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宁紫萱遇险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你的真龙血脉,虽然比之前那人纯粹的多,但等级其实极为普通。”

    太古天龙瓮声瓮气的说道。

    嗯,赵君宇点点头,真龙也是分等级的,他的真龙精血是从地球小世界隐魔岛的魔修那里得到,当然不会高哪里去。

    真正真龙界的真龙,比这等级高的多了去了。

    “我可以改造你的血脉,变为天龙血脉,成为我天龙族的传承者,但当然你不会变成龙族,除非你自己想。”

    “我虽然已经不在三界之内,但是能预知到,真龙界不久必有大事发生。”

    太古天龙叹道。

    赵君宇闻言,皱了皱眉,平心而论,他不想和真龙界有什么过多牵扯。

    都说人族复杂内斗,龙族高傲纯粹,但这都是骗人罢了。

    真龙界,龙族各分支之间那些糟心事,点不比人族之间简单。

    尤其几个老家伙,又臭又硬。

    当然我们的赵大仙帝,当年每次驾临真龙界都是敲诈番,不趟浑水。

    但如果要他成为天龙族的传承者,又是另回事了。

    “不必担心,你这个传承者身份适当时候可以传给别的龙族。”太古天龙意识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

    沃日,就说你们龙族脑子不好使,这么简单的事,早说不就完啦。

    赵君宇马上想到个最好的人选,不,龙选。

    就是小白,接受传承,日后再传给小白不就完了。

    “但是本座不管你日后如何,你必须答应我,你要护佑我们龙族万年。”

    太古天龙狡黠的龙目转之后,又说道。

    “好啊,这个太古时期的老东西,果然不是真龙界那些老家伙可以比。”赵君宇愣,有些晦气的叹了口气,刚刚还笑话龙族脑子不好使,马上被打脸。

    如果答应,自己的气运,也要和龙族息息相关了。

    太古天龙明显是感觉到,面前此人的不简单,气运连他都无法看透,日后的成长根本无法估量。

    这才想办法想把这气运之子和龙族绑在起。

    事实上,他也做对了,在以后的真龙界之战,还有再以后的诸神之战,赵君宇和小白几次挽救了龙族,后者才没有消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好吧。”

    赵君宇无奈答应,

    否则,这无赖的太古天龙真有办法将他困在星空竞技场,困个几百年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这都多久了,星空再次璀璨之时,恐怕就是异族进攻之时,他不能耽搁太久。

    “好了,接受我太古天龙脉的传承!”

    太古天龙虚影腾空而起,降临在赵君宇的身上。

    赵君宇急忙入定,五心向天,心神归。

    冥冥,股玄妙的意志波纹,在他身边荡起阵阵瑰丽的涟漪。

    涟漪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个游龙般的彩色漩涡,将赵君宇包裹起来。

    “太古时代远去,洪荒精神不灭……”

    道亘古沧桑的意识,带着慨叹,带着追忆,将赵君宇的意识带回了那个万族争锋的年代,那个天骄盖世,天才辈出的年代!

    …………

    不知多久过去了,赵君宇重新睁开双眼。

    此时的天龙神像,重归静寂。

    太古天龙意识已经消散。

    赵君宇身上澎湃的龙威渐渐平息,双眸闪现丝精芒。

    他的眉心,条小天龙隐去。

    从这刻起,他可以算是脱胎换骨,那滴炼化的真龙精血,升级成为天龙精血。

    散发到他的血液里,天龙血脉形成。

    而眉心,团气影在不断盘旋,那是天龙传承的精华,他准备转给小白。

    “太古洪荒时期的天龙族功法。”

    “人族也可以修炼。”

    赵君宇脑海浮起篇功法,只是意识扫之下,他倒吸口冷气。

    龙族功法他不是没见识过,前世不适合他修炼,所以基本只是略有涉猎。

    这个太古天龙的功法,可比他前世在真龙界见识到的龙族功法强多了,也深奥多了。

    很显然,这是太古天龙专门为他挑选的,而传承精华里,还有几篇功法,则是适合小白的。

    到时他会全部转给小白。

    感受到全身澎湃的天龙龙威,赵君宇心暗喜,当然天龙血脉完全融入他体内,还有个过程。

    但是,实力的提升已经是非常恐怖的了。

    此时,星空重新开始璀璨,已经是第十天的清晨了,十天后,星空竞技场即将关闭。

    如果他所料不错,异族援军高手还会源源不断进入,这里所有的东岚星天骄现在都是条绳上的蚂蚱,必须坚持到十天后。

    异族修士不久就要发动进攻,他必须马上回到要塞。

    他单手招,将先前龙项天留下的淡银色神龙令牌,摄取到掌心,里面有两百点神龙气运。

    这样的话,他身上已经高达五百多点气运积分。

    正当他要飞遁回要塞的时候,声微不可查的哼声传入他的感官。

    刚刚得到了天龙血脉,他的感官比之前灵敏了何止数十倍,在神识受限的情况下,还是清晰地感受到了这声微哼声。

    “是宁紫萱!”赵君宇马上分辨出了这声微哼,心跳。

    朝着这隐约微哼的方向闪而没。

    此时,在西南部边缘块不起眼漂浮的陆地上。

    “紫萱,你还在挣扎么?”

    “放弃吧,相信我,切都会很美好的,这是你今世最美好的记忆。”

    山洞里,白衣青年司徒浩南,英俊的脸上带着风度翩翩的笑意,但是此时他的眉眼之间却带上了丝阴邪和残忍,眉角上的淡淡刀疤,更是加重了他的阴沉之气。

    只见他好整以暇的挥手打出道道气刃,朝前方片朱红色光幕轰去。

    朱红色光幕已经遥遥欲坠,不停的忽明忽暗。

    而不远处的山洞深处,宁紫萱无力地倒在地上,双颊晕红,单手拼命地朝悬浮在她面前的朱红色手镯注入法力,维持着朱红色的光罩。

    显然她的气息已经很是散乱,如果不是从昆虚禁地得来的这个朱红色手镯古宝勉力维持,她早已落入了对方手。

    “紫萱,多年不见,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

    “梦里都是你。”

    “我们两人皆为道侣,简直是天作之合。”

    司徒浩南边轻松的攻击光罩,边邪笑道。

    宁紫萱不答,边咬牙维持法力,边焦急的看向洞口外。

    “还在幻想有人来救你么?”

    “紫萱,放弃吧,我这家传至宝建立的结界,只有大乘前辈的灵魂力可以看穿。”

    “而大乘前辈神念早已消失,你觉得还会有谁发现这里?”

    司徒浩南得意的低声笑道,笑道最后笑声越来越猖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