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谋划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你父兄,现在被安置在离此不远的镇子上是吧?”赵君宇接着问道。

    “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

    “还有几名苏家的护卫,其余没人知道了。”

    “我是近半月前带我父亲和哥哥来神木宗求药。”

    “然后就被少宗主纠缠,我就先把父兄送到附近的镇子里住下了。”

    “怎么了?”

    苏依柔看向赵君宇问道。

    “如果我们这时候就带你父兄走,神木宗定会派人来追。”

    “你父兄身受重伤,怕是多有不便。”

    赵君宇皱眉思索道。

    如果只有他和苏依柔两人,他大可带着她远走高飞,即使神木宗合体期的高手来追也是徒劳。

    但带着她奄奄息的父兄就不样了。

    “这样,依柔,恐怕还得委屈你几天。”

    “在这里拖住少宗主。”

    “我先去镇子上,把你父兄的病治好,然后再起走。”

    赵君宇盘算着说道。

    “好的,切听你的。”苏依柔顺从的点点头,她是无条件的信任赵君宇。

    “对了,红云城遭受劫难。”

    “有多少残余力量逃出来了?”

    赵君宇问道,红云城上亿人口,本地的修仙家族和门派弟子,以及城卫军,数量足有数百万,韦家薛家,以及紫阳神宗虽然实力强大,但不太可能点漏之鱼都没有。

    “还有几千人,分散在汶西域各地。”

    “你能联系到他们?”

    “是的,我们有套独有的联系方式。”苏依柔答道。

    嗯,赵君宇点点头,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的落难和他都有定的关系。

    而且赵君宇准备把这些人都组织起来,送到银灵族罗莎那里,和对抗紫阳神宗的其他势力会师,这以后也是股可以利用的力量。

    “你把怎么联系你父兄的方式告诉我,这几天我抽空过去给你父兄看看。”

    赵君宇说道。

    ……

    大宅院的另处密室,布置得富丽堂皇,香烛,象牙大床,粉色帷幔气氛暧昧。

    房间里有不少让人眼红心跳的奇淫技巧之物。

    象牙床上,两名美妾香汗淋漓地起身,带着深深的疲惫离开。

    少宗主披上袭白袍,从象牙床上坐起。

    皱眉思索了下,打了个响指之后。

    个面白无须的年人低着头进来,看样子是管家。

    “少宗主,有何吩咐。”

    年人,奉上杯多种大补灵药制成的灵茶,递给少宗主。

    “刚从那两个,阴元已经耗尽,没用了。”

    “老规矩,卖到地下奴隶市场上去。”

    少宗主喝了口灵茶,淡淡说道。

    “好的,属下明白。”

    “保证不会有闲言碎语流出。”

    管家习以为常地点点头,显然这种事他是驾轻就熟了。

    “还是只差那么点,才能突破。”

    少宗主站起身,大袖甩,有些懊丧地说道。

    “那个苏依柔,还是处子之身,阴元旺盛,而且还是上品灵体。”

    “如果她心甘情愿的臣服做炉鼎,本少可以举突破分神后期。”

    少宗主喃喃自语。

    “可惜这丫头倔强的很,定要先给她父兄治好病才可答应。”

    “哼,这两人骨头筋脉几乎全碎,只剩半口气吊着,还了奇毒。”

    “哪是那么容易治好的,即使我仙医门的师尊,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少宗主冷笑道。

    “本少才懒得管他们死活。”

    “但少宗主,如果您不出手治病,那苏依柔恐怕不会心甘情愿地奉上处子阴元。”

    “而您的双修功法,又必须炉鼎心甘情愿,意念通达才能发挥作用。”

    “使用幻术和药物迷惑都不行,那这……”

    管家皱了皱眉说道。

    “本少的手段岂是个小丫头可以敌得过的。”

    “七天后,我就让她乖乖地,心甘情愿地做我的炉鼎。”

    “当然他父兄爱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少宗主阴笑道。

    “管家,你已经查到她的父兄现在位置?”

    “是的,就在千余里外的青叶镇。”管家恭敬答道。

    “派人给我盯紧了,本少自有打算。”

    少宗主的脸上泛起丝狡诈。

    ……

    苏依柔既然已经表明了心意,此刻也放下少女的矜持。

    和赵君宇耳鬓厮磨,诉说相思之苦了好久,差点让赵君宇这个万年老司机把持不住。

    直到天快亮了,才放赵君宇离去。

    尼玛,不是说好来修仙界不招惹女人了么?

    赵君宇暗骂不已,回到自己的小院。

    打坐了会之后,就来到炼丹大殿,今天是听取神木宗炼丹师的讲课的日子。

    神木宗现有炼丹师大概四十多名。

    大多是星,二星炼丹师。

    当然没有品级,也就是没有通过各自地域所在炼丹师公会考核的,也有很多。

    我们的赵大仙帝也没有炼丹师等级,当然他是直没有去考而已。

    三名炼丹师长老是四星炼丹师。

    几天前拍板招赵君宇入宗的那个长须老者,李长老负责这次的丹道讲课。

    只见李长老,面容严肃,盘坐在蒲团上侃侃而谈。

    下面的众炼丹师,听得如痴如醉。

    而赵君宇却听得百无聊赖,这些对于他都是极为基础,可以说是小白的丹道知识。

    而且这个李长老怕下面人听不懂,讲的极为细致,又臭又长。

    足足个多时辰过去了,老头还是精神抖擞。

    这可坑苦了赵君宇,时间久听得他昏昏欲睡。

    然而为了不露出破绽,赵君宇只得装出认真的模样,同时间神游天外。

    “好了,今天我的讲课到此为止。”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李长老终于完成了他的讲课。

    赵君宇正暗喜之时。

    “下面请五星炼丹师,同时也是仙医门弟子,我们的少宗主,再给大家讲讲课!”

    李长老下面句话,却让赵君宇暗骂不已。

    “哇,少宗主亲自来讲课。”

    “真是破天荒头遭啊!”

    周围的其他炼丹师纷纷兴奋的议论起来。

    “整个宗内,除了宗主,就是少宗主丹道修为最高呢。”

    “当然,人家是五星炼丹师,又拜在仙医门门下,丹道水平当然是了不得。”

    “元海,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少宗主来炼丹大殿讲课,可是不容易碰上的。”

    坐在赵君宇旁边的,和他起招进来的,胖瘦的那两个炼丹师,急忙用手肘捅了捅赵君宇,提醒他打起精神。

    不会,只见身白袍,精神奕奕的少宗主,带着丝傲然,缓缓走上前台。

    “诸位同道辛苦,今天本座就给大家讲讲丹道真解。”

    丹道真解?下面的赵君宇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