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该送你们上路了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随着这串难听的巨响,天崩地裂。

    疯狂旋转的电锥钻动之下,水幕虚空囚笼的膜壁,被拉长到数百丈。

    随后蓬地声闷响,吴家主的巨剑也斩在那处膜壁上。

    阵阵空间涟漪,剧烈波动。

    不过,膜壁却像个被拉长数十倍,几近要破裂的肥皂泡样,就差那么点,可就是无法突破。

    “不可能!”

    “我们三人合击,又动用先天灵宝。”

    “除非是大乘修士布下的虚空囚笼,否则不可能挡住我们的攻击!”

    司徒明骇然叫道。

    但随后,轰隆隆,海底的海皇宫宫殿在剧烈的法力波动之下,纷纷化为飞灰。

    “苏炳天,是你!”

    “谢武定,你这老不死的也来了?”

    司徒明司徒远,吴家主三人望向下方,出现的两名修士,名是白发苍苍的皂衣老者,另人则是个面相英武的年人。

    他们两人身下同样遍布阵纹,和赵君宇成三角形运功做法。

    “好啊,苏家老祖,梵元宗宗主都来了。”

    “你们早就布下了圈套,等着我们往里钻!”

    司徒明三人见到此景,已然完全明白,己方的每步都在对方的意料之。

    甚至,在灭杀司徒鹏飞之前,对方就已经开始布局。

    算无遗策,己方处处被动!

    想到这,三人背后的冷汗岑岑而下。

    他们根本没有察觉,赵君宇是怎么和苏家,还有梵元宗搭上的!

    此时,此处几大渡劫后期加上赵君宇这个合体后期的激战,已经吸引了几乎全东岚星的目光。

    天大陆,隐秘道观。

    “钟道友,你的意思是,无论谁胜谁败,我们都不要插手?”

    冷柔玉皱眉道。

    “是的,此事与我们几人无关。”钟姓老者淡淡说道。

    “那如果,姓赵的年轻人,被司徒家杀了,我们也不管?”

    “那样我们还派谁去央修仙界?”

    冷柔玉不满道。

    “此次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作为大乘修士如果公然插手,性质就变了。”

    “以后若有什么变故,也说不清楚。”钟姓老者叹道。

    “讲了半天,还不是忌惮那什么司徒老祖。”冷柔玉哼了声。

    “冷道友,如果我们插手,域外大乘必定也会插手。”

    “你想让东岚星暂时的平衡消失,陷入大战吗?”钟姓老者反问道。

    冷柔玉哼了声,不再说话。

    钟姓老者几人年纪最长,修为最高,处事相对来说较为稳重,所以大家还是以他为首。

    “天哪,没想到不可世的司徒家主和大长老,吴家主,就这样被困住了”

    东岚星各处,关注这场比斗的大能修士纷纷窃窃私语。

    “真没想到,东岚星第天骄赵君宇,居然真的有渡劫后期的实力,他修为才合体后期啊。”

    而更多的人则是关注赵君宇可怕的实力,很显然,要困住三名渡劫后期,本身施法的三人也必须至少有相当于渡劫后期的实力,否则根本无法维持法阵。

    如果说之前,诸位大能修士,对赵君宇的实力只是耳闻,还多少对这位东岚星第天骄的实力半信半疑,那么现在无疑是验证了传说。

    “这虚空囚笼大阵,不是已经消失了万年。”

    “为何此子能精通此种阵法?实在匪夷所思!”

    很多大能修士惊讶与这虚空囚笼大阵的威力,个个心骇然。

    “这是上古时期的阵法。”

    “听说只要是施法者成功将同阶困住,无论这个同阶多么强的战力,如果没有逆天的宝物,是无法强力破开的!”

    各大陆有些大能修士,是阵法大家,知道这虚空囚笼大阵的厉害,骇然说道。

    此时,随着赵君宇,梵元宗主,苏家老祖三人不断施法,水幕组成的虚空囚笼越来越凝实。

    就如同个大水泡,将三人困住。

    任凭司徒明三人使出浑身解数,各种灵宝,手段都用上,还是只差那么点。

    “姓赵的小子,你以为这区区虚空囚笼之阵,就能困住我等?”

    “你太天真了!”

    “虚空囚笼虽然是上古阵法,但是本座也不是没有研究。”

    “它最多困住我们,还杀不了我们吧,我们只要不停的反抗攻击,虚空囚笼就需要不断的消耗能量,我就不信你们三人的法力,能够无休止的维持着如此强的虚空囚笼。”

    司徒明冷笑声。

    “即使你们有阵法,还有无数灵石灵材加持。”

    “我们几人也不是没有准备。”

    话音落,司徒明司徒远,以及吴家家主,周身立刻浮起片星光。

    “天哪,这么多极品灵石,极品灵丹!”

    “这三人是把司徒家还有吴家的全部家当,都随身带着么?”

    远远围观的诸位大能修士,阵骚动。

    “这三人都是渡劫后期的老牌高手。”

    “论法力综合强度来说,要强过苏家老祖,梵元宗主和赵君宇三人。”

    “尤其赵君宇本身只是合体后期,虽然战力达到渡劫后期,但是毕竟法力底蕴薄弱。”

    “如果真像司徒明所说,这样耗下去,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啊!”

    司徒明三人,不间断的各种强大术法,武技攻击,息也不停歇。

    法力耗损大半时,他们马上依次服下灵丹,运用灵石恢复法力,同样来说,赵君宇这方也是如此,如此来,双方陷入僵持。

    但是毕竟来说,司徒明方的修为底蕴要高于赵君宇这方。

    随着战斗的僵持,足足过了两个昼夜之后。

    原来由水幕组成的虚空囚笼体积,已经由数千丈缩小到数百丈,再到百丈。

    盖因赵君宇,梵元宗主,苏家老祖三人必须缩小虚空囚笼的体积,以减少法力消耗,维持虚空牢笼。

    而三人的法力耗损程度明显比司徒明三人要多,已经面色发白,额头上遍布细密的汗珠。

    “哈哈,小子,我们就跟你耗下去,看谁耗到最后?”

    “我们三人都是已经在渡劫后期千年,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们拼法力雄浑?”司徒明哈哈大笑。

    张口再吞下把极品灵丹。

    而此时,虚空牢笼的体积,已经缩小到方圆五十丈左右。

    “差不多了,该送你们上路了。”此时,面色有些发白的赵君宇,突然哑声笑道。

    “你说什么?”

    司徒明三人愣。

    “没错,以我们三人的实力是无法直接杀死你们,也无法直困住你们。”

    “但如果你对虚空囚笼大阵有研究,难道不知道还有连接虚空通道之说?”

    赵君宇淡然说道。

    “虚空通道?”司徒明愣,似乎想到什么。

    “我不信,你能破开虚空,即使打出空间裂缝能维持多久?”司徒明冷笑道

    “那就让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