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迷雾重重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梵天宗?”

    天大陆,隐秘道观。

    赵君宇说出这个名字,钟姓老者,长袍儒生,冷柔玉还有尤天禄对望了眼。

    “这个梵天宗,来历比较神秘,最早数万年前初创时,据说是央修仙界传下的道统。”钟姓老者说道。

    “什么?”赵君宇愣,自己在央修仙界纵横数千载,怎么没听说过?

    抑或是……这里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初玄黄鼎携带着他的残魂穿过无数位面,来到地球,由于没有仙历对照,他根本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重生以来直是按地球上的时间做参照计算,已经过去二十余年,可是他并不知道在仙界过了多少年。

    至于东岚星,这里由于和仙界,修仙界失联太久,也没有参考的价值了。

    “当然这是据说,你也知道我们和央修仙界已经失去联系万余年了。”

    “梵天宗在东岚星和附属多个凡俗星球都留下过道统。”

    “也直是东岚星几大宗门之,数千年前在鼎盛时期的天玄大陆和天华神宗并列,只是后来两千多年前天华神宗被灭之后,梵天宗也几乎同时夜之间消失。”长袍儒生补充道。

    原来如此,赵君宇微微点头。

    来到东岚星以来,他直谨小慎微,没有透露梵天宗之事。

    当初在地球圣域,谷星剑告诉他,梵天宗在上界也有道统,然而他到了东岚星却没有见到梵天宗存在,原来是早已消失。

    但是问题来了,谷星剑当时所说,直到千年前还和宗门总部有联系,还送了几批宗门精英去了总部,但都没了消息。

    那么早已消失的梵天宗是怎么和地球圣域联系的,谁联系的?

    这个功法相似的梵元宗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也是千余年前从地球圣域上来的那些圣域的梵天宗的人所创?

    但为何又遮遮掩掩的?

    联系梵元宗崛起的时间线,还有谢武定含混不清的态度,赵君宇隐隐有个猜测。

    他曾经向几位大乘期修士打听两千多年前天华神宗和华夏圣皇灭亡之事,然而这几位在当时修为还不高,并且远离当时的天南域,所以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

    看来,天华神宗和华夏圣皇的事,还是个谜团,现在还不是解开的时机,除非他能最终找到当年灭掉天华神宗的那股神秘势力。

    天大陆,天机门山门处。

    “恭迎赵居士。”

    身黑袍的大祭司,率领众祭司恭敬地站在山门处。

    对于如日天,尤其是他们观星象得出来的凌驾天机之人,自然不敢怠慢。

    “嗯。”赵君宇点点头,面目古井无波,昂然而入。

    般来说,修仙界这种专门占卜星象,预测吉凶气运的宗门势力,都是立的,也就是跟些专注炼器炼丹宗门样,靠手艺吃饭。

    甚少参与争斗,当然凡事都有例外,这个天机门就可不那么简单。

    几人来到天机塔塔顶,分宾主坐下。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贵宗,是询问当年天华神宗,华夏圣皇之事的原委。”

    “那股灭掉天华神宗的神秘势力是什么,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

    赵君宇淡淡说道,掏出个空间戒指放在桌上,里面是海量的上品灵石。

    他虽然对天机门没有好感,但是还是守规矩,到这种地方询问,当然会给予高额报酬。

    “这……赵居士,此事本门也不知情,无法告诉你答案。”黑袍大祭司听到这事,就像是被马蜂蛰了下,急忙摇头,副害怕大祸临头的样子。

    “那坤云子的来历和下落可否告知?”赵君宇哼了声。

    “这个……”黑袍大祭司,脸显犹豫。

    “怎么,世人皆说天机门上到天地下到凡尘俗物无所不知,而本座造访贵宗,却问三不知,是不把本座放在眼里了?”

    赵君宇淡淡说道,周围空气骤降,旁站立的几个祭司都如坠冰窟,心生寒意。

    “赵居士,别误会。”

    “不是本门故意和赵居士为难,只是实在不知,而且你所问的两件事都与天机息息相关,实在是……”

    大祭司结结巴巴说道。

    “怎么,连推算都不可以?”赵君宇冷笑声。

    大祭司满是褶皱的脸上脸苦相,暗暗腹诽,你是凌驾天机的异数,这两件事又与你的命运纠缠不清,这谁敢推算啊。

    哼!赵君宇看到大祭司表情也猜到七分,自己乃是异数,气运命格都是逆天,凡是与自己厉害纠缠的人和事,没有星象士敢推算,否则就有被反噬的危险。

    之前他想请尤天禄推算尹冰月下落,对方也是头摇得拨浪鼓样。

    “好了,别的算了,你告诉我坤云子死了没,在何处方向,详细的我已经去查。”

    “如果这都不满足,别怪本座不客气了。”赵君宇冷哼声。

    “赵居士请勿发怒,我尽力而为。”大祭司苦笑声。

    天机门众祭司修为虽然并没有多高,但是却在东岚星地位超然无人敢惹,即使渡劫,大乘期修士也颇为忌惮和尊敬。

    但是大祭司知道对面这个主儿,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啥事都敢干。

    个不满意,真的能把天机门夷为平地。

    “稍等。”大祭司连同几位祭司,走到塔顶星空光幕下坐下,祭起观星盘,不会儿阵阵星空阵纹从他们各自脚下蔓延,连成片。

    随着他们指诀不断掐动,口念念有词,不会儿他们头上就已经升起层层白气。

    足足炷香后,噼啪声脆响,观星盘突然碎裂,几位祭司齐齐喷出口鲜血。

    “果然。”大祭司苦笑声。

    “赵居士,有人遮掩天机,力量非我等所能匹敌,我只能告诉你,坤云子没有死,而且很可能在央修仙界!”

    大祭司句话让赵君宇心惊,看来此事越来越不简单了。

    ……

    哗!无垠之海海底,海皇宫密室,团妖异的火焰突现赵君宇手掌心。

    火焰似乎个妖冶的美女在扭着媚惑的舞姿,让人只要看就会陷入其无法自拔。

    “去!”赵君宇手指,将深海妖火打入墨绿小幡。

    顿时,里面的司徒鹏飞元神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三年以来,赵君宇早已经将星空竞技场俘获的鬼族圣子,以及百多鬼族合体的阴魂完全祭炼完全,已经完全成了他的阴鬼傀儡,只要灵魂力足够,完全可以同时操控,如同他们本身都活着时般。

    现在他又开始祭炼司徒鹏飞的元神,这可是个渡劫初期的元神。

    以赵君宇现在的修为和灵魂力,控制渡劫期及以上的阴鬼傀儡,还做不到,但是控制司徒鹏飞这样的还是可以的。

    这需要长时间的妖火祭炼,赵君宇可以在去央修仙界的路上时不时抽空祭炼。

    他已经等不及要去央修仙界了,不光是解开种种谜团,更重要的是寻找大老婆尹冰月的消息,因为当年,忘情天宫不光在仙界,在央修仙界也留有道统,去那里也许能获得些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