!

    玄色道袍少年法力已经耗尽,但是全身沉浸在股莫名的剑意当,他现在全凭着意志还有肉身力道在舞剑!

    “流光云涛剑诀总共七式,已经全部使完,七师弟法力已经耗尽接下来怎么办?”旁的倒地年人面色大急。

    然而陌生青年的下句,让他惊得几乎不顾伤势要跳起来。

    “流光云涛剑诀,第式,长风破浪!”

    “第九式,心剑无涯!”

    “第十式,剑噬天下!”

    嗤啦嗤啦,轰轰!

    周边的森林,山石全部粉碎,烟尘蔽日。

    良久之后,那滔天的剑意才慢慢平息。

    扑通,玄色道袍少年,单膝跪地,大口大口吐着鲜血,全身脱力,但拼命咬牙不倒下。

    面前的敌人已经灰飞烟灭,被剑气粉碎,元神都没个逃出去。

    “很好,你能依样画葫芦使出第十式,已是非常难得的剑道天才,只是可惜基础太差……”

    陌生青年含笑道。

    “前辈,您……您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相助我们。”

    “您是我们北冥道宗的人吗?”

    旁倒地的年人拼命颤巍巍地站起问道。

    “走吧,回宗门。”赵君宇不答。

    而是扔给两人人颗极品疗伤灵丹。

    玄色道袍少年和年人,见到对方出手就是两颗极品灵丹,纷纷更是惊异。

    但是对方明显没有恶意,即使有恶意,也没办法反抗了。

    两人口气吞下灵丹,调息片刻,恢复了些体力和法力之后,就跟着赵君宇架起遁光,朝主山门方向飞去。

    “三师兄,这位前辈什么来头?”

    玄色道袍少年先是崇拜地看着前面的青衫人影。

    随后又低声朝身边的年人问道。

    “我怎么看得出。”年人苦笑道。

    “不过,可以肯定和我们北冥道宗大有渊源。”

    “我感觉,他教我的流光云涛剑诀,比之前使出来顺手多了,似乎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少年喃喃自语。

    “可我们宗门天剑峰里所传授的流光云涛剑诀,直是原来的那样的呀,也只有七式。”

    “可这前辈不但改动了多处,还直接多出来三式,我都糊涂了。”年人苦笑不已。

    “三师兄,我不骗你,可我真的觉得前辈所教的,才是真正的流光云涛剑诀。”

    少年肯定地说道。

    “这……”年人默然不语,三师弟对剑道悟性奇佳,是不可多得的剑道天才,他对剑诀的感悟应该没错的。

    “对了,三师兄,这位前辈先前所说的他的云师兄,是什么人,我们北冥道宗有这号人么?”少年又问道。

    “我刚才已经想了,宗里包括跟我宗有交情的人里面,没有姓云的。”年人摇头否定道。

    “那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少年不断自言自语。

    片刻后,年人突然站住。

    “七师弟,我想起个人,可是……”年人犹豫道。

    “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我们天剑峰,第十代峰主。”

    “也是创下流光云涛剑诀的前辈,他叫云枫,可是这……这。”

    年人讲到这里已经结结巴巴,而玄色道袍少年反应过来之后,差点直接从空倒栽葱下去。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