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故技重施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随后紧接着,轰轰!又连续响起几声同样沉重的剧烈爆炸声。

    空间直接被炸出几个小型黑洞!空气乱流四射。

    “不!小辈,就是追到天涯海角,老夫也必杀你!”

    烟尘弥漫之,个气急败坏,怒火攻心的声音嘶叫道。

    个狼狈不已的身影从空跌了出来。

    此时太上长老,俊朗飘逸,仙风道骨的形象已经不再。

    青色法袍被炸得破破烂烂隐隐有血迹渗出,半边脸上焦黑,甚至头发都被烧焦了半。

    虽然没受什么了不得的重伤,但是整个人看上去颇为凄惨。

    “老夫要将你撕成碎片!”

    太上长老状若疯狂,他已经上千年没这么狼狈过了。

    身形如电,朝赵君宇直追而来。

    不过,实际上他的速度已经比之前大大降低,显然是忌惮火云箭的猫腻。

    虽然他修为高绝,但是如果连续遭到轰天雷轰击,那样造成的伤害也不小。

    更重要的是,太上长老担心会引发他沉积数百年的暗伤。

    就是这暗伤,这数百年来阻碍了他突破渡劫期的道路。

    “老不死的,个半步渡劫而已,装个P渡劫大能!”

    “装的再牛叉,还不是被揍得灰头土脸。”

    远处赵君宇哈哈大笑,毫不留情地讥讽道。

    他故技重施,和上次被黑使追击时对付黑使的手段样。

    在部分火云箭上,嵌入了轰天雷。

    所不同的是,这次这批轰天雷,是他最近几天来,加班加点新炼制的,不仅威力加强,还加入了地狱黑炎的火焰,可以说是升级版的轰天雷。

    所以猝不及防之下,即使太上长老半步渡劫,数千年的修为,还是着了道。

    吃了大亏,狼狈不已。

    更严重的是心理上的打击。

    “无耻贼子,缩头缩脑,不敢战。”

    “堂堂圣皇宫,竟然尽搞这些下三滥的卑鄙手段!”太上长老远远看着赵君宇欠揍的模样,心急火攻心。

    胸口竟然隐隐作痛起来。

    当下强自按下怒火,再次追击起来。

    定要夺回灵树!

    嗖嗖嗖,破空之声不绝,赵君宇的火云箭似乎用不完样。

    只不过改成间隔连发。

    但是太上长老丝毫不敢大意,不敢在用剑光护住全身不管不顾地冲,而是尽量运转真元,远距离将所有火云箭击毁。

    这样果然起到效果,这轮箭雨,果然还掺杂着几支嵌有轰天雷的火云箭,被远距离引爆。

    但是,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他追击的速度大大降低,被赵君宇越拉越远。

    气得他直跳脚。

    然而更让他怒火攻心的是,赵君宇还在远处贱兮兮的不断刺激他。

    “老不死的,来呀。”

    “来追老子啊。”

    “个活了几千年的老不死的丑货,整天副青年人扮相。”

    “装啥B 啊!”

    赵君宇不断言语刺激对方,直气得太上长老的脸上有红转青,再转白,然后又变得血红。

    “怎么不服,来咬老子啊!”

    “贼子欺人太甚!”

    太上长老仰天厉啸,真元燃烧之下,身形闪瞬息千里,然后再闪之后,几乎就要到了赵君宇面前。

    “血影遁!”

    “浮光步!”

    赵君宇真元疯狂燃烧,身形急速几个连闪,接连使用两种超阶身法,血影遁瞬息消失出现在数百里之外,然后浮光步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连转几个方向出现在天际另边。

    和太上长老又拉开距离。

    “这贼子的身法竟然如此诡异!”见到赵君宇身形变幻几个方向,短短几个回合的交手,太上长老对赵君宇层出不穷的各种神通,越来越惊异越来越忌惮。

    但是灵树被盗,他急火攻心之下也顾不得许多,真元再次狂飙,速度拉升到极致。

    任凭赵君宇多次变幻角度的和方向,太上长老就死死盯住。

    路上,赵君宇继续毒舌刺激太上长老。

    毫无节操,话语不堪入目。

    直气得太上长老脸色铁青,最后就如泛着青黑色,紧闭嘴巴句话不说。

    只是咬牙闷头追击。

    赵君宇血影遁和浮光步结合,领着太上长老在方圆万里内,不停变换角度和方向,绕圈子。

    直耍的太上长老团团转。

    后者无数次发动远程攻击,都被赵君宇堪堪躲过。太上长老虽然是半步渡劫,但是神木宗毕竟是医道宗门,以丹道和医道见长,斗战方面要略逊与般的同阶修士。

    但饶是如此,赵君宇也是步步危机,半点大意不得。

    锵嗤,轰轰!

    啊!随着声凄厉的惨叫,太上长老直被赵君宇言语羞辱,极度愤怒之下个不小心,再次标。

    被两支嵌有轰天雷的火云箭再次炸飞,半边身子血迹斑斑,整个人已经片焦黑,似乎被煤堆里出来样。

    “贼子,啊!”太上长老口鲜血狂喷而出,面色委顿。

    这不是被轰天雷炸得吐血,虽然升级版的轰天雷,但还不至于伤他如此重。

    “不好,暗伤复发了。”

    太上长老心大惊。

    灵树被夺,他急火攻心之下强行出关,本来就已经是牵动了暗伤。

    路上火急火燎追击,边担心着灵树的去向,边担心宗门还会不会再生变故。

    又连续被赵君宇坑了几下,被炸得凄惨无比,再被赵君宇毫无节操的谩骂羞辱,急怒之下

    终于引得暗伤复发。

    “糟糕!”从心脉还有丹田之,传来的隐痛越来越剧烈。

    让太上长老终于冷静下来。

    时间,他心无数个念头闪过,祖师所留,镇宗至宝不能丢,但是时半会拿不下这贼子,如果任由暗伤恶化,那么境界很可能跌落不说,此生怕是再也无望渡劫期!

    正当他犹豫之时,他心神感应到,七万里之外的神木宗宗门处,再发生剧烈的气息波动。

    “这怎么回事,又出了什么变故?”

    感受到自己宗门内再次发生不断的剧烈爆炸,太上长老大惊失色。

    “哈哈,老不死的,任你再牛叉,还不是喝了老子的洗脚水。”

    “来啊,来追老子啊!”

    远处赵君宇哈哈大笑,还在言语刺激太上长老。

    “不对,这贼子把我引到东明域,然后在这带打转,是何目的?”

    太上长老猛然发现,两人追逐数万里,不知不觉已经深入东明域境内。

    而东明域,正是圣皇宫的势力范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