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神木宗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在这片面积几乎和地球上地海面积相当的碧绿巨湖,深达千米的湖底。

    “傻叉!”

    赵君宇忍不住几乎要哈哈大笑。

    这黑狱矛,虽然将他的斩天魔刀都给震断,并破掉了他的护体罡元,然而在赵君宇开启万象炼体诀第十重的合金巨手,并激发了真龙精血加持的阻碍下,最后还是没有刺进赵君宇的身体,被牢牢抓在手心,顺势沉入湖水。

    进入湖水,赵君宇立刻开启真水道体,整个人似乎与湖水融为体,即使大神通修士用神识远远探查也分辨不出来,只能接近肉眼观察才能发现他的存在。

    赵君宇安然端坐在湖底,手握住已经缩小到三尺左右,气息被完全掩盖的黑狱矛,端详起来。

    虽然在四面都是幽绿湖水的湖底,矛身上缠绕的黑炎仍然在熊熊燃烧。

    可惜,不是真正的先天的地狱黑炎,赵君宇轻叹声,手翻,将黑狱矛收入空间戒指。

    这只是大神通者模拟造出的地狱黑炎,虽然比正版先天的地狱黑炎,威力差很多,但也可以勉强挤进异火行列。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山寨的地狱黑炎,也达到了异火级别,这可不是般人能炼制出来的。

    那个圣皇宫的圣皇,据说是渡劫期的修为,赵君宇皱了皱眉,缓缓摇头。

    即使渡劫期,也炼制不出这种山寨的地狱黑炎,应该是别的更高层次的大能修士所炼制。

    也就是说,这圣皇宫背后还有更高的势力支持,是谁呢?

    其实赵君宇心早已有了答案,如果他猜的不错,圣皇宫的背后正是那个两千多年前,灭掉天华神宗,杀害华夏圣皇的神秘势力,历经两千多年,仍然阴魂不散。

    当初华夏圣皇已经是大乘巅峰,那么这神秘势力难道真是有仙界背景不成?

    赵君宇皱了皱眉,他从公孙翰,还有欧阳震德这个地球修士后裔身上,已经了解了些基本信息,往后是要找到那个坤云子,看看能否得知些更深层的信息。

    当然,现在摆在赵君宇面前的迫切问题是,避开圣皇宫的追杀,然后返回忘忧城。

    但是他能感觉到,头顶上不远处的,东明域和汶西域交界处,正在爆发激战,应该是双方总计十几个合体期之间的大战,所以赵君宇暂时没法回头,于是他继续保持着开启真水道体的形态,安心的在湖底潜伏下来,疗起伤来。

    他本来伤势就不重,甚至比那个又被轰天雷震伤,又燃烧精血,激发本源耗损大量真元的黑使的伤势还要轻些,吞下疗伤灵丹后,只是两天的工夫,就已经恢复最佳状态。

    这两天内,有好几道强大的神识扫过这片湖底,都没有发觉赵君宇。

    因为他的真水道体,使他和湖水几乎完全融为体,只有近距离肉眼观察才可能发现。

    但显然,由于他是被黑使追击坠入湖,汶西域这边的修士,也在寻找他的下落,但并不是多么仔细,毕竟这与他们关系不是很大。

    他保持着真水道体的形态,在湖底小心潜行,显然此时不是返回东明域的好时机,但此地也不宜久留,于是赵君宇反其道而行之,朝着汶西域的腹地方向行去。

    至于雪鹰,他是丝毫不担心,这鸟人身负神兽血脉,有的是手段,就那双十丈长的羽翼旦展开全速飞遁,那个黑白双使的白使就是使尽手段,也不定能追上,更何况雪鹰合体初期修为,但如果战力全开,那个白使或许能击败他但绝对无法杀得了雪鹰。

    搞不好,雪鹰这鸟人都已经回到忘忧城灵地里了,赵君宇叹了口气,继续朝着汶西域腹地方向行去。

    这幽绿之湖,相当于地面上地海的面积,湖的对面就是汶西域的大陆了。

    赵君宇以真水道体的形态,缓缓走了几天,上空扫描的神识已然消失,显然意图寻找他的那些汶西域修士已经放弃。

    好了,加快速度。

    路上,在湖底,赵君宇居然发现了不少修为比较高的水妖。

    达到妖兽级别的居然不少,他毫不客气地用斩天魔刀的断刀诛杀这些水妖。

    吸收水妖的血肉精华和妖丹,来恢复之前受创的魔刀器灵。

    斩天魔刀被黑狱矛震断,器灵受创,赵君宇却并不怎么心疼,他早就打算重新炼制斩天魔刀,恢复它原来,魔帝佩刀的威能。

    不过在这之前,必须先让受创的器灵恢复,这些水妖的血肉和妖丹,聊胜于无。

    赵君宇就这样走走停停,到了第十天,他已经斩杀了几头元婴期的水妖,和名分神期的水妖。

    魔刀的器灵恢复地也差不多了,只是气息还有些萎靡。

    赵君宇也来到了汶西域的大陆岸边,并悄然登陆,然后继续朝腹地飞行,而距岸边五百里之外,座巍峨高山横亘在赵君宇面前。

    “神木宗?”远远地,赵君宇望见山脚,个气势宏大的山门牌匾上,上书神木宗,三个鎏金大字。

    山脚下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且官道上,四面方的人流都在朝山门处涌去,人越来越多。

    感受到从那里飘来的若有若无的极其精纯的木属性灵气,赵君宇心念动,落下地,并改变了气息和容貌,变回个貌不惊人,相貌普通的青年修士,就是扔人堆里认不出的那种,缓缓随着人流朝山脚走去。

    “今天是神木宗,对外招收弟子的日子。”

    “赶快去报名,不然来不及了!”

    路上,不少人在兴奋地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被挑上的进入外门,有天资上佳的,可以直接进入内门!”

    赵君宇当然对这个什么加入神木宗,是半点兴趣也没有,在这方修仙界,恐怕没有人有资格当他的师尊。

    只是这精纯的木属性灵气从何而来?赵君宇皱了皱眉,跟着人流往里走。

    “你知道么,今天除了招收弟子日子。”

    “还是神木宗少宗主的大喜日子!”

    路上,几个修士兴奋的议论传入赵君宇耳朵。

    “少宗主,不仅成为了天玄大陆认证的炼丹师,还被仙医门主动招收为弟子呢!”

    “哇,仙医门哎,传说可以起死回生,白骨生肉的仙家门派啊!”

    不少人兴奋地议论。

    哼!赵君宇冷哼声,这个东岚星上的仙医门是个什么玩意儿?口气还挺大。

    先前欧阳震德受了本源之伤,回归忘忧城之前,就是找的这个劳什子仙医门,结果没办法还口出狂言,我仙医门没办法的,任何人也帮不了你,仙人都不行。

    当欧阳震德将仙医门的原话告诉赵君宇的时候,后者哭笑不得。

    这叼呼呼的,即使仙界的真正的仙医宗,也万万没有如此狂妄。

    正当赵君宇冷笑的时候,路人的后面两句话顿时让他脸色大变。

    “还不止如此呢,少宗主今天准备收美妾,要大宴三日呢!”

    “哦,这名美妾姓什么啊,什么来头?”

    “是名气质冷艳的绝色金丹女修,据说是来自天南域的红云城,好像姓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