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天机门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就在星空竞技场里,百余名各大陆天骄,都在积蓄精力,准备战的时候。

    外面现实世界里,天大陆某处隐秘的洞天福地。

    股股强烈的阵法波动围绕在此地。

    有杀阵,有幻阵,有星象大阵等等。

    个漆黑如墨,但是表面又泛着点点星光,造型古朴的高塔,静静耸立在连绵的高山。

    这里就是十万年来,总是有无尽传说和神话的天机门,隐秘的山门所在,天机门,乃是占卜,星象界的泰山北斗,名声显赫。

    之前东岚星天骄的排位,就是由他们排的。

    些关于气运,星象的典籍也是由他们编纂。

    实际上这次天骄盛会,争夺神龙气运,也是由他们在背后参与指挥。

    这座造型古朴,泛着星光的高塔,就是天机门圣物,天机塔。

    天机塔顶层,群祭司打扮的黑袍人,站在片星空阵纹里,默然不语

    最前面站立的位老者,沉静的披风黑色法袍,掩盖他大半面容,露出灰白色的长须。

    外人,只能看到他双星夜般深邃的眸子,看似浑浊暗淡,却有种饱经沧桑的睿智。

    四十七名祭司,,盘坐在顶层,星空阵纹各处之上,身上不断泛起缕缕星月光辉,带着空冥幽然,和星空阵纹融入体再发散到无尽虚空。

    嗡嗡……

    此时,天机塔顶上空,陡然升起片遮蔽天空的光幕,摇曳着层层神秘的银辉。

    只见光幕,七条身躯巨大,张牙舞爪,栩栩如生的金色气运之龙在四处游弋,

    喵呜……

    道气息悠长的兽鸣声遁入虚空。

    黑袍老者的肩上落下了个白色小兽,小兽长得古灵精怪,却不像是东岚星的物种。

    小兽的双眼泛着阵阵奇幻的七色光彩,让人不敢直视。

    这只白色小兽略带丝慵懒的盯着虚空星月台方向。

    小爪子以种奇怪的轨迹轻轻挥舞。

    很显然,这里在进行着某种占卜仪式。

    “大祭司,那七条金色气运之龙,是代表着这七位绝世天骄吗?”

    不知过去多久之后,黑袍老者身后,名身材枯瘦的男子,收回法诀,轻轻询问。

    “是的,金色气运之龙代表七大绝世天骄个人,也代表着几个大陆的往后数千年的气运和未来。”

    大祭司含笑道。

    “现在看来,还是我们之前预测的那样,天玄大陆终归落入蛮荒,天大陆依然如日天。”

    “只要天玄大陆的气运不再重振,就永远不会再出个华夏圣皇,这样的话我们也就放心了。”

    枯瘦黑袍男子也放松地说道。

    大祭司微笑不语,他睿智深远的目光,盯着空的光幕:“话虽如此,但天机又岂能完全测定,尤其在东岚星这样曾经的气运之星,真仙频繁降临之地,冥冥种种不可预测的变数仍然存在,,推动这个风云变幻的大争之世,,走向未知的方向,我们所做的不是控制天机,而是顺应。”

    “大祭司说的是。”身后的枯瘦男子,谨然受教。

    “咦,怎么了?”

    大祭司突然愣,只见星辰光幕上,那七条金色气运之龙,其几条突然开始忽明忽暗,闪烁不稳,同时间,光幕上还有若隐若现的若干气运光柱升起。

    这些气运光柱,颜色,深浅,粗细各不相同,且不断变化。

    “有意思,看来这次天骄盛会,果然还有些意外的变数。”

    “有些之前我们未曾注意的天骄,很可能异军突起。”

    大祭司面目数次变幻,盯着头顶的星辰光幕,缓缓说道。

    “那这会不会影响整体走向?”旁的枯瘦祭司有些担心的问道。

    现在他们天机门最希望维持现状和稳定。

    “目前看来还不会,毕竟七大绝世天骄是天选之子,除非有逆天的变数。”

    大祭司面目有些凝重,缓缓说道。

    哦,就在众祭司放下心来的时候。

    突然间,异变突起。

    “快看,那是什么。”坐在星辰阵纹后面的几个祭司指着光幕大叫。

    只见个高大伟岸,负手而立的身影,突然在塔顶的星辰光幕上方隐隐浮现。

    身影背向众人,看不见面容,但是股睥睨万界,君临天下的气势散发出来。

    大祭司肩上的那只慵懒的白色小兽,突然间发出尖利的嘶叫,浑身毛发根根竖起炸裂。

    而那七条金色气运之龙,竟然毫无反抗的被这身影踩在脚下,任它们挣扎嘶吼都无济于事。

    “这怎么可能?”大祭司惊骇大叫,身子剧烈颤抖。

    所有祭司第次见到大祭司如此失态,不由得面面相觑。

    只是瞬间之后,那星辰光幕似乎不堪重负,蓬地声,如同肥皂泡般,片片碎裂,化作点点星光,散入虚空。

    哇!四十七名天机门祭司,齐齐喷出口鲜血,东倒西歪片狼藉。

    而地面上的星辰阵纹也瞬间崩溃。

    “这,不可能!”大祭司腾腾腾倒退几步,下子坐在地上。

    喵呜,他肩上那只白色小兽下子跳了下来窜入黑暗,无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大祭司,出什么事了?”刚刚那名枯瘦黑袍祭司,也喷出口鲜血,面色灰败,但还是惊骇地拼命问道。

    “这是超脱这方天地的气运力量,足以改变天机,不敢违!”大祭司声音颤抖道。

    “那要不要重新布置监测?”枯瘦祭司问道

    此时他们已经完全断了和星空竞技场的联系,再也无法感知那里发生什么事。

    “不可,别问,别动,别看,别想!”大祭司吼叫着道。

    同时他心无比震撼,因为从这高大身影的出现到星辰光幕的崩溃,虽然只有短短瞬间。

    但高大身影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几乎让他匍匐在地顶礼膜拜。

    同时,在光幕崩溃的瞬间,他隐隐看到,这高大身影的头上,似乎隐隐有个紫金冠浮现。

    难道是帝王……不,世俗的帝王的帝王之气,绝对无法轻松同时压制七条金色气运之龙,包括修仙界那些修仙王朝的帝王也无法做到这点。

    难道是……大祭司突然喷出口鲜血,不敢再妄动心思。

    天机塔微微摇晃,周边风起云涌。

    在不知隔着多少万里的南荒某地,大乘修士尤天禄坐在片星光璀璨的法阵之,脸上大为讶异。

    “看来,这位银灵族小友果然来历非凡,改变东岚星命运应该就系于他身上了。”

    尤天禄似乎松了口气,幸亏当时在昆虚禁地,没有和此人交恶,而且还有了点交情。

    同时,他幸灾乐祸的目光望向天大陆天机门所在地。

    “万年来你们自诩为顺应天机,为所欲为。”

    “此刻,天机已变,看你们如何自处!”

    “出来混,总归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