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小白苏醒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拼了!”

    龙家老祖和龙子石对望眼。

    法力疯狂激荡!

    龙家老祖身后的大日阵图,散发出无比刺眼的金光。

    汇聚成道道金龙,朝赵君宇疯狂撕咬而至。

    他居然疯狂燃烧本源,力图只是拖住赵君宇哪怕片刻!

    而另边,龙子石被晶莹飞剑阻挡之后,暴起真元,长刀劈出阵阵金色刀浪,毕竟是渡劫期,受重伤后拼起全部战力还是将晶莹飞剑荡开。

    “呔!”龙子石将晶莹飞剑的剑荡开后,身形急闪同时口喷口黄芒匹练,瞬间向远处的小白席卷而去。

    不好!宁紫萱击杀了三名龙家精英后,丈二红枪挺,就要扑向龙子石。

    但她毕竟只是合体期,虽然战力超群但远远不能和赵君宇相比,如果硬碰龙子石,即使对方已经身受重伤还是凶多吉少!

    就在这极其凶险的档口。

    空突然闪出道流星般的剑芒,带着毁灭自然的伟力,金属性风属性法则同时爆发。

    轰隆!咔嚓!

    这道追月般流星剑芒,后发先至,准确地贯穿了龙子石的后心。

    后者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前的黑洞,“先天灵宝……”

    他最后吐出这四个字,眼神瞬间黯淡,随后流星剑芒个回旋将他的元神绞杀得粉碎。

    “子石,不!”

    远处的龙家老祖,大日阵图迸发出的道道金龙,被斩天魔刀的凶煞灭绝刀芒,斩断,此刻正在苦苦抵御魔刀刀芒的侵袭。

    眼见这刻,痛苦地嘶叫。

    他昂头看着空矗立的剑胚,心大为惊骇。

    “这是先天灵宝!”

    再回想刚才剑胚劈出的那招流星般的剑芒,他更是不寒而栗。

    “那招,根本不是修仙界的剑法!”

    龙家老祖心震动,意志松,刚才阵法反噬造成的伤势下子冲击到了他的心脉。

    轰隆隆,地动山摇之后,龙家老祖身后的大日阵图,终于被斩天魔刀劈开。

    十几颗金色圆珠逐爆裂,无数乱窜的金光锐芒,将周边的空间撕裂成碎片。

    龙家老祖再次吐出口鲜血,身材再次矮小且大大干瘪,此刻他的身高几乎已经是平常时的三分之,就像个干瘪风干的侏儒样,看上去既好笑又恐怖。

    “你到底是谁?”

    “你绝对不是东岚星之人,甚至你不是来自修仙界!”

    龙家老祖哑声说道。

    “你猜对了,所以你也可以去死了。”。

    道犹如神灵般的声音降下之后,道犹如地狱而来的黑色刀芒,直接将龙家老祖斩为两段。

    随后绞,将他的元神绞碎。

    至此,龙家老祖,龙子石个渡劫后期个渡劫期,被合体期的赵君宇双杀。

    按常理来说,这根本不可能做到。

    但是在我们的赵大仙帝身上,发生这种事太正常了。

    实力,时机,经验,毅力,决心,缺不可。

    不过,龙家老祖和龙子石,也是悲催。

    他们万万不会想到,在布下重重结界的阵法的龙家祖地,个苍蝇条鱼,甚至滴水进入都会被察觉的情况下,对方两人是怎么进来的。

    还有就是突然被袭击之后,受到大阵的反噬,尤其龙家老祖自断血脉作法,实力已经损失大半。

    否则赵君宇即使战力再强,也不可能以合体期的修为击杀名渡劫期,名渡劫后期。

    旁的宁紫萱,目眩神迷地看着这天神般的男人。

    直到他走近,才惊觉过来。

    “你没事吧。”赵君宇问道。

    宁紫萱人独战三个龙家精英,虽然对方也都是受了反噬之伤,但是能这么快解决战斗,也颇让赵君宇意外,显然这段时间来进步颇大。

    “我没事。”宁紫萱见到赵君宇关心她,心颇为欢喜低声说道。

    赵君宇急忙查看小白的情况。

    刚才救下小白时,他已经大体扫描了下小白的状况。

    现在再仔细查看番后,终于放下心来。

    被禁锢了几年,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身体比较虚弱。

    这条懒龙,命可真硬啊。

    赵君宇看着沉睡的小白化成的十二岁少年形象,突然心阵酸涩。

    小白当初以为自己遇难,所以才和雪鹰拼了老命和圣皇宫的姬道血战,才落到这步田地。

    还好,亡羊补牢。

    他先给小白推宫过血,然后将两颗回复元气的极品丹药,给小白喂下,随后股脑掏出五株五千年份的灵草灵药,摆在小白的面前。

    极品丹药下肚后,小白苍白的脸上开始恢复血色,随后就像是猫闻到了鱼腥味,嘴唇开始蠕动起来,将鼻子眼前的,五株五千年份的灵草灵药吞食。

    这也行?旁的宁紫萱看得目瞪口呆。

    这还昏着呢,就能凭着本能吞食灵草灵药?

    再说这五株五千年份的灵气能量爆棚,而般人直接吞噬株就要被撑爆了,这个昏睡的少年连吞五株居然点事没有。

    这家伙的身边都是怪胎!宁紫萱陡然升起个念头。

    看到宁紫萱的脸色,赵君宇有些尴尬,自己这条宠物龙,是个吃啥啥不剩的家伙,多少灵草灵药都喂不饱,这点小意思,如果不是身体虚了还昏睡着,赵君宇现在身上不计其数的灵草灵药他都能吞了。

    在路上,赵君宇并没有详细给宁紫萱说小白的来历,所以如此表情也是正常。

    吃光了五株五千年份的灵草灵药后,只是片刻过后。

    小白哼了几声,悠悠醒来,睁眼看到赵君宇。

    “老大!是你!”

    “我不是做梦吧!”

    恢复了部分精力后,小白下子跳了老高,随后把抱住赵君宇又跳又叫。

    “我就知道你定会来救我的!”小白笑着叫着,眼晶莹的泪光闪动。

    “废话,你欠老子的伙食费还没跟你家长辈要,怎么舍得你死。”赵君宇眼角闪过丝湿润,随即隐没。

    朝着小白笑骂道。

    “这两个挨千刀的家伙,是老大干掉的?”

    小白转眼看到地上的龙子石,还有龙家老祖残缺不全的尸首,惊讶地问道。

    “老大,你真牛比啊。”见到赵君宇点头之后,小白冲过去狠狠踹了龙子石和龙家老祖尸首几脚。

    “你不知道,我被这些奸诈的败类坑苦了。”

    “差点就见不到老大你了!”小白想起往事,恨得牙痒痒,正要诉说惨痛经历,突然这才发觉旁俏生生站立的宁紫萱。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谁。”

    “不会是……老大,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才几年没见,就又多个嫂子?”

    小白口无遮拦的脱口而出。

    话音落,空气突然安静。

    宁紫萱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脸尴尬的赵君宇。

    “我记得某人说过,某人是正人君子,不近女色的呢?”

    “这个又字,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