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再见故人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虽然修为是分神期,但是无论是肉身力量,还是灵魂力都是逆天的存在。

    再加上他前世作为仙帝时,通晓的些超阶武技,术法,以及无比坚韧的道心,心境,意志力等等。

    综合起来,他的综合战力已经超过般的合体期修士。

    而神识力量,甚至超过般的合体后期。

    他的神识如果全力铺开,可以笼罩神木宗宗门大部分地区。

    但是,赵君宇却并没有远远放出神识。

    因为他早已隐隐发觉,在神木宗主峰山顶,似乎有什么强大的存在。

    是宗主,还是所谓的太上长老?

    神木宗的宗主他虽没见过,但听说是合体后期修为,太上长老则更像个传说。

    所以赵君宇没有托大,如果被这两人觉察到自己的神识就麻烦了。

    他的身体化作团近乎透明的轻烟,乃是模拟魅影族的秘术,即使合体老怪只要不是临近,也不易发觉。

    赵君宇悄无声息地向主峰峰顶遁去。

    临近峰顶处,有些鳞次栉比,古朴典雅的建筑星罗棋布。

    亭台水榭,灵泉叮咚,仙禽鸣叫声阵阵入耳。

    神木宗的核心地带就是在这里。

    宗主洞府,内门长老,核心弟子的洞府都在这片。

    而有片占地广阔,建筑及其奢华的大宅院,就是少宗主的大宅。

    这三天以来,些有关少宗主的风流韵事已经传到赵君宇耳朵里。

    此人有天生的木属性灵体,资质尚可,但修炼较为懈怠。

    神木宗宗主用了不少的灵药资源,才将他堆到了分神期。

    而且,此人生性风***通于双修采补之术,但他的双修之术和赵君宇万象炼体诀之的双修法门,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赵君宇的双修之术,是真元反哺,阴阳协调,相互增益,而且女方得到的好处相对更大些。

    而这位少宗主,则是纯粹将女修作为炉鼎,采补阴元补阳,以增进自己的功力。

    他的十几个美妾,其实都是他的炉鼎,女修炉鼎被他不断榨取阴元精气,本身不会得到什么益处,反而会加速衰老,功力倒退。

    但是少宗主会赐下些丹药,灵药作为补偿,所以还是有不少有资质的女修心甘情愿的。

    此时,赵君宇略犹豫,便朝少宗主的宅院悄悄遁去,他要验证件事。

    在神木宗主峰峰顶,他可以感觉到几道强大的气息笼罩这片区域,显然值此多事之秋,神木宗的最高层高手也加强了对宗门重地的警戒,赵君宇小心翼翼的避开,不惊动他们。

    然而来到少宗主的宅院附近之时,那些强大的气息全部消失,应该是少宗主不喜别人窥伺,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

    不过,这倒是更方便了赵君宇,他来到宅院外处角落,将神识凝成线,悄悄放出。

    “依柔,七日后,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

    “客人的请帖都已经散发出去了。”

    “到时,你不会再拒绝我了吧。”

    在大宅院的座厢房里,名面如冠玉,长相还算英俊,只是脸上带着些许妖异之色的青年男子,看着对面名身着白衣长裙的女子,微笑着说道。

    同时,脸上闪过丝火热与贪婪。

    这名白衣女子,身材苗条婀娜,眉目如画,是名极其美貌的绝色女修。

    不是别人,正是红云城苏家的大小姐,苏依柔。

    近年不见,苏依柔明显清减了很多,面上多了浓浓的忧色,脸色也很是苍白,但是仍然能看得出眉目的坚毅之色。

    “少宗主,依柔是来求药的。”

    “准备了足够的天材地宝,并甘愿奉上我们苏家数千年的珍藏,只是换取你出手治病,而你却胁迫我做你的妾室。”

    “你这样做,是不是有负神木宗少宗主的名声,是不是太无耻了些?”

    苏依柔冷然说着,说到后面,娇躯微微颤抖脸色阵红阵白,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依柔,你怎么还认不清形势。”

    “你们苏家已经被灭族,红云城也不复存在,而你的父兄身受重伤,生死线之间,现在你还有资格跟本少讨价还价吗?”

    少宗主缓缓走近,脸上掠过丝淫邪之色。

    “本少既要你苏家的宝藏,也要你的人,怎么你还有别的选择么?”

    “对了,你们苏家在天大陆不是还有门远亲么,你也可以去找他们。”少宗主嗤笑声,越走越近,脸上淫邪之色愈来愈浓。

    “少宗主,你只要再走进步,依柔立刻自断心脉。”苏依柔退后几步,苍白的俏脸上显出丝决绝。

    “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

    “本少的双修之术,需要双方都你情我愿才能水到渠成,阴阳协调。”少宗主咧嘴笑道,同时眼掠过丝阴狠和残忍。

    “你还有七天时间考虑,只是我担心你父兄的伤势,已经撑不了七天了也说不定。”

    “如果再晚点,别说本少出手,就是神仙出手也不定能救活。”

    “依柔,你好自为之,想通了尽管来找本少。”少宗主用淫邪地目光,在苏依柔的娇躯上下游弋了好几遍之后,哈哈大笑推门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少宗主走远,房间里只剩她人后,苏依柔的俏脸上显露出绝望之色,扶着桌子缓缓坐到地上,泪水无声的顺着脸颊滑落。

    化作轻烟形态的赵君宇,悄无声息的晃进厢房里,确定没有人监视这里之后,变回面容普通的青年修士模样,站在桌子边,静静地看着苏依柔。

    “你是谁!”

    “想干什么!”正在无声捂脸哭泣的苏依柔,好半天才猛然发现,屋子里多了人,个陌生人。

    顿时跳了起来,双手只是招,双寒光四溢的短剑出现在她手上,满脸戒备地盯着赵君宇。

    “苏小姐,是我。”赵君宇轻叹声。

    “你……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苏依柔全身立刻剧烈颤抖起来。

    “难道是……”

    “没错,是我,赵北冥。”赵君宇淡笑声,身形晃,变回了他本尊模样。

    看着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俊朗青年,那副朝思暮想,梦里出现无数次的英俊面容如今真实地出现在她面前。

    还是那样子,嘴角带着坏坏的笑意。

    苏依柔的俏脸上先是震惊,难以置信,再到悲从来,最后竟然哇地声哭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