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隐现端倪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你怎么会知道坤云子?”

    “小友,你可知道,老夫当时立下的天道誓言,是不能因为昆虚禁地之事而害你。”

    “但是,如果是因为其他的事,老夫即使杀了你,也不违背天道誓言的。”天禄字句地说道。

    赵君宇知道此时,个回答不谨慎,尤天禄很可能会暴起动手。

    但是他反而更加放松地仰头喝了口灵酒。

    “第,以你现在的状况,是不能轻易动手的。”赵君宇话音落,尤天禄脸色再变。

    “第二,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前辈你,即使现在动手,也不定能杀得了我,不信你可以试试。”赵君宇淡淡地说着,但是股不怒自威,睥睨天下的气势轰然爆发。

    ”

    赵君宇的话语,在尤天禄心掀起惊涛骇浪,他已经上千年没有这种秘密被被人看透的感觉了,这个小小的合体初期修士,竟然让他有种高山仰止,捉摸不透的感觉。

    他其实引爆血炼伏魔大阵的时候,由于身为大阵操控者,最后玉石俱焚时,他受的伤远远不止他所说那样轻描淡写,不仅已经境界跌落,而且确实段时间内没法与人动手。

    当然对付般的合体期,他付出小小代价还是很轻松击杀的,但是说实话,面对赵君宇,他却感觉并没有这个把握。

    “第三,你深夜找我来,应该不只是来送我酒喝的,本来就是要谈什么事,所以还是开门见山的比较好。”赵君宇将身体放松地靠在椅背上。

    “我寻找坤云子前辈,主要是为了了解当年故人的桩公案。”

    “并没有任何的恶意。”

    “至于我为什么猜到前辈你与天机门有关,想必这不难猜吧。”赵君宇扫了下尤天禄的星空道袍,似笑非笑地说道。

    “如果不是昆虚禁地这个局是老夫多年前就开始亲自悄悄筹划,我都怀疑这是你布置的个局了。”尤天禄自嘲地笑道。

    “好了,言归正传,老夫当年确实是天机门的人,坤云子正是老夫的师兄。”

    “但是坤云子已经失踪两千多年,而真正的天机门,早已不存在了。”

    “现在的天机门,不过是个傀儡。”尤天禄定定地看着赵君宇之后,突然说出句话。

    嗯?赵君宇心凛。

    “背后有个神秘的黑手,它的恐怖是你无法想象的。”

    “即使小友你有上界的背景,也是万万无法匹敌。”

    “所以我劝你,你故人的那桩公案,还是到此为止,别再调查了。”

    尤天禄长叹声。

    “小友,我虽然无法看透你,也不敢妄加揣测。”

    “但是,之所以今日和你交交底,是因为你身上有帝王之气,真龙之气,还有浩然正气,绝对是数万年来为数不多的气运之子,老夫相信你绝不会做出对东岚星有害之事,又有上界背景,或许哪天你能突破天地桎梏也说不定。”

    “天地桎梏?什么意思?”赵君宇愣,莫不是……

    “是的,作为大乘修士我可以明确告诉小友。”

    “自从数万年前仙魔大战之后,真仙不再降临,和仙界彻底断了联系。”

    “东岚星这里已经数万年没有人飞升仙界了。”尤天禄叹道。

    果然如此,赵君宇毫不意外,他早有猜测。

    “那么其他修仙星域呢?央修仙界你们没去吗?”他继续问道。

    “其他修仙星域情况如何,我们几个大乘期也不知道情况,央修仙界曾经有人去过,但是杳无音信,现在近万年来也断了路,据说传送阵出了问题。”

    嗯,赵君宇缓缓点头,大乘期虽然能横渡虚空,但是长距离的星域旅途还是需要传送阵。

    “老夫和你说了这么多,说到底也只是结个善缘而已。”尤天禄说出了自己的秘密,似乎全身轻松了下来。

    “小友前途不可限量,非东岚星这小池塘可以装的下的。”

    “破除天地桎梏的秘密,怕是要落在小友身上。”尤天禄的双眼泛出奇异的目光,他虽然不敢直接观测赵君宇的未来,但却能隐约预见些和赵君宇有关的事物。

    “这是老夫的传讯玉符,若有事可以随时找到老夫。”尤天禄递过来个造型古朴的玉符。

    “另外,我如果有师兄坤云子的消息,也会第时间通知小友你的。”

    送走了尤天禄,赵君宇陷入沉思。

    看来,当年天华神宗被灭,大乘巅峰的华夏圣皇被害,再到天机门,坤云子失踪等等,所有线索已经形成了条线。

    赵君宇隐隐猜出了些端倪。

    其实这个局从数万年前就开始了,最后次仙魔大战后,渐渐的东岚星和仙界失去了联系,断绝了飞升的可能。

    导致数万年,东岚星无人飞升,而且通往央修仙界的古传送阵也被破坏。

    这应该有人特意为之。

    直到两千多年前,大乘巅峰的华夏圣皇应该是查到了些事情的真相,才会被神秘势力害死。

    那么这和华夏圣皇习练上古体修之术有何关系,赵君宇皱起眉头。

    这种种谜团,都要去接触过天机门,还有找到坤云子下落后才有解开的可能。

    …………

    “紫萱,当初你邀请我们来昆虚禁地探宝。”

    “除了我们几人,还有翟默翟天林,还有谁知道。”

    客栈内,赵君宇把已经完全恢复的宁紫萱,章星飞,项少龙召集到起。

    “没有,我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宁紫萱摇摇头。

    章星飞和项少龙也纷纷表示没有告诉其他人。

    “这次来昆虚禁地之事,必须烂在心里,谁都不能告诉,即使自己最亲的亲人和师门长辈也不能说。”赵君宇严肃地交代道。

    现在各大陆些失踪修士的门派和家族都在寻找幸存者,而赵君宇几人恰恰是唯几个知道内情的。

    “翟天林已死,但那翟默恐怕……”项少龙忧心忡忡地说道。

    “哼,他是绝不会说出去,甚至根本不会来找我们,这你们可以放心。”赵君宇冷笑声。

    宁紫萱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赵君宇何来的信心。

    “好了,此地不可久留,我们马上回天玄大陆,祭炼宝物提高修为。”

    “个多月后,我们和其他几人集合,前往天大陆参加天骄盛会。”

    赵君宇说道。

    几人不敢怠慢,立刻从云坦城传送离开,但是由于翟默翟天林的缘故,他们并没有选择原路直接传送回都城凌云宗,而是间几经辗转,传送到了环域的边缘,再各自分头离去。

    赵君宇则隐藏行踪,回到了千岛域火山岛,银灵族的秘密据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