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冥冥中的棋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佘山上空,风起云涌。

    ‘’

    连几天,元海,叶莲馨,尹雪,安若兰,方雨琴等人都刻不离地守在佘山庄园的静室外。

    饱含着狂喜,激动,让他们根本毫无倦意。

    而静室的赵君宇,却在全力调动法力运转功法,将四处乱窜的真元还有不稳定的修为,尽快平稳下来。

    诸位看官,你们没猜错,我们的赵大仙帝,已经是合体后期修为。

    刚刚来到华夏境内时,本来已经薄如蝉翼,压制不住的修为壁障,骤然破裂。

    本来以赵君宇的能力,完全可以压制住,稍后突破。

    然而他本来早已应该突破合体后期,壁障被压制太久突然爆发,再加上传送时受到的伤势未愈。

    这下,赵君宇不得不立刻重入万米深海的马里亚纳海沟。

    在深海海底,小白护法的情况下,突破合体后期!

    般来说突破合体后期这样至关重要的境界,很多修士要闭关数年,甚至数十年,百年都有可能。

    但重修世,厚积薄发,没有瓶颈的赵大仙帝,却只用了三天。

    是因为他已经预感到,散修联盟的危机来临。

    但这样匆忙的突破,造成他的境界极其不稳定。

    几下料理了来犯之敌后,赵君宇立刻闭关稳定境界。

    其实,如果此时,隐魔岛的魔族高手,趁着他闭关倾巢来攻,或许还会可能有什么意外发生,但数天过去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唰!结界散去,静室的门轰然打开。

    合体后期境界完全稳固,但遗憾的是,万象炼体诀上篇的第十三重,也是最后重,还没有突破。

    如果赵君宇日后突破到渡劫期,再突破第十三重,理论上已经可以横渡虚空,当然这个横渡虚空是相对短距离的。

    “君宇!”

    叶莲馨,安若兰诸女第时间,扑进赵君宇的怀里。

    后者边安抚诸女,边环顾四周。

    “我父母,还有冰月呢?”

    赵君宇问道,话音带着紧张。

    “公公婆婆都没事,只是当初圣域被攻破,受了伤退下来之后。”

    “异能局把他们安排在燕京的隐秘之地,正在通知他们往这赶来。”叶莲馨诸女答道。

    “只是冰月姐……”

    诸女还有元海,脸上显露出丝悲伤和犹豫。

    “冰月到底怎么了!”

    赵君宇直提着的心突然骤然剧痛,声暴喝。

    千万不是那个最坏的结果!

    “君宇,别慌!”

    “冰月姐没有死!”

    众女看到赵君宇已经嘴角溢血,不由吓得大叫。

    呼……赵君宇紊乱的气息瞬间稳定,可不是吗,冰月的魂牌还亮着呢。

    “到底怎么回事。”赵君宇沉声问道。

    “君宇是这么回事,当年圣域被攻破,姐姐她……”

    尹雪整理了下情绪,娓娓道来。

    赵君宇走后的两年后开始,地球的界障愈发不稳定。

    空间裂缝逐渐增多。

    某日,域外魔族终于直达隐魔岛,随后重新打通和圣域的两界通道。

    率领原本的隐魔岛魔族,向圣域发起总攻。

    很多门派家族在散修联盟的带领下苦苦抵抗,但由于实力相差太过悬殊,还有洛家以及几个门派的反叛。

    圣域很快陷落,赵君宇留下的北冥仙宫也被攻破。

    众人转到地球继续抵抗。

    但是魔族追击到地球,并要完全覆灭散修联盟的时候。

    “什么?名云游路过地球的天外仙子救了你们?”

    赵君宇听到这,不由愣。

    “是人族修仙者吗?”

    “是的,修炼的是仙家功法,招之下,众多魔族高手灰飞烟灭。”

    尹雪等人描述道,至今回忆起,眼里还是满满的惊骇。

    “即是修仙者,和魔族是死敌,她既然也是来自域外,实力也肯定非同小可。”

    “为何不帮助你们灭了入侵魔族?”赵君宇皱眉问道。

    “我们开始,也是请求她,身为修仙者为了天下苍生,出手灭魔。”

    “然而……”。

    尹雪,叶莲馨诸女面露苦笑。

    “仙子却对灭魔根本不感兴趣,似乎对这切根本不耐烦,懒得理。”

    哼!赵君宇闻言,丝毫不意外。

    修仙界,乃至仙界这样的事多了去了,除非必要,对个无关紧要的落后的凡俗星球是否被魔族毁灭,很多人根本不关心,懒得理。

    说实话包括他自己前世,这种事很多他也不理的。

    “仙子看重了冰月姐的资质,要收她为徒。”

    “带到上界亲自教导。”

    此时叶莲馨接下来的句话,却让赵君宇惊。

    “冰月姐说,除非她能阻止魔族入侵,还有保证散修联盟,以及我们的安全,否则她宁死也不会去。”

    “于是,仙子警告魔族,五年内不得出手入侵地球,也不得动散修联盟和你的亲人。”

    “就这样把冰月姐带走了。”

    叶莲馨诸女脸上显露出悲痛,她们虽然寥寥数语,但却让赵君宇深切感受到了当时情况的紧急和无奈。

    轰!股绝强的气势轰然爆发,赵君宇身上迸发出无限的杀意。

    “哪里来的狗屁仙子,竟敢胁迫本帝的女人。”

    “活的不耐烦了,管你是什么大乘,真仙,金仙,甚至女仙帝也罢。”

    “胁迫大老婆,本帝就把你吊起来打!”

    赵君宇心迸发出无限的怒意。

    这也解释了,强大的域外魔族为何迟迟没有动手直接入侵地球,而是扶植什么黑暗势力做打手。

    原来是忌惮那个背后的仙子。

    前几天应该是五年期限到头了,这才悍然直接出手。

    不过正赶上他回归。

    “这狗屁仙子,是何来头。”

    “你们知道吗?”赵君宇问道。

    “当时她自我介绍,坚持要收冰月姐为徒时,是说什么忘情天宫。”

    安若兰回忆道。

    “什么?忘情天宫,太上忘情道!”

    赵君宇这惊非同小可。

    忘情天宫,在仙界和央修仙界,都有道统。

    极为难缠,难缠不是说多强大多无敌,而是这忘情天宫,都是女修。

    对男子即排斥,又有利用。

    而太上忘情道,又是三千大道,极为特殊的道。

    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

    其实到了顶峰,就是忘却了切情感。

    赵君宇的前世的小师妹,就是转修了太上忘情道,到了最后变得越来越陌生。

    即使赵君宇前世,也深受太上忘情道的影响。

    “前世今生,从小师妹到大老婆。”

    “太上忘情,因果循环?”

    赵君宇的背后,冷汗涔涔,这种感觉他即使当年面对魔帝围攻时也从没有过。

    因为他感觉到,这切的切,冥冥似乎早就布下了个诡异的棋局,而自己就是棋子颗!

    奇诡莫测!

    背后的弈者,到底是谁,天道还是谁?

    “不管是谁,什么天大的棋局。”

    “想把本帝当棋子?”

    “老子就砸了你这棋盘!”

    赵君宇片刻愣神之后,突然爆发出无穷的气势,双目迸发出凌厉的神色。

    为了我所爱的人,我要守护的人,无所畏惧,直指本心!

    男儿当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