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试探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章星飞直坐在边上闭目调息,此突然双眼睁,打量了下这名叫丁奉的天大陆剑修。

    先是迸发出凌厉的战意,但是随后又突然风平浪静地摇了摇头。

    “你隐藏的心事太多。”

    “剑者,正大光明,你剑心晦涩,不是我的对手。”

    章星飞话语落,顿时丁奉面色剧变。

    “哈哈,现在天玄大陆的人都这么会装比么?”

    旁的台下围观修士,还有天大陆的天骄们都纷纷面带嘲讽地笑意。

    以前直最弱的天玄大陆的人这也太狂了吧?

    然而些天骄的佼佼者,以及台上的渡劫期高人却有不少面目凝重。

    因为章星飞此刻的气势就如同柄平淡似水又能顷刻间剑破苍穹的无锋宝剑,让人捉摸不透,而且他所说的剑道理解,也让很多人暗暗点头。

    丁奉沉下脸,“道友,如果真心切磋,那么请赐教,逞口舌之利,却是不必。”

    “如你所愿。”章星飞面色淡然,下子窜上高空。

    而丁奉也如火箭般冲起。

    单手翻,柄如泓秋水般明亮的长剑,出现在掌。

    隐隐间,长剑上阵阵灵纹浮动,显然是刻画了些禁制。

    “请赐教!”

    丁奉手抖,刹那间空间变化,两人似乎身处白茫茫的虚空,在虚空朵朵妖艳的花朵盛开,瞬间化作千万头上古凶兽虚影,向章星飞四面方席卷而来。

    台上台下,大多数修士眼神已经失去了两人的踪迹,不由的面露愕然。

    “空间奥义,迷幻剑意!”

    “丁奉这手剑法造诣,颇为了得,至少在剑修,是我平生少见的。”

    吴师兄微笑道。

    天大陆不少天骄暗暗点头,他们其部分人都与丁奉交过手。

    对他那手出神入化的剑法记忆颇深,很多人是费了很大的劲,靠着些灵宝术法之力才破掉。

    “天玄大陆第的那个合体后期的项少龙,装装比也就罢了。”

    “这章星飞听说只是排名第五,也只不过合体期,居然也显摆什么剑道造诣。”

    就在众天骄议论的时候。

    突然间,虚空传来阵尖厉的啸声,如同穿天利剑刺破苍穹。

    丁奉营造的虚幻空间如同肥皂泡般破灭。

    迷幻剑意连同成千上万道剑花幻化的上古凶兽虚影,被这剑直接斩灭。

    蓬地声,个人影重重落在星月台上,正是丁奉,只见他双眼阵散乱,身上道道血痕浮现而出,他拼命勉力想站起,却又颓然坐下。

    全场片静寂。

    “又是招?”许多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纷纷惊呼起来。

    这届是怎么了,天玄大陆出了两个绝世天才?都是招击败强大的对手。

    而且对手是来自天大陆的天骄,那可是战力比其他地方高出不止筹,天才辈出的地方啊。

    但实际上,些眼力厉害的修士已经看出。

    章星飞虽然只出了剑,但是那剑却蕴含了千百种变化。

    实际上两人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连续对碰了数十记,都包含在这剑当。

    但是大部分人看来,就是剑,丁奉败!

    周围议论声越来越大。

    “看来,这天玄大陆的天骄也不是传说那么废材。”

    “这不挺厉害的么,对阵天大陆的天骄两场都胜了。”

    时间,在场的其他大陆天骄都对天玄大陆诸人刮目相看。

    “看来,项少龙他们,在昆虚禁地时,还有其他收获。”

    赵君宇观看了项少龙和章星飞的表现,心暗道。

    他当初率先去了镇魔殿第九层。

    宁紫萱三人过了很久才跟过来,应该是他们在第层混战时又得到了些奇遇。

    不过赵君宇并没有追问的心思,人人都有自己的机缘。

    这两人的战力明显已经超出各自的同阶不止筹。

    而赵君宇更为好奇的是,这星月台似乎有种奇特的作用,就是能压制能量冲击。

    方圆数十里的星月台上,好几场切磋在同时进行。

    要知道合体修士之间的激斗,光是产生的冲击余波,都能轻易夷平座万米高山,而在这方圆数十里的星月台上或者上空,却点事都没有。

    这不是凡物,赵君宇皱眉看着星月台地面上的星空铭纹,还有泛起的阵阵波纹和若有若无的星辰之力。

    “当年星月台,是真仙降临的地方。”

    “也是以前的前辈破界飞升的地方,所有达到飞升条件的大乘巅峰前辈都在此飞升。”

    远处原本在和其他大陆渡劫期寒暄的孔旭东,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不远处,转过头对赵君宇温和地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多谢孔盟主解惑。”

    赵君宇心警兆陡然升起,拱手淡淡说道。

    “只是数万年前,仙路已断,已经很久没有前辈飞升了。”孔旭东慨叹道。

    “说到你们银灵族,老夫还是有些故人的。”

    “不知,阿约夫大祭司,近来可好?”孔旭东突然问道。

    “阿约夫大祭司?两千余年前,已经故去,孔盟主不知吗?”

    赵君宇装作惊讶地问道。

    “哦,看来是老夫糊涂了,健忘健忘。”

    “只是银灵族分裂以后,最近千年来很少涉足世间,各种传闻都有,听说大部分去了边界战场?”

    “不知赵道友是属于哪部落的?”孔旭东副聊天的做派。

    “本族族内之事,在下本不该妄言,但孔盟主问起的话……”赵君宇事先按照罗莎教给他的说辞,不慌不忙地说出。

    孔旭东边听着,边观察着赵君宇的脸色。

    却没有找到任何破绽的地方,赵君宇所说也跟他事先了解的银灵族些事也对的上。

    “好好,想不到银灵族也出了名了不得的天骄,真乃我天玄大陆之福。”

    孔旭东副长者看后辈的模样,不断捋须点头。

    “孔盟主,不知这争夺神龙气运是怎么回事?”

    赵君宇反客为主。

    “神龙气运,据说是当年真龙界的神龙降下的气运。”

    “被封存在星空竞技场。”

    “争夺气运多少,不止关乎你们个人,还关乎各大陆之后数千年之内的走向。”

    孔旭东的脸上严肃起来。

    “星空竞技场?”赵君宇愣。

    “这星月台,不是天骄盛会的最终举办地么?”

    “不是,这星月台是对接星空竞技场的地方,天骄盛会的重头戏,在星空竞技场。”孔旭东微笑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