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大宴开始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好险!”

    赵君宇回到自己小院,将灵木分身收起,才长出口气。

    刚刚玄黄鼎的旋转不可避免地造成他丝气息外泄,险些被那半步渡劫的太上长老发觉。

    重生以来已经好几次了,玄黄鼎也不管什么场合,只要它想就随时觉醒。

    而且基本都是碰到些看得上的宝物的情况下,自顾自的旋转起来打算收宝,根本不管周围什么客观条件。

    有时赵君宇都怀疑,自己是携带了个假的造化至宝。

    怎么跟个抢宝童子似的。

    “本帝知道你谁也不叼,但下次能不能别这么突兀。”

    赵君宇暗叹声,神念向玄黄鼎抱怨道,也没指望它能回应,上次傲娇过回后,赵君宇几次再找它聊天,人家根本你叼你。

    “那个灵树,你定要搞到。”

    此时,股模糊不清的意识,突然出现在赵君宇的脑海里。

    后者吓了跳,是谁有这么强的灵魂力,连老子都没有察觉,神海被侵入了?

    但下秒,赵君宇反应过来。

    这模糊不清的意识,带着万古不变的沧桑气息。

    “难道是……”这刻,赵君宇几乎泪流满面。

    大神终于跟本帝说话了啊。

    “那灵树什么来头?叼不叼?”赵君宇急忙问道。

    “不好,但也不太差……”从玄黄鼎透露出来的意识,模糊不清晦涩难懂。

    就好像……嗯,个人没睡醒的状态。

    哎哎,大神,等会好不好。

    感觉到玄黄鼎似乎自主意识不全,且又要睡去时,赵君宇急忙拼命和它交流。

    “别哔哔行么,反正必要时老子会帮你。”

    接收到玄黄鼎传来的意识,赵君宇懵逼了,这不是本帝的惯用台词么?

    哎哎!玄黄鼎再次沉睡,怎么唤它也无济于事了。

    赵君宇气得发抖,重生以来第次被人怼还只能忍着,谁叫对方牛叉呢。

    不过既然玄黄鼎这样说了,就是天塌下来,老子也要把灵树搞到手,赵君宇心不停盘算着。

    不过,这次禁地踩点,得知的有用信息不少,也解开了他心的疑惑,这神木宗在修仙界实力并不算强,为何直没有人来谋夺他们的镇宗至宝,就是那所谓的灵树。

    原来这灵树太叼,连大乘期都能反杀,怪不得没人敢打主意

    ……

    “少宗主,切妥当了。”

    “今日你允许苏依柔带着灵药去探望她父兄,回来之后她就完全改变了主意。”

    少宗主大宅密室内,管家对少宗主说道。

    “对少宗主赐下灵药,很是感激,同意成为少宗主妾室侍奉于您,只求少宗主继续赐下灵药,并亲自出手将她父兄完全治愈。”

    管家将今天苏依柔的表现五十地讲于少宗主听。

    后者不断点头,最后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

    “虽然这次麻烦了点,但我杜守怀要的女人,谁能逃脱我的手掌心?”少宗主脸傲然。

    他赐下的灵药,只能救苏越峰苏明正时,但等得到苏依柔阴元突破之后,谁还管他们死活?

    “好了,明日我师尊就要到了,并要亲授我上古丹方。”

    “这简直是双喜临门,哦不,还有灵树,是三喜临门!明日老祖和我要大宴全宗!”

    少宗主负手而立,意气风发!

    ……

    第二天,神木宗上下喜气洋洋。

    半山腰广阔的大平台上,早已搭起了近万桌喜宴。

    数万杂役来回穿梭不停,不断端上灵禽灵肉,以及灵酒灵果。

    除去在外执行任务的宗门弟子外,大部分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炼丹师都来参加。

    就连上不了台的杂役,也都每人赐下了点灵酒灵肉。

    除此之外,还邀请了些交好宗门的高层。

    当然喜桌也是分层次的,越靠近核心高台的喜桌上,档次就越高。

    “只是纳妾而已。”

    “至于搞这么大么?”

    几个被邀请来的外宗修士,坐在起,交头接耳。

    “呵呵,说是美妾,就是炉鼎,那个杜守怀的做派谁人不知?”

    “听说是个特殊的上品灵体炉鼎,这个杜守怀停留在分神期多年,这下应该可以举突破分神后期了。”

    “更重要的是,他是五星炼丹师,已经拜入仙医门,这次突破分神后期之后,仙医门应该就会培养他成为六星炼丹师了。”

    “你知道,炼丹师旦上了六星,那就是地位大大上了个层次,即使渡劫期前辈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这环套环的好消息,他能不高兴么?”

    个了解些内情的外宗修士说道。

    “看来神木宗这是大喜事啊,毕竟攀上了仙医门,水涨船高。”

    “这是个原因,我看今日神木宗如此气势,恐怕也是因为他们的灵树,即将回春了。”

    “真的吗!”几个外宗高层修士,纷纷大惊。

    “上次发芽回春,可是在万年前啊!”

    “如果灵树回春,那这神木宗岂不是要重新崛起了?”

    “我也说不准,只是有这个预感,你们上来后没觉得这里的木系灵气更精纯了吗?”

    那个知晓定内情的外宗修士往峰顶禁地望了望,喃喃自语道。

    原来如此,看来神木宗是这次办喜宴是顺带,宣示地位才是真啊。

    “时辰已到了啊。”

    “怎么还不开始?”

    些宗门弟子不解地看向广场高台上面。

    广场高台上,身大红法袍,喜气洋洋的少宗主,正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人。

    他的背后,神木宗宗主以及几个内门核心长老,正端坐在排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杜宗主,怀儿,老夫姗姗来迟,还请见谅。”

    此时,道白色流光从山脚下,直直飞向广场高台。

    瞬间,个身着月白色法袍的长眉老者,鹤发童颜,含笑落在高台上。

    见来人,神木宗宗主杜北湘,率领众宗门高层急忙站起。

    “岳大师,大驾光临,本宗上下倍感荣耀。”

    杜北湘脸尊敬的抱拳施礼道,后面的宗门高层也纷纷施礼。

    而长眉老者则是淡淡回了礼。

    “杜宗主客气了。”

    “师尊!”

    “师尊日理万机,还麻烦您来参加徒儿的喜宴,徒儿惭愧。”

    旁的少宗主杜守怀急忙上前,长揖到地,恭敬地见礼。

    “怀儿的喜事,为师自然要来的。”

    长眉老者脸温和地含笑看着自己的徒弟,从袖掏出个玉匣,递给少宗主。

    “为师的点心意,收下吧。”

    “多谢师尊厚爱。”

    少宗主躬身接过玉匣,只是稍微开启点,顿时股耀眼的宝华之气从玉匣散发出来。

    随后少宗主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很显然,这个白袍长眉老者赐下的宝物很了不得。

    “这是仙医门的岳大师!”

    “岳大师可是七星炼丹师!在天大陆都很有地位,亲自来参加少宗主的喜宴。”

    “这面子可真大啊。”

    高台下,众外宗修士见到长眉老者,纷纷惊异地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