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比斗(7)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天之痕,这是招孤剑式。

    是昔年赵君宇的好友,凌云剑帝,初入仙界时无意创出的记剑式。

    天之伤痕,无形无质,亘古不灭!

    当然,赵君宇本人并没有习练过这剑式,只是照葫芦画瓢,模仿的个山寨版。

    空有形似。

    但这已经非同小可,若不是赵君宇模仿的不得要领,且将此山寨剑式威力大大压制,又在这已经可以隔绝合体期的光罩内,怕是整个望仙台都要被切成两半。

    “这个逼装大了。”感受到体内如同上百个小刀切割筋脉的剧痛,赵君宇暗骂声。

    这招剑式,他以分神期修为强行使出纯粹作死,最低也要渡劫期才能勉强使用。

    如果不是他实力已经堪比合体期,肉身又因为习练万象炼体诀变态的强大,怕是早已是全身筋脉迸裂。

    主要是刚才,突然种怀念老友的情绪上来,也不知怎么了就随手照着记忆力的模样,依葫芦画瓢使出来了。

    如果是凌云剑帝本人使出正版,那么别说这忘忧城了,就是半个东岚星都没了。

    此时的赵君宇,虽然体内很痛,但也要保持微笑。

    没人注意到赵君宇煞白的脸色,而他则轻咳声,漠然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章星飞。

    “你,不懂剑。”赵君宇轻轻吐出这几个字。

    听到赵君宇的话语,章星飞身体剧烈颤抖,不服地抬头盯着对方。

    辈子数百年苦修剑道,却让人斥为不懂剑,如果对方不是刚刚剑击败自己的人,章星飞就要拼命了。

    “石沙可为剑!”

    “草木可为剑!”

    “其实这天地万物,都可为剑,重要的是不是剑诀,也不是神兵,而在于剑心。”

    “你光知道,剑修披荆斩棘,宁折不弯,往无前,可知道剑修同样必须如剑般高洁,不媚俗,不蒙尘?”

    “保持纯粹剔透的剑心,是剑之道的根本,所以说,你不懂剑!”赵君宇暴喝声,在章星飞耳边炸响!

    章星飞呆呆地站立在光罩里,赵君宇的话,就如同柄巨锤,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心头。

    “我不懂剑!”

    “剑心高洁,不蒙尘……”

    章星飞喃喃自语,然后颓然屁股坐在地上。

    相对于他身体所受到的创伤,心灵的创伤,更为严重。

    时间,全场片静默。

    林千愁,以及归掌教,盯着光罩里的切,脸皮不断抽动。

    良久章星飞哇地吐出口鲜血。

    “哈哈,我明白了!”

    “多谢老师。”章星飞跃而起,刚刚的颓然扫而空,反而庄重地朝赵君宇行了个学生礼。

    “我输了!”章星飞跃出光罩,站在空,虽然肋骨处仍然留着鲜血,但是他的脸上却流露着愉悦的神情,似乎心头根刺被拔掉了。

    “归掌教,章某即日起,退出冲虚剑派,辞去客卿长老的职位。”

    章星飞突然转头朝冲虚剑派的归掌教,施了礼,淡淡说道。

    “章星飞,你疯了吧!怎么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归掌教大惊之下,疾言厉色地问道。

    “我剑心蒙尘,贪图修炼资源而卖身与贵派,今日承蒙这位老师点醒,羞愧不已。”

    “所得资源,我会双倍奉还。”

    “另外,圣皇大人那里,我会亲自说明,告罪了!。”章星飞说完,也不顾归掌教的反应,转身再朝赵君宇施了礼后,身形化作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在场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转头怪异地看向三宗的宗主。

    归掌教脸皮抽搐,众目睽睽之下恼羞成怒到极点。

    最终缓缓坐下,打消了起身去追章星飞的念头,而是冰冷地盯着赵君宇,似乎在看个死人。

    后者依然鸟都不鸟他,自顾自地服下颗丹药,就在光罩内打坐起来。

    刚才装逼越了好几个大境界,硬是使出老友的剑式,爽是爽了,筋脉受了不轻的反噬伤,必须抓紧时间疗伤。

    此时,场上的情况是,三宗和忘忧城这里,都只剩下个选手。

    赵君宇和那个神秘的白纱女修。

    两人的对决,决定着双方的几个大赌注,最终的归属。

    空气紧张的几乎窒息。

    白纱女修,盈盈站起,美好而修长诱惑的身材,顿时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只见她轻轻闪,就遁入了光罩内,饶有兴趣地遥遥望着还在打坐的赵君宇。

    “准备好了吗?”盏茶工夫后,裁判此时,对赵君宇这个分神期的无名修士,可是没有半点忽视,轻声问道。

    “可以了。”赵君宇睁开眼点了点头,缓缓站起。

    裁判宣布开始之后,时间两人谁也没有动手,下面众人面面相觑,这两人在搞什么?

    “你很有意思,这不是你的真面目吧。”白纱女修突然咯咯笑道。

    她的话音落,台下的所有人都直直望了过来。

    尤其是紫阳神宗宗主,林千愁,更是面色数度变幻,皱眉上下打量着赵君宇,面露思索。

    赵君宇心凛,他的易容术,并不是般的用气息覆盖原有容貌。

    所以说,般的比他高几个境界的强者也不容易看破。

    而是来自于魅影族的种秘术,几乎就是完全变成另个人的五官,他也将此术传给了雪鹰。

    而此女眼看破,只有两个可能,她是渡劫期,但这不太可能。

    还有就是她本身习练过这种秘术,或者说她本身就是魅影族。

    “小妞,老子不喜欢话多的女人,过来让老子看看你长的带劲儿不!”下秒,赵君宇哈哈笑,嘴角露出邪笑,朝白纱女子勾了勾手指。

    众人纷纷脸露怪异,刚才这人还是副剑道宗师的模样,当头棒喝章星飞,让后者心悦诚服。

    现在却像个凡俗的地痞样,这两幅面孔切换自如也是没谁了。

    “你,无耻!”白纱女子本来是想句话,揭破赵君宇,打乱对方阵脚。

    然而却没想到对方跟个凡俗地痞无赖样,上来就言语调息。

    要知道修炼到她这个地步,对手般也是同阶大能,即使殊死相搏也不会出言调戏,时间气得她七窍生烟,娇躯微微发抖。

    “受死!”话音还未落,白纱女子就已经凭空消失,原地空气都没有出现波动!

    这是……众人愣,即使遁速再快,或者什么诡异的身法,总会有真元波动至少有空气波动吧。

    而这个女子凭空消失,实在诡异!

    “你果然是魅影族!”赵君宇哈哈笑,反手掌拍出。

    蓬地声闷响,强劲的气流爆炸声在他身后数丈外炸响。

    随后白纱女子在另侧的虚空浮现,衣裙稍微有些散乱。

    美目带着丝惊异,盯着赵君宇。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的我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