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大乘期修士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真魔迄今为止还没恢复神智。

    只有本能的些反应。

    否则刚刚麻衣老妇和丁春秋自爆的时候,他就会做出其他反应了,而不是眼睁睁得任由自己双爪被炸碎。

    “此间关键是那个碑!”

    赵君宇抬头看着那悬浮的石碑,上书镇魔碑三个古。

    “这镇魔碑是仙宝无疑,只不过现在退化而且被污秽。”

    “如果能恢复它的本来层次,至少可以再镇压此魔万年!”

    赵君宇脑闪过无数个念头,如果给他以匹配的材料,绝对可以逆转此镇魔碑。

    但是现在手头上没有,这些也必须是仙界的灵材。

    还有就是彻底毁去这真魔石像,可是当年昆虚古修都没做到的,又谈何容易?

    但是有个疑问,赵君宇直不明白,或许当年修仙界的古修无法斩杀此真魔,但是如果是仙界降临的真仙,在将此魔擒获之后,还是有办法做到的。

    何苦化如此大力气,又是动用镇魔碑,又是仙力锁链,上百仙符,还将整个昆虚主峰下沉封印,用以镇压此魔,这特么也太白痴了吧?

    难道说,此魔在魔界很有来头?真仙不敢除去此魔。

    赵君宇紧皱眉头。

    “不管他,先斩下这两枚魔器再说!”

    赵君宇看见剑胚上,隐约出现的几个缺口,心心痛无比。

    虽然是完全的先天灵宝,但是硬抗这魔界的魔器还是颇为吃力。

    而且,每次必须灌注近乎十成的法力,几乎抽空,才能全力斩下这魔器。

    嗖地声,剑胚呼啸而出,夹杂着滔天的澎湃伟力,朝又件魔器狠狠斩下!

    轰地声,随着那件魔器被击落,五件魔器只剩下件。

    剑胚飞回赵君宇手上,又多了几个缺口,然后他本身法力又几乎耗尽空。

    不能这样连续抽空法力,不然会伤及本源的。

    赵君宇感受到隐隐作痛的经脉,心暗道。

    就在此时,突然之间真魔石像的双眼,紫色幽火再次重燃!

    嗤啦啦,双眸之间,突然迸发出两道千丈左右的魔光,朝赵君宇直直射来!

    不好,赵君宇心惊骇,这意味着对方已经开始恢复了些神智!

    正当他要耗费本源之力,展开身法的时候。

    股奇怪的空间之力,骤然爆发,这两道魔光似乎被改换了空间般,下子消失在赵君宇的眼前。

    这是……空间奥义圆满!

    赵君宇惊。

    随后名仙风道骨的黄脸老者,身着身星空法袍,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神秘气息。

    径自出现在传送阵上。

    身未至,念先到!

    隔着空间施展空间奥义!

    此人的灵魂之力,实在恐怖如斯!

    感受到此人身上的气息,不显山不露水,却显得高山仰止,异常强大。

    老者现身之后,立刻双手急弹,口法诀急念,只见枚灵光闪耀的土黄色圆珠爆射而出,半空幻化成数百道黄色光球疾射而出,最后形成股高达千丈的黄光囚笼,将真魔石像下子罩在里面。

    那最后件魔器,也啪嗒声掉在地上,真魔石像魔气几乎停滞喷涌,显形的速度也极为缓慢下来。

    “大乘期?”赵君宇双眼收缩。

    还是大乘期,此人的修为,在东岚星这里应该是最顶层的战力之了。

    刚刚那枚土黄圆珠,竟然也是差丝到先天灵宝的级别。

    咦?黄脸老者,轻咦了声。

    这个银灵族青年,只有合体初期,却能眼看出他的修为,也颇让他惊讶。

    神识扫,赵君宇的真实面貌,印入黄脸老者脑海。

    赵君宇微哼声,没有阻止。

    他的这个银色面罩,虽然经过加工祭炼,但是无法隔绝大乘期的神识,被看出真面目也在意料之。

    他也没打算在大乘期面前遮蔽真实面目。

    “小友,老朽尤天禄,幸会。”黄脸老者微笑着朝赵君宇拱了拱手,同时间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威压。

    而后者,则面色淡然不卑不亢地回了礼。“银灵族赵元海。”

    有意思,尤天禄心嘀咕,此子明知他是大乘期,竟然点畏惧心理都没有,也根本没有什么敬畏,平淡的很,看不出任何心理波动。

    要知道你可是个合体初期,差了两个大境界还多。

    此子不简单,尤天禄凝目望。

    这……气运之子,看不透?

    这惊可非同小可,尤天禄是南荒第修士,更精通占卜星象之术,但居然无法看透这个年轻人,他的来历未来都是片模糊。

    哼!赵君宇冷哼声,股莫名的气势散发出来,同时间股强烈的灵魂力打断了尤天禄的窥探。

    此子的灵魂力几乎不弱于老夫,这怎么可能?

    尤天禄面色惊疑不定。

    “尤前辈,强敌当前,不知有何打算。”为了避免这老头多想,赵君宇无奈之下只好称呼他为前辈,同时转头望向,边的真魔石像,魔气再次开始凝聚,不由皱起眉头。

    “小友,请放心,老朽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辛道友和丁道友呢?”尤天禄环目四顾。

    赵君宇顿了下,然后把麻衣老妇和丁春秋自爆的事大体说了下。

    “想不到,辛道友和丁道友如此高义,让人感叹。”

    “都怪老夫来晚了。”

    尤天禄听完之后,似真似假地长叹声。

    “小友,有件事要告诉你知晓。”

    “老夫和丁道友,辛道友样,祖上也都是昆虚古修。”尤天禄的番话,让赵君宇霍然心惊。

    “只是,老夫的祖上,却是这昆虚古派的三位金牌长老之,所以有幸更知道多些隐秘。”

    果然如此,这老儿来了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些此间内幕。

    “接到丁道友的讯息,老夫先是去取了祖上传下的宝物,然后又修补了外围的封印,所以才来迟步。”

    尤天禄叹道。

    见到赵君宇疑惑的样子,尤天禄轻笑声

    “小友,实不相瞒,当年祖上和昆虚古修,实则在此地还留有备用法阵。”

    “以防万之用。”

    “老夫所取的祖上宝物,就是控制这备用法阵的法器。”

    什么?有备用法阵?

    赵君宇心泛起荒谬的感觉。

    既然有备用法阵,之前何苦闹得这么大动静。

    “然而这备用法阵的启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似乎看出赵君宇的心思,尤天禄解释道。

    “老夫修补,并新建了些封印禁制,就是要和这备用法阵配合使用。”

    “只是,现在还有件事,不知小友,对阵法可有研究?以助老夫臂之力?”

    说完,尤天禄脸露希冀地看向赵君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