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船上检查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几乎就是在他消失的下秒,个强大的气息瞬间驾临此处天际。

    正是之前在星空战舰,顶层的三大大乘期修士之的儒雅年。

    前面说过,这个荒废星辰足有三千个地球大。

    刚刚厮杀所在地,离船队驻地还有千余地球面积距离。

    如此远的距离,如此短促的交手,这个大乘初期居然感受到了法力波动,飞遁而至。

    “奇怪,刚刚这里的交手,就是连我都感到丝威胁。”

    “如此强大的斗法气息,定是达到渡劫后期之间的你死我活战斗才能造成。”

    “船上的渡劫期,虽然有数十名之多,但分属各大势力,之间维持个微妙的平衡,而且到了渡劫期极为惜命,即使有的之间有仇也不至于在此荒废星辰斗得你死我活。”

    儒雅年站在空,以他的本事,如果施展出神通,自然能查出丝端倪。

    但是他马上想到宗师兄对他所说的话,“难得糊涂。”

    儒雅年犹豫了下,最终决定不去插手,身影闪消失。

    明日即将重新开船,此时星空掠食兽群,已经退去。

    幸存的修士,已经开始陆续回到船上。

    除了先前逃到船上的三十多万修士之后,又有三十余万修士陆续开始回到船上。

    这波星空掠食兽,直接折损了三十万修士,原来近百万的修士只剩下七十万左右。

    远远的,赵君宇随着人流落下地面,开始排队上船。

    “娘的,真是死里逃生。”

    “这趟出来差点把小命丢了。”

    群群修士边排队上船,边心有余悸地议论道

    “早知道这么危险,我就不下船了。”

    “像这种无主的荒废星辰,肯定是好东西不多了而且危机重重,不然不会没人占据。”

    名士模样的修士摇着扇子悠悠说道。

    “我看你就是马后炮,当初下船时,你跑得比谁都快。”旁个秃头修士不屑地揭穿他道。

    “你……”士面红耳赤。

    “不过,我们这次也是收益颇丰啊,还能发现些有价值的灵药灵草,算不错的了。”

    旁的另个矮个子修士打着圆场说道。

    “这些东西也就是对我们有价值,高阶前辈们都看不上的。”

    “是呀,也难怪前辈们好像下来的不多。”

    众修士议论纷纷。

    但是,不远处几个修士的议论引起了赵君宇的警觉。

    “什么?道友你是说,前面几艘船在查个星空流浪者?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反正星空流浪者都在接受排查还要交出空间戒指,我师兄说的。”

    “我们家族师门被灭,是流浪者没错,但是已经交了灵石买了船票,还要再查次,这不是赤果果的歧视吗?”那个最先出声的修士愤然道。

    “不好,很可能哪方面暴露了。”赵君宇心念电转。

    随后趁乱悄悄脱离人群,趁无人注意眨眼间利用长袍儒生的面具灵宝,换了副面孔。

    变成个个子等,身形较胖的老者,也同时换了身法袍,褪去了星空流浪者的外表。

    重新登船。

    超级商船,庚字号的底层客舱里的修士,比初始登船时,足足少了三分之多。

    但还是足有数万人。

    在这里大部分修士之间并不相识,多了个陌生的胖老者,根本没人发觉。

    “咦,那个姓黄的修士不在了?”已经化成胖老者形象的赵君宇扫客舱,只见那个络腮胡年已经不在,不知道是遇害了还是怎么了?

    第二天,随着身尖利的哨鸣声再次响起。

    在这个无名荒废星球上停留了两个月的船队,再次起航。

    经过这次的转风波,船舱安静了不少。

    第是死掉了不少人,第二,很多人在无名星辰都有所收获,所谓财不露白言多必失。

    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了闭嘴,静静等着这航程的结束。

    “重新开船已经三天了,怎么没碰见来盘查的?”赵君宇有些疑惑。

    由于这船队强者如云,为了避免麻烦,并没有放出神识,所以不知道其余客舱的情况。

    正当他以为不会再出什么问题的时候。

    突然间他心动,只见客舱入口,几个人影走了进来。

    “罗长老,当时那个星空流浪者就是在这客舱里?”

    个高大的威严老者,当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人。

    这个客舱的管事,那名黑衣长老,恭敬地跟在后面。

    “渡劫后期!”

    赵君宇心,警兆顿起,但是表面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高大威严老者边问着话,边目光扫过,在这个客舱上万修士的所有表情,情绪波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官。

    “是的,茅前辈,当时那个人就是在这个客舱里。”

    “据在下估计,他至少是分神后期,甚至是合体期修士。”

    这个黑衣长老,就是最早船队刚启程时,出手灭杀两个闹事的修士的那名管事长老,当时赵君宇随手拍灭那名闹事的分神初期修士,全力劈出的刀轮,给他留下了丝印象。

    后来高个老者,也就是茅元圣,将赵君宇大致的面容拓印下来传给众船的管事,这个黑衣长老眼就认出了他。

    见到黑衣长老的表现,赵君宇现在已经完全猜出,这人找的就是他。

    不过暂时不用担心,长袍儒生给他的面具灵宝,只有大乘期修士能看穿真面目。

    这个渡劫后期的高个老者,还做不到,只要他没有特殊的情绪波动,就大可无虞。

    “可是他现在不在了。”

    高个老者茅元圣皱眉道,随后伸手抓,从身后抓出个人影,正是络腮胡年。

    只见他现在面色惨白,身子如筛糖般颤抖,显然是吓得屁滚尿流了。

    “下船后,你真的没和他在起?”

    “除了知道他姓氏,你还知道什么?”

    茅元圣冰冷的说道。

    “前辈,在下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只知道他姓许,来自个小家族。”

    “别的无所知,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啊。”

    络腮胡年哭丧着脸喊道。

    “哼!”茅元圣冷哼声,将络腮胡年抛给身后的随从,随从会意,直接退下。

    不出意外,是要对络腮胡年搜魂了。

    “姓许……”

    “既然之前上了庚字号船,说明他的船票就是庚字号的。”

    “左右庚字号,底层只有四个客舱,个个查,对身份腰牌。”

    “把姓许的都给我揪出来,个个查!”

    高个老者,茅元圣冷然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