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出手解决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很多时候,人的贪念是无止境的。

    应该说,这里的各大陆天骄首要任务是收集神龙气运,这样以后自己修炼会受到更多的气运加持,而且各自的门派家族甚至各自的大陆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气运加持。

    应该说,碰到些其他机缘,如果形势上有冲突或者容易让自己陷入险境,应该果断放弃。

    而这几人显然就是被贪念迷惑,为了那山洞的宝物,不仅浪费了时间,损失了法力,甚至还将自己陷入险地当。

    舍得放弃,不被诱惑,或许也是星空竞技场的所谓竞技之。

    当然我们的赵大仙帝是这里唯的异数,他老人家是根本无所谓什么神龙气运的,碰到好东西就拿。

    轰轰轰!三名修士急忙祭起灵宝,使出浑身解数,和十几只金翼鸟激战在处。

    气刃,掌风,剑光四处爆射,这片山崖都被打得摇摇欲坠。

    前面说过,星空竞技场陆地材质比外面何止坚硬百倍,但饶是如此还是被强烈的冲击波轰得天崩地裂。

    “陈师兄,我们赶紧请求吴师兄他们支援吧。”

    矮个男子拼命抵挡着几头金翼鸟的围攻,边朝着黑脸修士大叫。

    “住嘴,我们跻身天大陆十大天骄,如果连这几头怪鸟都对付不了,又有何面目见人?”、

    黑脸陈姓修士,声怒喝,剑发如虹,斩落只金翼鸟。

    在他的怒斥下,矮个男子不敢再多言,和另名疤面男修,联手发出道道凌厉的攻击,朝着天上盘旋的金翼鸟群攻去。

    他们心明白,丢人是方面,最重要的是,如果求助了领头的吴师兄等人,那么这洞的宝物就根本没他们份了,如此只能拼命战斗。

    轰轰,毕竟三人都是合体后期修士,互成犄角联手之下,激斗了十几个回合,十几只金翼鸟被击落了三分之多。

    但是三人也被金翼鸟凌厉的滔天爪风,和喷出的锐利金芒伤了几处,鲜血淋漓。

    三人吃亏就吃亏在不肯离开这山洞附近,否则以他们三个合体后期联手不会如此狼狈。

    高空的金翼鸟王见状,发出阵阵愤怒而清越的鸣叫。

    金色双翼不断扑动,似乎在发出某种指令。

    下秒,剩下的不到十只金翼鸟竟然立即组成了个阵型,开始梯次攻击起来,不再硬碰,甫交手立刻退回,下梯次接着攻击,这样轮番下来,三人压力逐渐增大。

    砰砰砰,高空陆续又掉落了四五只金翼鸟,但几人的伤势也在加重,真元耗费越来越多。

    蓬!本来就胆怯的矮个修士,奋起刀将只金翼鸟斩落之后,被它侧后方掩护的另只金翼鸟翅膀扇飞,这金翼鸟最强大的就是金色双翼,这扫之下,饶是矮个修士合体后期,也下子全身骨头几乎断了七七,倒飞出去狂喷数口鲜血。

    就在矮个修士被扇飞的同时,三人的犄角之势已经被破。

    此时天空还剩两只金翼鸟,嗷地声,尖利的嘶叫声划破长空。

    金翼鸟王瞅准机会,突然俯冲而下,双翅急扇,顿时狂暴的气浪下子将黑脸修士和疤面修士两人分开,同时张口喷出数百道锐芒,分击两人。

    嗤嗤!疤面修士本来真元将尽,猝不及防之下,身体被洞穿了七个血洞倒飞出去十几丈

    竟然已经是奄奄息。

    “快!”疤面修士知道再打下去自己有性命之忧,拼起余力捏碎了自己的传送玉符。

    白光闪之下,他整个人消失,已经是退出了这次竞技。

    啪的声,他的纯银色令牌掉落在地。

    而金翼鸟王这击之下,威力恐怖如斯,非般的金翼鸟可以比。

    哗啦声,金翼鸟王个拉升回旋,朝着黑脸陈姓修士扑去。

    陈姓修士急怒之下,口喷出尊黑色小钟,狠狠向金翼鸟王撞击而去。

    轰隆几声巨响之后,金翼鸟王金色羽毛纷飞,但还是奋不顾身地扑了上来。

    和另两只金翼鸟夹击陈姓修士,短短几个回合之后,陈姓修士手段频出,以己之力斩杀了另两只金翼鸟,但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拼命向山洞退去,意图负隅顽抗。

    就在金翼鸟王再次拉升,准备发出最后击的时候。

    “还没打完?老子等的不耐烦了。”

    声不耐的喝声响起,嗖地声,半空柄涨大为百丈,魔气凛然的古朴魔刀出现。

    “扁毛畜生,去死吧!”赵君宇单手点。

    经过重新祭炼的斩天魔刀,魔气暴涨,刀狠狠劈下。

    轰!这刀似乎跨越时空,星空变色!

    吱……,这刀斩出,金翼鸟王顿时感到致命的危机,拼命拉升躲避,但根本无济于事,它只发出声绝望的惨叫,整个巨大的身躯,被魔刀轻易斩断。

    但是下刻,却不见尸体掉落只见漫天羽毛纷飞,金翼鸟王足有几个篮球场大的身躯血肉精华,连同妖丹直接被魔刀吸得干干净净。

    这还没完,魔刀又是几个回旋,瞬间将地上十几只金翼鸟的尸体血肉连带妖丹吞噬得干干净净。

    “娘的,好歹妖丹给老子留下啊。”赵君宇单手招,斩天魔刀缩小个回旋回到他手上,

    看到魔刀刀身上,魔气凶煞之威似乎又浓烈了几分,自言自语道。

    “是……是你。”

    黑脸修士劫后余生,见到是赵君宇,瞬间想起这个在星月台切磋时,轻易击败第五段成德的银灵族青年,不由的全身阵凉意。

    “我是七大世家的陈家的陈星宇,道友援手之恩,在下……”黑脸修士边结结巴巴地说着,边眼珠子直转,在寻找时机。

    “好了别废话了,你走吧。”

    赵君宇不耐地说道。

    “道友,你……”黑脸修士原以为此人至少要趁着自己受伤的情况下,逼自己交出令牌,没想到对方却轻易让他走人,不由得各种念头急转。

    难道是陷阱?

    “墨迹啥,还不快滚。”赵君宇何尝不明白他的心思,皱着眉喝道。

    “是是,道友援手之恩,来日再报。”

    黑脸修士陈星宇,胸口阵逆血上涌,知道不可久留。

    不甘心地回首望了望山洞,愈发绚丽灿烂的七彩霞光,勉力架起遁光飞走。

    赵君宇回头看,原来受伤倒地的矮个修士也已不在,只留下纯银色令牌。

    想来也是自忖受伤严重,认为赵君宇来者不善,直接捏碎传送符走了。

    如此,赵君宇单手招,将矮个修士和之前已经传送走的疤面修士的两枚纯银神龙令牌收入手心。

    两人是天大陆排名第第九的天骄,纯银神龙令牌,这几天里面的气运积分也是收获不少。

    赵君宇毫不客气的收下,这样来,他的神龙气运积分已经达到百五十多点。

    他却不知道,这积分已经是遥遥领先众人了。

    处理完这事后,赵君宇小心翼翼地朝山洞靠近。

    七彩霞光愈发灿烂,似乎什么灵物即将开花结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