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治愈神魂伤势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自始至终,这个瘦削青年都没来得及说出他是谁。

    当然说不说没区别,在我们的赵大仙帝眼,你特么谁也不好使。

    越哔哔死得越快。

    但让赵大仙帝郁闷的是,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荒废星球的来历。

    “找个地方,先修复神魂伤势再说。”

    赵君宇打定注意,身形闪消失,朝着星辰远处遁去,这星辰有三千个地球大,找个偏僻地方闭关,离开船还有两个月,时间足够了。

    就在他刚刚消失后不久。

    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自远处电射而来,道身影眨眼间就落在这山洞处,

    “定儿……”

    这道身影,是个高大威严的老者,声玄色鎏金法袍,面如婴儿般红润,竟然是个渡劫后期的大能。

    “原谅老祖刚刚在闭关没有及时赶到,可是是谁杀了你。”老者手捧起地上的原来瘦削青年的尸体碎块,脸色悲恸。

    “是谁,如此狗胆!”

    “敢杀我茅元圣的玄孙,就是把这星辰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你找出来!”

    高大老者慢慢挺起身,脸上显出无比的肃杀之气。

    “停靠的时候,宗前辈已经勘察过,这星球上没有活物。”

    “要么就是阴鬼傀儡之物,要么就是同船的修士。”高大老者已经冷静下来,自语道。

    其实对于渡劫期老怪来说,血缘亲情早已淡了,不过他玄孙茅定,在星域内可是鼎鼎有名,都知道是他的后辈,如果是阴鬼傀儡之物倒也罢了,如是同船的修士所为,就是等于在打他的脸。

    这让茅老怪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

    能杀掉合体期的茅定,定不是无名之辈!

    “给我查,凡是在这山谷停留,甚至路过的,都给我抓来个个盘问!”

    高大老者朝身后站着的几个随从厉声喝道。

    …………

    而此时的赵君宇,已经来到了距离船队停靠约千多个地球面积之外的处海洋。

    “这地方适合闭关。”

    赵君宇打量了下这无边无际的海洋,却奇怪这里个活物都没有,别说鱼类了,连个浮游生物都没。

    当初这个星球,到底经历了什么?

    赵君宇无暇研究,缓缓沉入海底。

    在海底的个不起眼的深坑里,他布置了个结界,外围又布置了两个幻阵。

    保证气息不外泄。

    开始炼制上清养魂丹。

    上清养魂丹,属于超品灵丹较为难炼制的,光辅助灵药就要五十多种,但赵君宇从东岚星搜刮的各种灵药灵草极为繁多。

    辅助替代灵药是足够的,只是缺乏神魂类灵药的主药,紫煞魂花刚好填补了空白。

    祭出天火炉,赵君宇单手扬,青蓝色丹火立刻喷薄而出,萦绕在天火炉。

    赵君宇边单手控制火势,边按顺序投入灵药,同时用精神力时刻控制着配比和融合度。

    他现在不敢放出全部灵魂力,因为需要分出部分灵魂力时刻准备压制伤势。

    不多时,他额头上开始密布细密的汗珠。

    时间如流水般划过……。

    ……

    “前辈,我真的只是在山谷口,从没进入山谷里面啊。”

    “我也没见到有哪名前辈进去啊。”

    在处平原上,当初那个在无名山谷谷口,第个发现空元果树的那个黄脸修士,满脸鲜血,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哼,老夫给你三息时间再想想。”

    站在他前面,如同俯视个蝼蚁般的高大老者,淡淡说道。

    “我想起来了,最初有个星空流浪者进去谷里了,可他还是元婴期啊,怎么可能杀得了茅前辈。”

    黄脸修士吓得屁滚尿流,但随即想到什么,急急说道。

    “很好。”高大老者点头,黄脸修士刚松了口气。

    突然身体软,意识永坠黑暗。

    半炷香之后,高大老者将手掌从黄脸修士的天灵盖上挪开,皱眉不语。

    从刚刚搜魂黄脸修士,他得到了段并不清晰的记忆影像。

    “进去之人,虽然表面元婴期,但大摇大摆,形态嚣张,必有所持。”

    “如此看来,现今嫌疑最大的就是此人。”

    “可是在这偌大的荒废星辰,如果要寻找此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高大老者喃喃自语道。

    随后他单手招,从空顿时出现了个较为模糊的人面形象,正是赵君宇。

    “将此人面容拓印下来。”

    “传给各船的守卫和管事长老,不要张扬,暗留意,旦发现此人立刻报告与老夫”

    高大老者淡淡说道。

    “谨遵法旨。”站在他后面的几个随从躬身答道。

    “我就不信,你不上船!”

    高大老者脸上露出丝冷意。

    …………

    呼……,海底结界。

    赵君宇缓缓收功,吐出口浊气。

    随后单手拍天火炉,炉盖弹开。

    阵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扑鼻而来。

    六颗玻璃球大小,晶莹剔透泛着紫色丹晕的灵丹,静静躺在炉底。

    “以我的炼丹水平,居然只炼出六颗上品上清养魂丹,而且居然炼制了三天。”

    赵君宇苦笑声。

    这倒不是他手法生疏了,而是他在炼丹的同时,需要分出部分法力和灵魂力压制神魂上的伤势,三天能炼制出炉上品上清养魂丹,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如此,至少三颗,才能彻底治愈伤势。”赵君宇挥手,三颗丹药飞入口。

    寻常修士根本承受不了同时服用三颗的药性,首先经脉和丹海就受不了,当然我们的赵大仙帝是不样的啦。

    随后赵君宇立刻心神归,缓缓同时炼化三颗丹药。

    股至清至纯的养魂力量,开始从丹田散发,直入神海。

    呼……赵君宇舒服地哼了声,随后赶紧收敛心神。

    不断运转法力和灵魂力,开始吸收药性,他的天灵盖上散发出丝丝白气。

    时间如流水般掠过。

    个月有余后,正在入定的赵君宇霍然睁开双眼。

    神清气爽,伤势全复!

    “卧槽,稍等!”赵君宇感到剩余的药性还在散发,本来就已经运转多个周天澎湃的真元开始波动。

    他本来就即将突破渡劫期,这下壁障差点要破。

    尼玛这地儿可不适合突破,没有人护法,而且肯定有雷劫,老子就会成待宰的羔羊。

    赵君宇吓了跳,急忙压制下来,到了央大星空再突破吧。

    还有十几天就要再次开船了,他不打算在这荒废星球上再逗留了,估计没啥好东西了。

    最多可能存在万年的灵药,但赵君宇还不至于为了这可能性再去找。

    他神识探得海面上无人之后,正要浮出海面。

    突然间,远处歪歪斜斜飞来数十道遁光,

    正是船队上的修士,只见他们个个脸色仓皇,遁光不稳,显然法力几乎耗尽。

    “快跑啊!”

    “星空掠食兽群!”

    好几个修士疯狂大喊。

    在他们身后远处天际,密密麻麻的大片黑点汹涌而至。

    “沃日!”

    赵君宇愣,随即暗叫晦气。

    他早该想到了,船队在这呆了个多月了。

    那些游荡在星际之间的星空掠食兽迟早会发现,这里有近百万的美食,会放过才怪!

    尼玛老子回趟老家,就这么多事?

    这特么狗屁的气运之子,倒霉之子吧?

    赵君宇暗自腹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