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家园的意义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下方上亿忘忧城修士,齐齐张口结舌。

    四周片寂静,只有赵君宇痞子般的骂街声回荡在天空,在这种诡异的气氛显得尤其刺耳。

    姬道脸皮不断抽搐,身为圣皇宫之主,渡劫期大能,他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今日他挟威而来,是捉拿赵君宇,二是试探欧阳震德到底状况如何,三也是存着显示大神通,彻底击溃忘忧城众人抵抗意志的心思,以便下次域外异族大军再次发动总攻时,可以举拿下忘忧城。

    结果完全事与愿违,欧阳震德不但没有受伤,甚至功力还有精进,已经是自己的心腹大患,更可恨的事此番不仅没有抓住赵君宇,还被这小子当众羞辱。

    姬道面色青紫,几乎气得要吐血。

    望着脚下忘忧城内上千门灵石巨炮,巨型弩车等等大型战兵,灵具齐齐对准自己,上亿修士士气高涨欧阳震德在旁严阵以待。

    姬道知道此番已经讨不到什么便宜。

    “小子,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这么嚣张。”姬道声音冰冷,显示出他的内心已经愤怒到极点。

    “这么想见老子?老子对你可不敢兴趣,滚吧!”赵君宇嘴炮丝毫不饶人,继续嘲讽道。

    姬道怒极反笑,深深盯了赵君宇眼后,平静下来,淡淡说道:“你很好。”说罢,身形化作道流光瞬息消失在天际。

    “欧阳道友,山高水长,下次切磋,本皇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姬道隐含杀意的声音回荡在忘忧城上空,久久未散。

    “跑了还特么装逼,真够二的。”赵君宇摇摇头,在所有人崇拜的目光下拍拍屁股,大摇大摆回自己洞府去了。

    …………

    “北冥,今日我都替你捏了把汗。”入夜,城主府密室,欧阳震德看着老神在在喝着灵茶的赵君宇,想起今日他无赖般的骂街,有些啼笑皆非。

    但随即面孔又严肃起来,“要知道,姬道身为渡劫期,如果发起疯来铁了心要杀你,怕是我尽全力也阻挡不了。”

    欧阳震德顿,刚要说下句“你下次可不能这么狂妄了。”但又生生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面前这人,可不是寻常小辈,相反欧阳震德在赵君宇面前,总有种自己才是晚辈的奇怪错觉。

    “姬道?他不会拼命的。”赵君宇不屑的摇了摇头。

    姬道这种人,最为惜命,还有也极其爱惜羽毛还有所谓的虚名。

    从他之前直不肯亲自下场对付赵君宇,还有不肯公然和域外异族以及三宗起进攻忘忧城,而且对阵欧阳震德处处小心,没有尽全力就可以看出这点。

    对付赵君宇这个“小辈”,姬道需要的是碾压,是完美的胜利,如果因此受了伤或者声名受损,是他绝不能容忍的。

    不过虽然如此,被个渡劫期老怪盯上也不是好玩的事。

    “嗯。”欧阳震德愣了下,随即明白过来,缓缓点头。

    眼神复杂地看向赵君宇,此人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毒辣的阅历和强大的心理素质,不得不说很是恐怖。

    “其实,今天老夫还发现件事。”

    “姬道此人,似曾相识。”

    “或许很多年前,我和他还有过交集。”欧阳震德犹豫了下,说出心的猜想。

    “哦,你们不是素未谋面么?”赵君宇愣。

    “不是,我总有股似曾相识感,只是不确定。”

    “这个人我绝对接触过。”欧阳震德皱眉道。

    “此人面目或许改变,但是最初的气息不会变,他很像当年两千多年前,天华神宗里的个人。”欧阳震德脸上露出回忆,缓缓说道。

    “你是说……”赵君宇皱眉道。

    “当年天华神宗被灭,除了华夏圣皇失踪没了主心骨以外,叛徒的出卖也是导致宗门迅速被攻破的主要原因。”欧阳震德冷笑道。

    “你的意思是,此人就是那个叛徒?”赵君宇下子明白过来,整件事的轮廓开始逐渐展现。

    如果这个圣皇宫之主姬道就是当年天华神宗的叛徒,那么圣皇宫的背后支持者,定与当年加害华夏圣皇,还有覆灭天华神宗的神秘势力有关,甚至很有可能是同伙人。

    “这我还不能确定,叛徒不止个,此人当年也不过个小角色而已。”欧阳震德说道。

    “我能认出他,而我当年只是跟在父母后面的个小孩而已,所以他不定能察觉。”欧阳震德也不敢肯定,背起手缓缓在室内踱步。

    “哼,以后有机会将此人捉来问便知。”赵君宇冷笑道。

    哦……欧阳震德语气窒,有些哭笑不得,那可是渡劫期老怪。赵君宇说起来却跟抓只鸡差不多容易,不过欧阳震德知道,对方可并不是开玩笑。

    “先不说那装*犯了,欧阳城主,你对忘忧城前途怎么打算的?”

    赵君宇问道。

    “咱们现在等于是替整个天玄大陆六域,力抵抗域外异族,替别人当炮灰。”

    “他们别说援助,甚至连问都不问,是何道理?”

    “再说我们凭什么替他们当炮灰,而人家该享乐享乐,该修炼修炼,没事儿人样。”赵君宇不平地说道。

    忘忧城被围困,六域之内,那些名门大派,乃至那些狗屁天骄们,似乎没几个关注这里。

    为何欧阳震德等人不干脆弃城而逃,另寻他处扎根,管他身后洪水滔天呢!

    “很简单,这是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园除了我们自己,还能依靠谁?”欧阳震德缓缓说道。

    “只要我们息尚存,就不能抛弃我们的家园,你知道,家对于我们这些人的意义。”欧阳震德苦笑道。

    赵君宇愣,心里泛起难言的情绪,轻轻点了点头。

    混乱之地,忘忧城,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是生活的弃子,被家族抛弃,被宗门出卖,或者是仇敌众多,四处漂零。

    忘忧城收留了他们,给了他们尊严,还有正常的生活修炼。

    甚至很多人已经成百上千年没有再出过城,还有些后辈就是在城内出生直在城内生活。

    忘忧城对于他们就是家和希望。

    即使没有援军没有希望,他们大多数人也愿意为守护忘忧城而死。

    这就是家园的意义。

    赵君宇重重点头,轻轻吐出口气。

    “好吧,既然如此,就轰轰烈烈大干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