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情意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苏依柔这下突如其来地痛哭,吓了赵君宇跳。

    他急忙挥手,在房间里布下个隔绝法阵。

    这还没完,刚布下法阵。

    个火热的娇躯就直接投怀送抱,扑在他怀里。

    “苏小姐,你这……”赵君宇对苏依柔突如其来的动作,有些发蒙,又不忍心推开。

    只好将手轻轻放在她的玉肩上,以示安慰。

    赵君宇的手碰到苏依柔的肩头,后者的娇躯立刻像过电流般阵轻颤。

    、

    “赵前辈……”苏依柔俏脸泛红,时不知怎么称呼赵君宇。

    她能感觉到,赵君宇身上的气息比年前更加强大,不由得很是敬畏。

    年前,赵前辈就是分神初期,现在应该是期了吧?

    “你叫我北冥就好。”赵君宇笑道,以后再告诉她真名吧。

    “怎么回事?”赵君宇轻声问道。

    提起往事,苏依柔又止不住伤心,抽泣起来,断断续续说着。

    听着听着,赵君宇身上渐渐散发出慑人的杀气,眼神露出冷意。

    果然和他之前得到的消息差不多。

    数月前,韦家和薛家的些层力量,在紫阳神宗的支持下,攻破红云城。

    将近亿红云城居民,几乎屠戮空。

    大部分红云城本地的门派和家族,都全部战死或被灭族,只有少部分逃出。

    尤其苏家,府上万余人,不分老弱妇孺绝大部分惨遭屠戮。

    苏家老祖苏正朔和苏元武,率领苏家修士和庞护卫,城卫军拼命抵抗,全部阵亡,苏正朔拼着自爆前,通过密道将苏依柔还有她已经重伤的父亲苏越峰以及哥哥苏明正,传送了出来。

    苏依柔带着受重伤的父兄,几经辗转,躲避紫阳神宗的追杀,逃出天南域,经过东明域到了汶西域之后,才算是暂时安定下来,但还不敢堂而皇之的在世上行走。

    凭着几株祖上所传的五千年份灵药吊着口气,四处求医。

    因为神木宗,以木系功法为主,擅长治疗。

    然后少宗主又加入了天大陆的仙医门,所以苏依柔才求上门来。

    没想到竟然被对方胁迫,提出做他妾室,实为炉鼎的无理要求。

    苏依柔想起死去的亲人,老祖爷爷,母亲,弟弟……越说越伤心,几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像她这样坚强的女子到了可信任,依赖的人面前,也禁不住露出软弱的面。

    虽然前世经历过无数次生离死别,比这残酷太多的都见过无数次。

    但是赵君宇此刻心,还是升起无比的内疚之情。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苏家以及众红云城本地家族,居民,被韦家,薛家以及紫阳神宗屠戮,跟赵君宇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即使没有他的结仇因素,紫阳神宗也早已想吞并红云城,但手段不会这么酷烈。

    “哼,看来本帝是要大开杀戒了。”赵君宇心滔天的杀意几乎按捺不住。

    红云城是他飞升修仙界的第个落脚点,并且和那里的人并肩作战抵抗过兽潮,苏依柔和庞护卫也算是对他有恩。

    主要因为他的原因,却遭到被屠城的下场,这个因果赵君宇当然要接下了。

    “你父兄呢?”他皱眉问道。

    “我将他们安置在离这不远的小镇上,伤势严重又了毒,已经撑不了几天了。”

    苏依柔依偎在赵君宇怀,低声说道。

    “本来想去天大陆找仙医门治疗,但根本撑不到那。”

    “没办法才找上最近的神木宗。”

    至此,赵君宇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经过,前几天猜想这个美妾可能是苏依柔时,赵君宇就想亲眼见证,如果是苏依柔她自己自甘堕落,想出卖自己依附强者,那赵君宇会头也不回地离去,任其自生自灭。

    但是如果被胁迫,那就是另外回事了。

    “原来如此。”赵君宇点了点头,还想继续说什么时。

    突然个火热的樱唇堵住了他的嘴,苏依柔的双玉臂随之缠绕上来,紧紧搂住赵君宇的脖子。

    羞红的俏脸上,杏眼微闭,苏依柔热情似火地吻着他,并且丁香暗吐。

    “北冥哥哥,要了我,求你了。”

    即使以赵君宇这样的老油条,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也吓了跳,大脑片刻空白。

    ********在怀,美人香唇送上,深情款款。

    已经好久没碰女色的他,也不禁小腹陡然窜出团火热!

    “北冥哥哥,我喜欢你。”

    “很早就喜欢你了。”

    “我的第次定要给喜欢的人。”苏依柔已经豁出去了,边梦呓般的喃喃自语,边主动温柔地吻着赵君宇。

    嗯,什么意思?

    老司机赵君宇似乎明白了什么,费了老鼻子劲才按下心头还有身体的火苗,将苏依柔轻轻推开点距离,俯首意味深长地看着怀美人。

    “怎么,还打算做那什么狗屁少宗主的妾室?”赵君宇淡淡说道。

    其实苏依柔这样外表坚强但内心火热的女子,也还是非常保守的,即使她再喜欢赵君宇,这次主动献身,应该也是存了将自己干净的身子给了赵君宇之后,再跳入火坑的打算。

    “我能怎么办。”

    “家族被灭的血海深仇还没报,父兄命悬线奄奄息。”

    “神木宗这里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苏依柔觉得被心爱的人误会,悲从来,多日以来积压的委屈潮水般袭上心头,忍不住放声大哭。

    “别哭了!”

    “是不是还有口气?只要还有口气,老子就能救!”赵君宇看着苏依柔梨花带雨的无助模样,突然阵心烦意乱夹杂着心痛和愧疚。

    “北冥哥哥,你说什么?”苏依柔闻言,止住哭泣,美目直瞪瞪地看着赵君宇。

    “你还会治病?”

    在她心目,赵君宇战力恐怖,意志坚定,是分神期大能。

    但是似乎没见过有治病的本事。

    要知道她父兄所受伤势和奇毒,不是般的高阶修士可以治愈的。

    必须找到以擅长治疗和医道方面的高阶修士,才有希望治愈。

    “怎么,在你心,你的北冥哥哥只会打打杀杀?”

    赵君宇看着苏依柔脸带泪痕的俏脸,和半信半疑的美目,心泛起丝捉狭,捏起她精致的下巴笑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本帝当年在仙……”赵君宇想起前世,仙界的仙医宗宗主那老儿,都乖乖地副孙子样向他讨教医道的场景,不由有些得意,脱口而出半截猛然醒悟,住嘴不语。

    “什么地,本地?”苏依柔脸呆萌。

    “你别管了,反正你父兄只要还有口气,老子就能救活。”赵君宇霸气地说道。

    真的,北冥哥哥你说的是真的?

    苏依柔美目迸发出巨大的惊喜,她对赵君宇有盲目的信任,既然北冥哥哥这样说,那就肯定能行!

    想到能救父兄,还不用给那恶心的神木宗少宗主当炉鼎,苏依柔整个人似乎重新焕发了活力,重新灿烂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