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密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兄!”

    “赵元海!”

    看到赵君宇力竭跌坐在地上,宁紫萱三人急忙围过来。

    他们三人躲在大坑里,总算恢复了些元气可以自由行动了。

    刚刚这幕实在太过震撼,让他们几人只是扶着赵君宇,说不出话来。

    “此地还不安全,我们走!”

    赵君宇吞下把极品回元丹,按下心的疑惑和不安。

    与宁紫萱三人起,消失在原始森林。

    数日之后,云坦城,翠微居客栈。

    前面提到过,翠微居在各大陆无数主要大城都有分号,南荒这偏僻之处也不例外。

    可见他的背景深厚。

    云坦城之前各大陆传送过来的修士云集去昆虚禁地探宝,结果数万名各大陆高手,包括大半分神期,合体期,都有去无回,连丝元神都没逃出。

    昆虚禁地也完全塌陷封闭。

    这种大事故造成的震撼非同小可,云坦城时间成了大半个东岚星瞩目的目标,这几天不断有人过来探查,时间,云坦城各处都很拥挤。

    各个修士客栈,城外洞府也都人满为患。

    而当时在都城居住时,赵君宇在翠微居办了类似于地球上VIP 金卡的待遇。

    这才在房源紧张的情况下,优先获得了四个房间。

    赵君宇,宁紫萱,章星飞,项少龙四人抓紧时间疗伤的疗伤,恢复法力的恢复法力。

    赵君宇本身伤势不重,经过几天的调养早已恢复了最佳状态。

    “昆虚禁地毁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你知道么?”

    此时,翠微居客栈旁边所属的酒楼处,几个修士交谈的声音传入他感官。

    “当然绝不是什么古修宝物这么简单。”个声音粗犷的男修说道。

    “听说是下面镇压了什么魔物?”旁个女修声音说道。

    “是呀,听说镇压了十万年,可能这次探宝触动了封印,禁地才会毁灭的吧。”

    “那好几万修士,应该是陪葬了。”

    “妈呀,这好几万人,许多是各大陆些顶级门派家族的精英,这下损失大了。”

    旁边几个修士声音七嘴舌说道。

    “可不是么,这几天各大陆许多宗门还有家族纷纷派人前来调查真相,寻找幸存者。”

    “那找到了没有?”

    “找到几个,但都是当时禁地毁灭时还没来得及进入主峰封印的,所以现在似乎还是没人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那最先的粗犷男声似乎了解得更多,向众人解释道。

    “哎,你说会不会是那魔物根本没死,而是脱困了?”

    “靠,你想那么多干嘛,魔物再厉害,反正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

    “喝酒,喝酒!”

    众修士七嘴舌议论地热闹非凡,说什么的都有。

    赵君宇收回感官,微皱眉头。

    毫无疑问,他们几人尤其是他,是唯了解事情真相的。

    也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现在各大陆派过来的高手正在四处寻找幸存者,他们几人也不能再多多逗留,必须尽早离开。

    正在这时,他心念动,双眼倏地睁开。

    “尤前辈,是你么?进来吧。”

    赵君宇淡然说道。

    下秒,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房间内,气息不显,空气都似乎毫无波动。

    正是身星空道袍的黄脸老者,尤天禄。

    “小友,你真的很让老夫惊讶。”

    “如果换做以前,老夫真的忍不住要出手除去你了。”

    尤天禄眼睛微微露出讶异之色,似乎在拉家常,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惊心动魄。

    “我毫不怀疑你的话。”赵君宇淡淡说道。

    像尤天禄这样的大乘修士,灭杀些没有背景的耀眼天才,夺其气运和秘密也不是没做过,尤其是对些让自己都感觉到威胁的,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不过现在老夫不想,也不敢。”

    “你不是般人,连老夫都看不透,即使夺了你的气运也会被反噬没什么好下场,赔本的买卖老夫不做。”

    尤天禄也不否认,就像是唠嗑样,自顾自地坐到了边的椅子上。

    赵君宇扫了眼尤天禄,“你受伤不轻。”

    “果然瞒不过小友你,差点境界跌落,老夫马上得闭关很久段时间了。”尤天禄丝毫不意外赵君宇看穿他受重伤的事实,掏出瓶灵酒喝了口。

    看到赵君宇露出眼馋的样子,单手闪,又瓶灵酒出现在手上,扔给赵君宇。

    “这可是五千年份的蓬莱仙酿,老夫都只有几瓶,便宜你了。”

    赵君宇点点头,毫不客气地收下。

    “那真魔可能没完全死透。”赵君宇突然说道。

    然后将前几日密林发生的事,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哦……”尤天禄却根本没露出吃惊的样子,继续喝他的灵酒。

    “你早料到了是吧,确实像这样的魔界真魔,真仙不至,没那么容易死的。”赵君宇也打开玉瓶喝了口蓬莱仙酿,那甘咧剔透般舒爽的口感几乎让他爽得飞起。

    血炼伏魔阵,虽然是逆天的杀阵,但是说实话由尤天禄这个大乘期坐镇操控还是差了点意思。

    “嗯,不过它真魔之躯已毁,魂念只剩丝。”

    “即使夺舍重生,也再也无法恢复原来的修为,哪怕千万分之,甚至意识都残缺不全。”

    “除非有魔界的天魔级别下界,给他重塑魔躯,魔元灌体才有恢复的可能。”

    “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尤天禄淡淡说道。

    他设立这个大局,主要是消灭对方的真魔之躯,还有魔魂。

    应该说,基本做到了。

    其他的已经不是他力所能及的范围。

    嗯,赵君宇点点头,但心总有丝不太对劲的地方,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此魔残魂很有可能会占据你说的那个凌云宗宗主翟默的肉身,老夫出关之后,会亲自料理此事。”尤天禄和赵君宇,没有客套,没有试探,有什么说什么。

    根本就像是平辈好友之间的讨论,奇怪的是两人根本毫无违和的感觉。

    “尤前辈,敢问你和天机门什么关系。”

    然而这时,赵君宇的句话却让尤天禄面色大变,身上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而对面的赵君宇似乎毫无所动,依然在自顾自地喝着蓬莱仙酿。

    “小友,你是气运之子,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有上界的背景。”

    “老夫无意探查你的过往,更不想窥测你的未来。”

    “但是,你也最好不要有什么别的目的,否则对你不是好事。”

    尤天禄冷冷地说道,他擅长占卜星象之术,预测前途吉凶,以及勘察前世过往,对这很是敏感。

    “尤前辈,你误会了,我是猜测而已。”

    赵君宇哑然失笑,摇头道。

    “好吧,尤前辈,我且不问你和天机门的关系。”

    “我向你打听个人总可以吧?”

    “不知尤前辈你,可曾知道坤云子这个人。”

    赵君宇的话音刚落,空气似乎僵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