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比斗(6)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声清脆的巴掌声,其实在场数万修士已经很久没听过了。

    不是武技的厉啸声,也不是术法使出的真元波动声。

    就是简简单单的巴掌,和凡人之间扇耳光没什么区别。

    时间,所有人都懵了。

    成为修士以来,对决基本都是斗法,剑芒,术法什么的,而这种扇耳光方式,对于他们早已是久远的记忆。

    “啊!”

    虽然赵君宇刚才没用真元,但是他的肉体强度可是变态的强悍,如果不是章星飞本身分神后期,肉身强悍,同时也习练了些炼体之术。

    这下,脑袋就会被直接拍烂,但饶是如此,也被拍飞了几颗牙齿。

    “你居然敢偷袭,我要杀了你!”章星飞愤怒地嘶叫,堂堂剑修,又是上了天骄榜的人物,他是足够骄傲的,被扇了这大耳刮子几乎让他崩溃。

    “给我死来!”疯狂而凌厉的气息突然爆发,章星飞如同发狂的刺猬,跃之间整个人仿佛没入虚空的闪电般,股可怕的气势锁定赵君宇。

    手短剑陡然分出三叉百丈剑芒,爆射而至,就要将赵君宇击撕碎!

    “啪!”这回是把如山大的遮天大手印,直接将章星飞的三叉剑芒拍碎,连同他整个人都被扇地倒飞出去,脸色煞白,勉强站住。

    空气凝固。

    所有人张大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幕。

    林千愁,归掌教等三宗强者,霍然站起,双眼精光暴射盯着赵君宇。

    而自从第场比试就面色淡然,闭目养神的白纱女修也睁开眼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面目普通的长须修士。

    如果说刚从第巴掌,有偷袭还有意外的成分。

    那这第二巴掌,可以看出对方的实力恐怖。

    即使帮合体强者,也只是看见章星飞剑芒刚飞起的几乎同时,赵君宇单手结印,下息大手印就已经出现在章星飞的头顶,也就是说此人从真元凝聚道术法速度,已经快到匪夷所思。

    “你是谁,报上名来,我剑下不死无名之辈。”章星飞面露凝重,他即使再狂傲,也明白此次的对手根本不是来充数的,而是有着恐怖的实力。

    “你的P话真多!”

    赵君宇暴喝声,身后陡然出现五百丈的巨人虚影,如同天兵神将。

    轰隆声,巨人挥起掌,顿时整个光罩都被这恐怖的掌印笼罩,几乎下秒就要爆裂!

    不好!许副城主,苍护法,已经两名妖族长老,急忙纷纷往望仙台四角打出几个法诀。

    光罩陡然扩充壮大到方圆数百里,并明显更加凝实,这才稳固下来。

    此人的法力,竟然如此恐怖!

    台上所有的合体强者都目瞪口呆。

    而台下,龙思萌脸迷茫地看着这个,个月前在据点救了自己的那个长须修士,他怎么会这么强!想到当初还看不起此人,龙思萌罕见地面露羞愧。

    而龙项天半卧在地上,脸震惊地看着这切。

    在这巨型掌印的重压之下,章星飞周身无数空间碎片炸裂,感受到要被万斤巨山压成粉碎的恐惧!

    “不!我乃剑修,往无前披荆斩棘!”章星飞被压得骨头啪啪作响,身体寸寸被压弯下去,但是脸上不屈和疯狂之色迸发。

    他身本事,惊天动地的剑法还没使出,就上来被对方先扇了两巴掌,又被掌压制,心的憋屈无以伦比。

    咬舌尖,口精血喷在手短剑上,顿时短剑光华万丈,如同轮皓月!

    同时他嘴角溢血,真元疯狂燃烧,发出声闷雷般的咆哮,手短剑迸发出万道剑芒,将空气气流瞬间切割破,众人只觉得眼前,仿佛有无数道闪电雷霆撕裂虚空,直逼这大手印。

    咔嚓咔嚓,阵阵密集的令人牙酸的气爆声响起,万道剑芒纷纷泯灭,但同时,那充斥大半光罩的大手印也虚淡了很多,几乎开始凝不成形。

    章星飞已经意识到,对方的法力修为超过自己许多,当下心横,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星云绝杀!”股令人心悸的杀伐之气冲天而起,章星飞如同炮弹般冲天而起,向着空的赵君宇身剑合疾刺过来。

    本来就已经虚晃的大手印,根本无法压制章星飞这剑,被直接冲散。

    这剑,带着无尽的杀伐和嗜血,带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决心,搅乱空间与时间,路上天地元气通通化为齑粉!

    “这是,杀伐剑意!”台上所有的合体强者,全部倏地站起。

    “居然是杀伐剑意,这个章星飞居然领悟了这种凌厉的剑意。”即使冲虚剑派的归掌教也瞠目结舌。

    “看来,他苦修多年,是为了下届的天骄大比做足了准备。”许副城主和苍护法说道。

    “这下,北冥要败了。”石敢当叹道,般的剑意倒也罢了,这个杀伐剑意可是为数不多的几种高阶剑意,领悟了其种,足以傲视方。

    章星飞的这剑,带着杀戮的凶暴之气,蕴含多种变化后手,在赵君宇的瞳孔迅速放大。

    赵君宇面对这凌厉的剑,长须飞舞,脸上露出丝怀念。

    然后,手突然出现柄晶莹的飞剑,单手持剑,轻轻划,顿时道光芒闪而没,仿佛道灿烂的彗星。

    “天之痕!”

    这剑,无声无息简单至极,似乎并不含什么变化,但整片天空就像出现道裂痕,旋即只见抹璀璨的晶莹剑芒,看不见起点也不见终点,没有起始,没有终结,不知从何而来,让人无处闪避。

    锵嗤!蓬!

    光罩内的天地元气似乎都已被切成碎片,阵阵剧烈的飓风过后,切平静下来。

    两个人影遥遥相对。

    章星飞双眼瞪得溜圆,脸迷茫。

    似乎在怀疑人生。

    随后咔嚓声,他手的短剑轻轻断为两截。

    肋骨处,道深深的剑痕突然迸现,鲜血四溅。

    蓬地声,章星飞下子跪了下来,嘴角泊泊流出大片大片的鲜血。

    “告诉我,这是什么剑法,告诉我!”章星飞嘶哑地叫道。

    双眼血红带着暗淡的眼神,那是震惊,绝望,恐惧,迷茫,不解交织在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