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魔刀再铸,祭炼剑胚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冲绞,剑气海洋崩碎。

    四处乱窜的剑气断裂并失去准头,已然无法对宁紫萱三人造成威胁。

    三人缩在大坑里避过这些剑气余波。

    而剑胚却仍然保持着凌厉的碾压之势,朝着翟默的分身闪电般急斩而来。

    危急时刻,翟默暴退的同时,如玉飞剑迸发出道道绚丽的剑花。

    短短半息之内,竟然和剑胚连碰上百下!

    锵嗤,咔嚓!

    连串真元气爆和金铁交鸣声如爆豆般响起之后。

    如玉飞剑发出声哀鸣,倒飞出去百余丈,随后剑身遍布裂纹,哗啦声竟然断成数截。

    而此时翟默有些狼狈的避开剑胚锋芒之后,赵君宇记北冥神拳又紧跟而至。

    蓬地声巨响之后,翟默腾腾腾空倒飘出去数百丈,脸上片阴沉带着惊骇。

    “这是先天灵宝!”

    “还是炼制完全的!”

    他脸震惊地看着半空的剑胚,心大骇。

    严格意义上的先天灵宝,最早在洪荒太古国,指的是说先天地而生的宝物,即在开天地时已有的灵宝。

    但是此种灵宝苍茫宇宙实在是屈指可数,也不存在与修仙界。

    现在统称为先天至宝。

    到了现在这个时代,般是用些先天地孕育出来的材料为主炼制的灵宝,也称为先天灵宝,当然威力和等级也就远远不止洪荒时期的先天灵宝。

    在修仙界是顶级的存在,往上就是仙器仙宝了。

    般来说,都是大乘修士才拥有先天灵宝,渡劫期的佼佼者也有可能拥有。

    但是这银灵族小子的剑胚,经过完全炼制之后,竟然超过翟默以前所见的所有先天灵宝不止筹。

    “该死!”翟默心产生万分的懊悔。

    没想到此子战力如此强悍还拥有先天灵宝,这下麻烦了。

    毕竟根据赵君宇在天玄大陆天骄大比时的表现,排名第四,按他事前估计,即使再高估他的实力,也就是合体后期的战力顶死了吧。

    翟默本身渡劫期,拥有半实力的分身,拿下此子简直就是收到擒来,两招的事。

    没想到战力彪悍如斯,再加上先天灵宝。

    他这具分身别说拿下对方,甚至都有落败的可能。

    “如果我本尊前来,不仅能灭杀此子,还能尽得此子身上所有的秘密和宝物。”

    “而现在做不到了。”翟默肠子都要悔青了。

    他这具分身并不是具有独立意识,自主行动的分身,而是需要丝元神操控。

    这是前几年刚刚突破渡劫期时炼制的,分出丝元神炼制成的分身。

    需要本尊心神相连控制,比如他现在的本尊就端坐在天大陆凌云宗的密室内。

    通过玉符产生丝心神相连。

    好处是自己的神智意识完全操控分身,犹如本尊意识亲临,坏处就是由于距离太过遥远,神念消耗太大,如果他耽搁时间过长,或者分身遭到灭杀,本尊也会重伤甚至走火入魔陷入更严重的地步。

    这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立刻逃离此地,回归本尊!

    正在他犹豫不决时,剑胚再次以毁天灭地的威能,朝他疾速斩来。

    同时间,赵君宇单手操控剑胚的时候,另只手握成拳,原地砰砰砰连发数记北冥神拳,夹杂着异火火焰,形成大片火龙冲击波,无差别覆盖轰然击来。

    “狂妄!”翟默怒喝声,他手没有灵宝,不敢硬碰剑胚。

    避开的同时身形几度变幻,和赵君宇的北冥神拳连续硬碰硬十几下!

    蓬地声,翟默倒飞而出。

    心的憋屈无以伦比,他要分神避开剑胚,再硬接赵君宇开启真龙精血,万象炼体诀十重,九阳圣体,还夹杂着两种异火地狱黑炎和从翟天林身上掠夺的赤炎金焱,时间狼狈不已。

    分身的体表竟然渗出血迹,更要命的是,他神魂处已经如万根金针齐扎般的刺痛!

    “不好,这样打下去,本尊真的要走火入魔了。”

    翟默此时已经不存任何侥幸心理,对方到现在只是脸色发白,没看出什么异样,似乎法力还很充足的样子。

    而他这分身的时间不多了。

    翟默当机立断,立刻化作道流光迅速向远处飞遁,眨眼间消失在天际!

    “什么?翟默逃了?”

    旁大坑里观战得心惊肉跳的宁紫萱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堂堂个渡劫期大能,天大陆流宗派凌云宗宗主,竟然不敌个合体初期,就这样逃了!

    即使是分身前来,也不致如此啊!

    就在几人脑子已经转不过弯来的时候。

    “老子说过,你这具分身留下!”赵君宇浑身真元法力如鲸吸水般,刹那间涌入剑胚。

    剑胚发出嗡嗡嗡的震颤声,下秒消失在天际。

    轰隆!蓬!

    远处产生剧烈的气爆声,夹杂着声凄厉的惨嚎。

    肉眼可见,翟默的分身直接四分五裂。

    残留的那丝元神摇摇晃晃,就像狂风的残烛,马上就要消逝。

    成了!赵君宇哈哈大笑。

    然而下刻,“不对!”

    他隐约感觉到,似乎突然有股若隐若现的黑气出现在天际的气爆处,下子裹住那风残烛般的翟默那丝元神,闪既灭。

    这是……赵君宇心警兆大起。

    急切间,他单手急点,就要祭出那在昆虚禁地得到的墨绿小幡。

    然而下秒,他下子半跪在地。

    刚才几次动用剑胚,已经完全超负荷使用法力,几乎每次都几乎将他法力吸去大半。

    现在丹田内的法力已经涓滴不剩,浑身筋脉乃至丹田胀痛欲裂。

    别说动用墨绿小幡了,就连基础术法都很难再使出。

    在之前的战斗,赵君宇强力压制不让翟默看出端倪,但实际上他也接近油尽灯枯,渡劫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即使实力只剩下半。

    其实那最后次斩出剑胚,赵君宇也是孤注掷了。

    虽然他越阶战斗能力超强,但毕竟本身修为还是合体初期,这样已经超出了极限。

    蓬地声,赵君宇跌坐在地上,

    心各种念头闪过,翟默分身被毁,那丝元神几乎也是泯灭,想必亿万里以外的本尊现在也是走火入魔陷入危机。

    那么这丝几乎无法察觉的黑气从何而来?

    难道是……赵君宇望向远处,塌陷的昆虚禁地原址,心泛起不妙的感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