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再次遇袭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雪神山主峰顶部,有个简单古朴的四居室洞府,这里就是雪鹰布置的结界。

    冰晶棺,名身着湖绿色长裙的女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安详地躺在里面。

    女子长得并不是那种第眼就惊艳的绝色女子,但是也绝对算的上美女,而且整个人看上去很温婉,淡然如菊。

    看就是那种善解人意的女子。

    这就是天大陆七大世家之陆家的大小姐,陆清雅。

    雪鹰边轻抚着冰晶棺,脸柔情地看着陆清雅,边陷入回忆,给赵君宇娓娓道来他们的故事。怎么地相遇相知,怎么地坠入情。

    嗯,听完雪鹰和陆清雅的故事,赵君宇不禁微微动容。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知道,雪鹰这种外表孤傲,冰冷,对任何人都不假以颜色的大神通修士,其实内心很是孤独。

    身为上古神兽后裔,他本不属于这方修仙界,且又不像赵君宇那样入凡过,就像个局外人,可以想象他内心的孤独寂寞甚难排解,所以陆清雅这种善解人意的女子,适时地走入他的世界。

    有时候,只眼,便是生死相随。

    “宇哥,谢谢你陪我来看清雅。”

    雪鹰的脸上浮现出丝哀伤,同时又有种解脱。

    “这十年,我活着的大意义就是找到九玄还魂丹复活清雅。”

    、“可是,现在我知道,九玄还魂丹只能让她变成个活死人。”

    “我不能这么自私,所以宇哥,我决定放手。”

    雪鹰望着远方,缓缓说道。

    “放她的残魂入轮回,将记忆珍藏,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果。”雪鹰淡淡地笑着。

    眼神里掠过抹痛彻心扉的痛楚。

    “别急着叽叽歪歪的伤感成不?”

    “我说过,可以接引她重生,回到你身边。”

    “前世的记忆也可以逐渐恢复。”

    赵君宇皱了皱眉打断雪鹰的顾影自怜。

    “宇哥,你别安慰我了,接引重生恢复前世记忆,这可是仙家才有的手段。”

    “修仙界的修士,做不到的除非……。”雪鹰闻言,眼神里绽放出丝光彩,随即又暗淡下去。

    “我说可以就可以,怎么你连宇哥的话都不信了?”赵君宇再次打断。

    “待我突破到合体期,就能主持接引重生。”

    “而且她的记忆会随着成长逐渐恢复,你就做好萝莉养成的准备吧。”赵君宇得意地说道。

    “这是……真的?”雪鹰脸不可置信,随即转为狂喜。

    他知道赵君宇,旦认真起来,就是说到做到,这种事不会乱开玩笑的。

    “嗯,放心吧。”赵君宇心暗自盘算。

    如果是前世仙帝的修为,自然不会这么麻烦。

    但现在如果是晋级到合体期之后,操作接引重生,最好还要有人协助。

    赵君宇第时间,想到了银灵族的罗莎,这神秘的女人不简单,很有可能也是某个强者重修,应该能帮得上忙。

    ……

    “宇哥,我们这就出发吧。”两万米高空的雪神山顶,雪鹰打量着自己的住了数百年的住所,脸上露出感慨和不舍。

    “确定走了,不再回来了?”

    “再待几天再走吧。”

    赵君宇笑道。

    这几天,羽族的族长还有些高层送上来不少天材地宝,拉拢赵君宇和雪鹰。

    是希望雪鹰回心转意,二也是,想探听赵君宇的底细。

    毕竟赵君宇知道那么多关于羽族的事情,包括羽皇,始祖祖训等等。

    给所有羽族人留下极大的震撼和深刻的印象。

    将赵君宇奉为上宾。

    当然我们赵大仙帝,老油条手虚虚实实玩的溜,忽悠得羽族人愣愣,但又不说破既不露出自己的底细,又让众人认为他确实和上界的羽族大有渊源(本来也确实是),老老实实送来批批天材地宝,灵石灵药交好赵君宇。

    赵君宇当然是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也许是再也看不下去,赵君宇忽悠自己的族人,雪鹰这就打算不告而别,离开羽族了。

    “不了,宇哥,我继续待在这里只能给族里生出事端。”

    “况且我这次回来原本就是要带清雅走的。”雪鹰摇头道。

    他主动辞去圣子的地位和主动离开,和被驱逐出羽族,是大大不同的。

    至少现在,可以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的离开。

    “这冰晶棺怎么带走?”赵君宇皱了皱眉。

    冰晶棺需要极低的温度才能维持,在雪神山顶温度极寒,所以才能存放,然而放入空间戒指显然不现实。

    雪鹰闻言微微笑,单手翻,取出枚近乎透明的玉佩,玉佩造型古朴,上面隐隐刻着股股奇怪的图腾花纹,整个玉佩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这是……赵君宇双目凝,心隐隐有了个猜想。

    雪鹰朝透明玉佩打出个法诀,然后对着冰晶棺晃。

    下秒,冰晶棺闪消失。

    “这枚玉佩,据族长说,是小时候发现我的时候就已经戴在我身上。”

    “后来发现是枚空间灵宝,别人都无法佩戴更无法使用,只有我可以。可能跟我的身世有关吧。”

    “玉佩里面温度极寒,放置冰晶棺正好合适。”雪鹰笑道。

    “只是之前害怕有失,所以才将冰晶棺放在雪神山顶,但现在没这个必要了。”

    ……

    入夜,雪鹰留下枚口信玉符之后,不辞而别和赵君宇,变幻了容貌和气息,悄无声息地离开雪神山,朝着忘忧城方向飞遁而去。

    等到两人飞出雪神山范围,进入东明域心地带,片荒漠上空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

    两人正要再次变换外貌和气息的时候。

    “不好!”赵君宇沉声喝道,随着这声响起,几乎同时,赵君宇和雪鹰陡然如闪电般,瞬间向相反方向窜出去。

    两股阴冷的剑气,鬼魅般出现,悄无声息地斩在原先他们站立的地,然后轰隆隆,轰然炸开!

    原先站立的地方,空间直接被打碎,空气乱流被卷入打碎的空间黑洞里,随即消失并恢复正常。

    “两个贱种小子,终于让本双使逮到你们俩了,这次,看你们还往哪里跑!”

    远处空,两道身影,黑白悄然浮现。

    两名面目阴沉的修士,个身着黑袍,个身着白袍,正是圣皇宫的黑白双使。

    “原来,是你们两个家伙啊。”

    “怎么,在忘忧城被我们欧阳城主教训地怕了,跑这么远堵我们哥俩?”

    赵君宇表面戏谑地说道。

    但同时,他和雪鹰,双双心警兆大起。

    他们两人,来到东明域,雪神山,事先并没有惊动金玉宗和圣皇宫的人。

    那么,这个圣皇宫的黑白双使,是如何知道他们的行踪的?

    赵君宇和雪鹰对望眼,答案呼之欲出。

    只有个可能,就是羽族的大长老,那个处处和雪鹰作对的老不死的,违背祖训,把他们两人的消息偷偷卖给了金玉宗和圣皇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