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司徒世家的底蕴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连二十余天,赵君宇识趣地没有待在宗门内,而是待在火山岛腹偏僻处的洞府里。

    留下空间给宁紫萱,苏依柔,和地球上的诸女相处熟悉。

    西门婉乖乖地前来服侍。

    元海和阿木,也许是受不了宗主府里突然安静的气氛,也过来陪侍左右。

    等到宁紫萱,苏依柔和地球上诸女熟悉并渐渐打成片后。

    赵君宇径自从火山岛和海皇宫的专属传送阵,传送到了海皇宫的禁地。

    “宗主。”

    欧阳震德见到传送阵闪起亮光,就知道是赵君宇来了,早就得知赵君宇归来,但直没有前去拜见,也是担心暴露海皇宫的虚实。

    “欧阳长老不必多礼。”赵君宇含笑道。

    同驻守在此的石长老,高子墨也急忙迎了上来拜见。

    在这里的数千北冥宗弟子,基本都是忘忧城系的占多,另外原红云城,下三域各门派的弟子也有不少。

    进入议事厅,几人坐下。

    “欧阳长老,这里情况怎么样,那十几路海妖王没有不老实吧?”赵君宇淡淡说道,话语透出丝冷意。

    “宗主,还好你只是离开了两年多。”

    “十几路海妖王虽然没有蠢蠢欲动,但是已经或多或少起了疑心。”

    “我认为你有必要露个面了。”欧阳震德笑道。

    嗯,赵君宇点点头,虽然有臣属契约在,但长久不露面,那些海妖王难免不老实。

    “另外,最近年以来。”

    “天大陆司徒世家的触角,越来越多的伸向无垠之海。”

    “似乎在试探着什么。”

    欧阳震德的这句话,立刻引起赵君宇的警觉。

    “尤其这几个月来,不断试图在无垠之海建立势力范围。”

    “而且,跟几个海妖王似乎还打得火热。”

    欧阳震德说道。

    “哦?”赵君宇冷笑声,看来开刀立威的对象有着落了。

    ………………

    天大陆,隐秘道观。

    “小友果然是信人。”

    钟姓老者,长袍儒生,冷柔玉,含笑看着面前的赵君宇,微微颌首。

    “老夫说过,赵小友信得过。”尤天禄在旁有些自得,赵君宇不在的日子,他也有些压力。

    毕竟是他替赵君宇作保的。

    几人打量了下赵君宇,感觉他身上的气息比原来强大了很多。

    突破到了合体后期。

    想到他之前就能战胜般的渡劫期,那如果此子全力而为,现在岂不是般的渡劫后期都不是他的对手?

    几位大乘期心暗暗心惊,不自觉地将对赵君宇的姿态又抬高了几分。

    这是……,这边赵君宇也打量了下几位大乘修士,微微皱眉。

    几人身上气息有些紊乱,甚至还有些伤势,其钟姓老者伤势稍微严重些。

    显然是不久前刚刚和人动过手。

    他回来月有余,这几人才联系他,应该是之前有事处理。

    原来是和域外异族的大乘期动了手。

    “小友看出来了。”

    “异族那几个老不死的,欺人太甚。”

    钟姓老者冷哼声。

    “如此,我们完全修复星月台内核的时间要推迟了。”冷柔玉有些无奈。

    “话虽如此,但我们几人就是拼了命也要尽快修复星月台。”

    “和央修仙界取得联系,否则东岚星迟早落入域外异族之手。”

    长袍儒生在旁忧虑地说道。

    “如果到了那地步,东岚星域这片人族主导星辰,都会沦陷。”尤天禄叹道。

    “相对于域外异族的威胁。”

    “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东岚星内部的问题。”赵君宇淡淡说道。

    “我有话就直说了吧。”

    “司徒世家和吴家有问题,想必各位前辈不可能没有察觉。”

    “为何不雷霆处置,而是留此大患,如鲠在喉?”赵君宇奇怪地问道。

    四位大乘期,对望了眼,脸色几度变幻。

    “小友,我们何尝没有察觉,司徒世家的这些猫腻。”

    “但是,我们并没有真凭实据。”

    “司徒世家底蕴深厚,在天大陆颇有威望。”

    “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钟姓老者叹道。

    “话虽如此,但是现在非常时期,东岚星陷入苦战,这种情况下应该雷霆处置,抹杀切不稳定因素!”

    赵君宇皱眉道,这几个大乘期如果连这决断能力都没有,那就别混了。

    “钟道友,说了那么多,你还不是忌惮他们的司徒老祖。”

    “还有天机门那劳什子预言。”

    冷柔玉有些反感地哼道。

    司徒老祖?赵君宇愣,没听说过东岚星有这号人物啊。

    “赵小友,有些事你也有了了解的资格。”

    “记得我们和你说过,真仙已经近十万年没有降临。”

    “不光如此,而且我们和央修仙界也失去联系万余年了吗?”尤天禄在旁说道。

    “这个司徒老祖,就是万余年前,最后几个前往央修仙界的大乘修士之。”

    尤天禄话音落,什么?赵君宇耸然动容。

    “没错,司徒老祖,万余年前就已经是大乘后期。”

    “为了寻求飞升机缘,前往了央修仙界,那时还是有通道可以传送到央修仙界的。”

    “虽然已经失去联系万余年了,但是据我们所知,供奉在司徒家的魂牌仍然没灭,代表着他还活着。”

    旁的长袍儒生补充道。

    “这下你明白了吧,司徒老祖还活着,而且万余年前他就是大乘后期,那现在岂不是……”

    “最差的结果是停留在大乘后期,但是依据他的寿元推算,如果还活着现在很可能是散仙,甚至已经飞升仙界!”

    钟姓老者叹道。

    原来如此,赵君宇恍然大悟,这几位大乘期是忌惮司徒世家背后的司徒老祖,虽然不知道他何时返回,能不能返回。

    但是只要有这个可能,这几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如果只是散仙,也不是这几位大乘期可以对付得了,更何况还有可能已经是真仙。

    我说,这司徒世家,在东岚星如此狂妄明目张胆,赵君宇冷哼声。

    不仅和域外异族暗里勾结,还明目张胆地乘人之危,侵吞别的家族和门派的势力范围。

    “还有呢,天机门曾经斩钉截铁的预言道,东岚星的气运系于司徒世家。”

    “破局也在司徒世家,必须顺应天机。”

    “所以我们的钟道友直对司徒世家颇为礼遇呢。”冷柔玉嫉恶如仇,早就看不惯司徒世家的所作所为,在旁冷笑道。

    “冷道友,有什么话你直说,何必夹枪带棒。”钟姓老者不满道。

    “不过,现在据老夫了解。”

    “天机门现在的态度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

    钟姓老者又皱眉说道。

    “难道天机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