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成功脱逃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难道这切都是圈套?”

    太上长老,猛然想到这个可能,这惊可是非同小可。

    身上暗伤阵阵隐痛传来,连带着此时他脑海也混乱起来。

    是哦,圣皇宫正在向汶西域渗透势力。

    而神木宗作为邻近的第大宗。

    圣皇宫必然会第个朝他们下手。

    “大意了,早就应该防着这圣皇宫!”

    “贼子将老夫引到东明域,莫非就是想设伏老夫!”

    太上长老心念电转。

    他猛然又想起件事,为何从此子身上没发现灵树的气息?

    要知道,灵树即使被撞入高品级的空间戒指,也无法掩盖住它的气息。

    可以说东岚星修士的任何空间宝物,都遮掩不住灵树的气息!

    宗门禁地崩塌,灵树被盗,突遇大变,众高层惊惶之下来不及细想,就立刻全部追击过来。

    但是后来,宗门药园宝库被盗,说明此人还有同伙,很可能不止个,还潜伏在宗内。

    现在宗门那里再次爆炸,不知道搞什么鬼!

    “这贼子,之前引得我们全宗高手追来,就是起的调虎离山的作用!”

    这个贼子被抛出来,就是吸引火力,或许灵树根本不在他身上!

    这是调虎离山!

    而且将老夫引入东明域,好让圣皇宫的高手群起围攻,毕竟老夫是神木宗第高手顶梁柱,除掉老夫之后,神木宗对圣皇宫来说,再也没什么大的威胁,翻手可灭。

    念至此,太上长老浑身冷汗直冒。

    旦遭遇围攻,自己暗伤复发情况下,会非常危险!

    当断则断,太上长老立刻掉转头,向神木宗方向电射而去。

    反正冤有头债有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切都找你圣皇宫算账就行了!

    太上长老身形如电,几个闪动,就消失在天际。

    “我曹,这是干么?”

    这下轮到赵君宇懵了,他已经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甚至最坏的结果他也准备好,那就是展开血遁秘术,境界会大幅跌落。

    没想到,这老家伙自己跑了。

    但转念想,赵君宇也明白过来,心暗笑。

    他虽然安排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是也没算的这么神。

    他略犹豫,继续朝东明域腹地飞去,不过改变了路线,直朝北方而去。

    ……

    等太上长老回到宗门的时候。

    峰顶坍塌,半山腰也是片废墟。

    “北湘,怎么样?”

    太上长老回宗门,就抓住杜北湘问道。

    “师叔,药园宝库被劫掠空。”

    “我等分头追击了很久,但是可能是太迟了,没有追查到贼子。”

    杜北湘和众核心长老,脸颓然。

    太上长老脸色急剧变化,胸口心脉处隐痛又在加剧。

    “那后来的爆炸又是怎么回事。”太上长老涩声问道。

    “我们分头追击那个劫掠药园宝库的贼子的时候,宗门内些核心地区的禁制和阵法,都被暴力破坏。”

    “所以引发了连串剧烈的爆炸。”

    杜北湘等人脸凝重。

    “师叔,那个圣皇宫贼子呢?灵树追回了吗?”

    杜北湘回过味急急问道,最重要的是灵树

    “跑了。”太上长老淡淡说道。

    跑了!杜北湘等人脸色大变。

    “那……我宗灵树……”

    “灵树并不在那个贼子身上,我们都计了。”

    “此子第个露头,起的就是调虎离山的作用,真正盗取灵树的另有其人。”

    “而那个劫掠药园宝库的贼子,还有后来破坏宗门核心地区的贼子,恐怕起的主要作用,也是要把水搅浑,掩护真正的盗取灵树者逃离。”

    太上长老缓缓说道。

    众神木宗高层闻言,略思索,纷纷回过味儿来,纷纷点头越想越是这个理。

    “这个圣皇宫果然野心够大,这么周密的计划,这么大的阵仗。”

    “应该是谋划了许久,趁着怀儿纳妾典礼的时候突然发难,呵呵。”

    杜北湘目呲欲裂,宗门被闹得天翻地覆,传承灵树被抢走。

    自己唯的后人,少宗主杜守怀还被炸成重伤。

    “天道昭昭,众目睽睽之下,圣皇宫做下如此恶行,”

    “我神木宗跟他们不共戴天!”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明日就前往天星盟,提请召开汶西域各派大会,揭露圣皇宫恶行,并发出神木令,号召共伐圣皇宫!”

    太上长老恨恨说道。

    圣皇宫向汶西域渗透,而汶西域些势力已经与圣皇宫发生多次冲突,结下了或多或少的仇怨。

    双方本来已经是剑拔弩张。

    而神木宗作为汶西域的第医道宗门,各派势力要么之前受过神木宗恩惠,要么迟早也会有求于神木宗。

    而此次神木宗圣物被抢,损失惨重,本身也站着理,所以神木宗只要登高呼,恐怕汶西域各大宗派势力,真的会齐力向圣皇宫发难。

    “你们也不必担心,灵树乃上界神物,除了我派祖师以外任何人驱使不得。”

    “圣皇宫即使用什么手段将灵树掳走,但相信也无法驱使它。”

    “所以,暂时不用担心灵树。”

    “怀儿怎么样。”太上长老安抚完众人,转头望向杜北湘,皱眉又道。

    “岳大师已经出手治疗,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杜北湘脸颓然叹道。

    ……

    “岳大师,宗门发生剧变,多有怠慢了。”

    神木宗议事大殿被炸毁,太上长老和杜北湘,只能将仙医门的岳大师请到半山腰的偏殿,脸歉意地说道。

    “两位何出此言,圣皇宫贼子计划周密,突然发难。这也是谁都意想不到的。”

    岳大师脸同仇敌忾地样子,气愤地说道。

    “不知贵宗圣物灵树,可曾追回?”岳大师关心地问道。

    “暂时没有,但我们马上会号召汶西域同道,共伐圣皇宫,追回圣物!”

    太上长老恨恨说道。

    “嗯,圣皇宫实在可恶,回去老夫也要向门内通报此事,制裁圣皇宫!”岳大师“义愤填膺”地说道。

    “对了,岳大师,此次我宗药园宝库被劫掠空,包括要上缴给贵宗的那部分灵药和灵丹也被劫走,这都是事出意外,您看……”杜北湘在旁小心翼翼说道。

    “哦,这都是圣皇宫贼子作恶,老夫亲眼所见。”

    “所以我会向宗门讲清楚来龙去脉,申请宽限贵宗段时间的。”岳大师摆摆手。

    “多谢岳大师。”

    太上长老和杜北湘,双手拱手施礼。

    “那岳大师,将怀儿带回仙医门修炼的事……”杜北湘旁问道。

    “怀儿受伤昏迷,神魂上也受到震伤,还是现在你们这休养吧。”

    “等完全康复了,再谈此事不迟。”岳大师喝了口灵茶,淡淡说道。

    “这……好吧。”太上长老和杜北湘对望了眼。

    看来带杜守怀回仙医门修炼的事,暂时是黄了,只能还是岳大师的记名弟子待遇。

    想到这个结果,两人对圣皇宫更是恨之入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