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阴差阳错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我就不信,你能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茅元圣如鹰隼般的目光扫向全客舱。

    所有人都露出畏缩惧怕的样子,赵君宇也不例外。

    但是,此时他心却在进行剧烈的思想斗争。

    这庚字号商船,底层数万修士,个个查不现实。

    但是如果按许姓的腰牌来查,范围就会下子缩小了许多。

    如果严加询问,说不定会露出马脚。

    如此,到时只有条路了。

    那就是放手搏。

    以他的实际战力,即使这个渡劫后期的高个老者也拿他无可奈何。

    但是,看此人样子,应该是背景深厚来自某个大家族或者大门派,身后会有不少帮手。

    自己还是不敌的。

    然而,赵君宇并不过分担心。

    他是地球的星主,拥有地球的本源之心,也在空闲时不断炼化之。

    在不敌的情况下,至少可以瞬间传送回地球,安全自然是无虞的。

    然而他只能瞬间传送回地球,却不能再瞬间传送回来,只能按照老路重新来央修仙界。

    就是旅途又得重新来遍,白白浪费好几年的工夫。

    “所有人待在原地,不得擅自移动位置。”

    “交出身份腰牌,还有空间戒指!”

    茅元圣身后的几个随从,都是合体期,齐齐释放出惊人的威压,朝着全客舱的修士喝道。

    黑衣长老则袖手旁观,他是船东方面的人,参与检查乘客的空间戒指有些不妥,明显打算不插手此事。

    只是提供些信息,同时又能讨好茅家这个大家族,还能得到些赏赐,何乐而不为。

    客舱上万修士,面面相觑,虽然个个脸色愤然。

    但是他们都知道星域几大家族,茅家的威名。

    他们这些底层的修士,根本无法抗衡此庞然大物。

    不得不个个掏出身份腰牌和空间戒指,等待茅家的修士查验。

    “老子就是逃了,也绝对不让你好过。”

    赵君宇心冷笑,他暗法力凝聚,已经准备玉石俱焚了。

    正在此时,客舱门口传来声冷哼。

    “茅道友,好威风啊。”

    个声音落下,带着冷意。

    “史老怪,是你,你来干什么?”茅元圣霍然转头,看向来人,皱起眉头冷然道。

    只见来人是个矮小干瘪的老者,拄着个龙头拐杖,面上满是皱纹平平无奇,然而双耳朵耳垂如轮,看上去极为扎眼。

    “门下几次三番来请茅道友你,你都置之不理。”

    “小老儿只好亲自来请了。”

    矮小干瘪老者双目精光四射,浑身气机牢牢锁定茅元圣。

    后者更是立刻紧张起来。

    这个史老怪,修为和他同为渡劫后期,但实力比他还高半成,几乎是只脚已经踏进大乘期。

    如果全力对战之下,自己还落于下风。

    “史老怪!平时老夫还能让你半分,但现在我玄孙死因不明,必须查找真相,你在此时阻挠老夫,老夫与你没完!”

    茅元圣怒喝声,全身真元轰然凝聚。

    这下,吓得全舱人面无人色,两名渡劫后期如果全力大打起来,这条商船纵使有阵法保护也决计支持不住。

    旦商船倾覆,暴露在星空之,他们这船上数万人都绝无生路!

    黑衣管事长老更是吓得手足无措。

    但其实茅元圣也是装腔作势,他摆出副拼命的气势,就是要吓走史老怪,不要他阻挠自己办事。

    般来说,没什么大事的话不至于和自己拼命的吧。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

    “茅道友,平时倒也罢了,你这次必须和老夫走趟!”

    “去见趟宗前辈!请他老人家做主!”

    “不然拼着鱼死破,小老儿也要对不住茅道友了!”

    矮小老者居然步不退,全身真元同样凝聚!

    “去见宗前辈,请他做主?”

    “这是为何,出什么大事了?”茅元圣愣。

    “茅道友,应该早已所知啊,小老儿的两位师侄,郭俊逸还有刘薇,双双陨落在无名星辰。”

    “这事不大吗?”矮小老者说道最后,已经是声色俱厉。

    “什么?郭俊逸死了?”

    “他可是五位星域天才之。”

    “千岁就到了渡劫期,是何等耀眼的天才,居然陨落在刚刚那个无名星辰了?”

    客舱里的修士下炸了锅,这消息可真太劲爆了。

    五位星域天才,都是骨龄在千岁上下就达到了渡劫期,而且是其的佼佼者。

    才有资格被宗领主亲自带队,去央大星空和群雄论道。

    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在路上就先死了个。

    这事确实是大事,比茅元圣死个合体期的玄孙可是劲爆多了。

    高个老者茅元圣,先是愣了半晌,随后眉头皱,

    “他们两人死了和老夫何干?”

    茅元圣刚问了句,马上反应过来。

    “你们是怀疑,老夫杀了他们俩?”

    “这怎么可能!”

    茅元圣跳了起来。

    “我们茅家和你们墨虹宗虽然素有不和,但老夫也不会傻到亲自出手将那两人击杀!”

    “你们墨虹宗的人没长脑子吗?”茅元圣气急败坏。

    “是不是道友干的,我们前去宗前辈那对质番便知。”

    “不光茅道友你,其他几位有实力做到的道友,也会并去的。”

    矮个老者寸步不让,目光炯炯地盯着茅元圣,观察着他的反应。

    “这……,好吧!”

    “去就去,没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我就不信了不是老夫干的你们还硬赖在老夫身上?”

    “反正在船上无处可逃,那姓许的也时逃不了。”茅元圣转念想,冷笑声。

    转身跟着矮个老者走了,他的随从也急忙跟上。

    这下,全客舱的人都松了口气。

    要知道这两人如果真打出真火来,全船的人都要跟着陪葬。

    那黑衣管事长老,也是吓得头汗,不欲再多管闲事,急急离开了。

    “没想到,郭俊逸死了。”

    “他可是天纵奇才,五位星域绝顶天才之,谁能杀得了他?”

    众修士议论纷纷。

    “有没有可能是星空掠食兽群干的?”有几位修士问道。

    “哼,那些低阶的星空掠食兽也只是我们这些人怕,像郭俊逸这样的渡劫大能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的。”另外几位修士摇头道。

    “那就是仇家干的,有实力做掉他还有他师妹的,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人。”

    “这下,剩下的航程又有热闹看喽。”

    名脸上长着黑痣的修士,摇头晃脑地边侃大山,边将刚刚掏出的身份腰牌收起,但谁也没发觉,他的身份腰牌已经被偷偷调换了。

    赵君宇全程不动神色,这里所有人,包括茅元圣和那矮小老者都不会想到。

    杀掉茅元圣玄孙,还有郭俊逸以及他师妹的真凶,是同个人。

    而且,就在刚刚,他们和真凶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