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激斗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两年多前在青元谷,前来探查青元谷的各地修士们,也曾经被压制过真元修为。

    只不过,那是因为天华神宗的残留的禁制阵法所致。

    但毕竟历经两千多年,众修士的真元被压制过半,但并没有全失,对于合体期几乎已经完全失去效果。

    而这里却不样,似乎这就是这方地下世界的法则。

    地面上修士的真元在这里几乎根本无法运行。

    即使是姬道身为渡劫期,真元也只剩下不到两成。

    当然赵君宇也样。

    这时候完全比拼的就是肉身力道,以及武技的火候。

    只不过这些武技由于无法灌注真元,纯粹靠肉身力道。

    轰轰!啪!

    赵君宇和姬道,以快打快,拳拳到肉,转眼间又是硬碰硬二十几个回合。

    噼啪!

    姬道再次被金属巨拳轰,倒飞出去,不过这次他已经是口角溢血,心泛起浓浓的危机。

    其实之前,他反应过来修为被压制,内心还是不怎么慌张的。

    但凡达到渡劫期,不光是真元修为,肉身力道也是极为恐怖的。

    毕竟能修炼到渡劫期,都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从小就浸淫在浓郁的灵气,筋脉骨骼血肉不断被灵气冲刷,再经过天长日久珍贵灵药灵材的改造,肉身即使不习练特有的炼体功法,力道和强度上也是达到极为恐怖的程度。

    远非分神后期可以相比,毕竟几乎要隔着两个大境界。

    那可是上千年的修炼时间,资源的差距。

    按他的估算,这小子即使习练了上古体修的功法,即使天资再卓越,可是修炼时间太短,最多不到千年,肉体力道顶多和合体后期不相上下。

    而自己渡劫后期,除了肉身力道恐怖之外,同时身怀多种高阶,准超阶武技。

    自信凭着这两点,也可力压此子。

    然而事实却与他所想相差甚远。

    此子的肉身力道,武技的等级火候不仅丝毫不弱与他,反而更胜筹。

    姬道心底泛起多年没有的危机感。

    轰锵!赵君宇双拳急振再次揉身扑上,在此特殊的地下世界,是灭杀此强敌的最好机会!

    只不过赵君宇改变战术,贴身近战,毫无花哨,就像是街头斗殴样追着姬道暴揍。

    啪嗤!轰!姬道披头散发明显除外下风,他心的憋屈无以伦比,身为渡劫期大能空有身惊天术法,真元修为无法使出。

    相反被近身贴上以后,他毫无这种野蛮斗殴经验,虽然勉力提聚那成多的真元灌注四肢,护住头面但还是被揍得鼻青脸肿。

    赵君宇面色冷厉,如同铜锤般的巨拳泛着冷冽的光辉,不敢有丝毫放松,贴住姬道,他跟姬道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两人只能活个!

    正在此时,股致命的警兆陡然出现在赵君宇意识之,空寒光闪!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同时赵君宇身形个铁板桥,浮光步!

    虽然无法用真元灌注,但是仅凭肉身力道使出的浮光步速度也是极快,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如虾米弹跳般下子弹出十几丈远。

    但饶是如此,他胸口下三寸肋骨处,还是出现道深可见骨的剑痕!淡金色血液泊泊流出。

    姬道手出现柄寒光闪烁的古朴长剑,正狞笑着看着他。

    赵君宇的肉身强度何其恐怖,在对方没法调动真元的情况下,还被剑光所伤,答案只有个。

    极品灵宝!不,准确的说是柄准通天灵宝!

    姬道手古朴长剑竟然是柄只差步就达到通天灵宝程度的极品灵宝。

    难怪在没有灌注真元的情况下,仅凭着长剑自身的剑气就已经能伤到赵君宇。

    赵君宇心戒备大起,不过也没有意外,对方身为渡劫期大能,没有压箱底的宝物反而不正常。

    “小子,你很让本皇意外,你确实很强。”

    “强的让本皇好怕啊!”

    姬道冷笑道,面皮抽搐,但是内心的愤怒早已盈满。

    他几千年的修炼生涯,何曾被像街头斗殴样,就差被人按在地上暴揍了。

    不得已他出动圣皇剑来对付个赤手空拳的小辈,这样准通天灵宝的武器,本来以为能剑将赵君宇斩为两段。

    但没想到,只是在对方肋下留下道剑痕。

    这让姬道对赵君宇忌惮之心大起。

    “小子,即使你肉身强大,但是了本皇的圣皇剑,还是要血流尽而死。”

    姬道看着赵君宇流出的金色血液,脸露得意的笑容。

    然而下刻,他的笑容戛然而止。

    对方那泊泊流出的淡金色血液,正在逐渐停止,甚至那深可见骨的恐怖剑痕,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赵君宇的肉身在吸收并炼化真龙精血之后,已经具备了部分真龙的体质,包括自动愈合功能。

    “小子,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姬道的脸色闪烁,包含着忌惮,贪婪,还有杀意。

    “看你能自愈多少次!”

    姬道挥动圣皇剑,周身之间剑光大盛。

    向赵君宇劈头盖脸罩来,虽然没有灌注真元,但是本身他剑技造诣也是很高,将赵君宇退路都锁死。

    锵嗤声,柄黑色长矛横空而出,将圣皇剑架住。

    “黑狱矛?神木宗的事,果然是你捣的鬼。”

    姬道见到这柄黑色长矛,脸皮又是阵抽动。

    “神木宗的所谓镇宗圣物,肯定在你身上!”

    姬道两眼贪婪之光大盛,赵君宇此刻在他眼,简直就是个人形宝库,当下没有任何留手。

    剑光大盛,定要将赵君宇拿下。

    锵嗤,当啷!

    由于双方都无法灌注真元,只凭灵宝本身的品阶,黑狱矛只是接了圣皇剑七招之后,就被圣皇剑斩为两段。

    “小子,还有什么武器都使出来。”

    姬道哈哈大笑,仗着圣皇剑的锋利,将赵君宇逼得连连后退。

    锵啷声,赵君宇晶莹飞剑飞出,再次挡住圣皇剑。

    “咦,你小子的好东西还真是层出不穷。”

    姬道见到这柄晶莹短剑,虽然是柄上品灵宝,但是与自己圣皇剑对撞记之后,竟然只是磕了个小口子,不由很是意外。

    “看你能挡多少剑!”

    姬道剑光如雪,剑锋带起破空的厉啸,毒蛇般向赵君宇刺来。

    当啷当啷,双剑连续十多次交击,剑气划破幽暗的空间,向远处波动起来。

    两人谁也没注意到。

    巨大城池,似乎有某样东西,正在被两柄灵宝长剑产生的剑气唤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