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故地重游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操控着星空飞船,在星空只是飞行了天不到,就已经到达了圣星陆的外围。

    途经过几次微小的星空乱流造成的颠簸,但都没什么大碍。

    “这特么什么鬼。”

    赵君宇望着飞船光罩外的情况,皱了皱眉头。

    只见面前无比巨大的星辰,闪着圈圈耀眼的光晕。

    让赵君宇惊叹的是,这星辰外围近处,还漂浮着大小不的数十块陆地。

    这从星空里看,每块陆地都不大,但是赵君宇知道真正登上去,每块都是非常庞大的。

    这数十块陆地,其不少,还是和圣星本体若有若无相连的。

    但无论相连或者不连,这数十块陆地,都是在圣星的界障和护星大阵包裹里面,不受空间之力的限制。

    也就是说,修士可以自行飞遁到这些陆地上如果你法力足够的话,而不需要星空飞船。

    “怪不得叫圣星陆,这和以前的圣星已经不样了。”

    面积不仅增大了许多,而且似乎界障的力量更大了。

    此时圣星陆的外围,密密麻麻已经遍布飞船,战舰等等来回进出。

    绝大多数都是短途小型的,这种可以收进空间戒指的可以在任何地点降临。

    而超级商船,大型星空战舰这样的,只能在指定的的几个星空广场降落。

    赵君宇的小型星空飞船到了界障和护星大阵处只是停留了会儿,感觉被大阵扫描了番后就被放行。

    进入界障和护星大阵,赵君宇的飞船开始降落。

    足足两个时辰后,赵君宇才落到地面。

    “云图沙漠。”赵君宇看着脚下望无际的荒漠,点了点头。

    位置没错。

    圣星本体地貌并没有大的改变,他按照记忆的方向降落,果然落在云图沙漠附近。

    这是离他前世宗门北冥道宗山门,比较近的处偏僻地点,大概有三万余里。

    按赵君宇的性格,他不喜欢那么招摇。

    毕竟当时应掌柜卖给他星空飞船的时候提醒过他,飞船价值惊人。

    如果在显眼的地方着陆,难保不会被人起觊觎之心,杀人夺宝,当然赵君宇是不怕的然而也是为了省去麻烦不是?

    轰轰,此时,远处地面荒漠地面处陡然冒出十数头高达十丈左右的沙虫兽。

    个个奇形怪状,外形狰狞。

    朝着赵君宇刹那间猛扑过来。

    “这几万年过去了,倒是没啥变化。”赵君宇随手几掌将这些分神期的沙虫兽扫灭。

    这里也是圣星的险地之,虽然也有不少宝物和机缘,但是这里最低级的沙虫兽都是元婴级别,合体渡劫期以上的沙虫兽更是常见,所以说直以来也甚少有人踏足此地。

    而赵君宇前世当时修为低下的时候,却是曾经多次到这里探宝寻求机缘。

    当然他此时并没有故地重游的心思,他心神动,恢复了本来面貌和身形,随即朝着前世师门,北冥道宗的山门,北冥山脉而去。

    北冥山脉,山高林密,灵物无数,横跨万余里,当年都是北冥道宗的势力范围。

    然而赵君宇进入北冥山脉范围,却皱了皱眉头。

    路上他已经看到了不少身着其他服饰的修士,在北冥山脉进出。

    更见到几个不知名的势力,竟然在北冥山脉范围内建立了宗门。

    这在当年,是绝对不可能的。

    北冥道宗在当年的央修仙界,可以说是方泰斗,所执牛耳。

    地位高高在上。

    在它的宗门势力范围内,是绝不会允许有人随意进出的,更不可能让别的势力建立山门。

    难道北冥道宗,真的已经完全衰落了?

    赵君宇皱着眉头,朝主山门方向不着痕迹地飞掠而去。

    远处处山谷里,名身着玄色道袍的少年,身上有几道伤势并不算太严重,但他还扶着个气息委顿,浑身浴血的年人,咬牙朝山门处飞纵。

    然而几道光刃,气芒惊天动地般的疾劈而来。

    轰轰!嗤啦!

    玄色道袍少年无处可躲,硬接了其道光刃,哇地声喷出口鲜血,和气息委顿的年人双双落在地面。

    嗖嗖嗖,七道身影在空浮现,封住了他所有的退路。

    玄色道袍少年,咬牙仗剑护在倒地的年人面前,昂然而立。

    “北冥道宗的小子,别跑了,乖乖投降吧。”

    周围的身影是身着不同服饰的修士,其个脸上长着丑陋肉瘤的胖子修士得意地说道。

    “七师弟,你快走吧。”

    “你人或许还能逃出去,带上我肯定不行的。”

    此时倒地的年人,嘶声说道。

    说着就要站起来拼命,但是他显然已经身受重伤,法力耗尽,站立都困难。

    “三师兄,我们北冥道宗的弟子,就是死也不会抛下同门!”

    玄色道袍少年叫道,随即他转身面对不远处七个敌人,这几人之前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个个如猫戏老鼠般戏谑地看着这师兄弟二人,很显然他们已经把这两人当做案板上的鱼肉。

    “嘴硬就是死路条!”

    七个身着不同服饰的敌人狞笑着纷纷出手,时间剑光,刀芒,术法气芒大盛!

    玄色道袍少年咬牙,捏剑诀,如秋水般的长剑,剑光再起。

    居然将七个敌人的攻击,堪堪时挡住。

    那几人也有些忌惮他的长剑,这是柄上品灵宝,带起的剑气纵横切割组成细密的剑,凌厉无比。

    然而毕竟他有伤在身,而且实力不足抵挡不了众人的围攻。

    蓬地声,剑片刻后破裂,他倒飞而出,再喷出口鲜血单膝跪地。

    “我们北冥道宗弟子,从来没有投降二字!”

    “只有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玄色道袍少年面露坚毅之色,咬牙支撑着自己缓缓站起。

    “七师弟,你快走……”倒地年人目呲欲裂,就在他准备孤注掷的时候。

    “你们是天剑峰的人?”个淡淡的声音响起之后。

    名身着青衫的英俊青年,凭空走出。

    他剑眉星目,长身玉立,嘴角带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

    然而他身上丝毫气息不显,就像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时间,两方的人都脸错愕地望着这个不速之客,从哪冒出来的?

    来人当然是我们的赵大仙帝了,只见他略带欣赏地看着玄色道袍少年和倒地年人。

    很好,绝境没有丢失风骨和气节。

    是我北冥道宗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