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比斗(5)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章星飞黑发猎猎飞舞,闭目双手合十。

    但是从他身上迸发出的这股难以描述的奥义力量,无形无质,扭曲或者说改变了空间!

    众人只觉眼前花,光罩内变得不真实起来。

    两人似乎站在片虚无之。

    而龙项天的龙息领域,造成的空间压制,锁定之力,也早已随着空间改变,而无影无踪。

    “奥义,这个章星飞居然领悟了空间奥义!”

    噗嗤!龙息领域被破,龙项天气血浮动,喷出口鲜血。

    而他的本命灵宝所化的巨龙,眼看就要将章星飞吞噬!

    下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你去死吧!”龙项天面露狰狞,疯狂叫道,这本是他的合体庆典,结果在大典上面对比自己低个大境界的对手,在众人面前连续被对方打伤,早已恼羞成怒心态失衡。

    “寸芒!”章星飞大喝声,短剑陡然光华四起,居然下子在方寸之间,准确的刺入了,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将他吞噬的,那条巨龙的咽喉。

    轰隆隆!哗啦!阵阵剧烈的气爆声,响彻整个光罩,同时耀眼的强光炸起,即使被光罩隔住,众人也纷纷本能的扭过头,无法直视这耀眼的强光。

    等到强光消失,众人的眼神重新望过去之后。

    只见章星飞,黑发猎猎,双手持刃,强劲的冲击波在他身边两侧分散开来。

    而巨龙却是开始节节断裂。

    最终啪嗤声,巨龙消失,化作柄断裂的龙形飞剑,掉出光罩,落在地上。

    “不!”

    “这不可能!”本命灵宝被毁,龙项天下子狂喷数口鲜血,气息阵紊乱,大脑片空白。

    “滚下去吧!”随后紧接着,股巨大的掌力轰然而来,龙项天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个遮天掌印拍出光罩,重重摔在地上,鲜血混合着内脏碎片不断涌出。

    “我都懒得杀你,脏我的手!”光罩内,章星飞脸色煞白,抹鲜红从面门上闪而过,随后气息稳定下来,望着匍匐在地上的龙项天不屑地说道。

    全场片死寂。

    “哥!”早就被惊呆的龙思萌,发出阵刺耳的尖叫,急忙扑上前扶起龙项天。

    而他们周围的众人纷纷让出个圈子,围观着这对兄妹。

    比起本命灵宝被毁所受的伤势,更让龙项天羞愤欲死的是被这巴掌像拍死狗样,拍下地面还是在自己的大典上,众目睽睽之下。

    这强烈的羞辱感,让他几乎晕厥。

    “这不可能!我不相信!”龙思萌看着龙项天凄惨的模样,迟迟无法相信自己直崇拜的哥哥已经败了。

    良久之后,三宗那边,爆发出阵惊天的喝彩声,而忘忧城这里则气氛黯然,不少修士面露沮丧。

    “没想到,龙护法那么强有龙族血脉,又是合体期,都被章星飞打败了,他怎么这么强?”

    “他可才是分神后期啊,还是人么?”

    几乎所有围观的修士,也没有想到这个结果。

    “章星飞威名赫赫,本身又是剑修,而剑修又是意志果决,战力极强,越级战斗也是常有的事,而龙护法……。”

    此时台下的名强者向周围人解释道。

    他顿了下,下半句却没说出来。

    不光是他,台上的忘忧城还有其他家族门派的强者,都感觉到了,龙项天似乎境界前不久刚刚稳固下来。

    难怪他当初要将合体大典推迟个月后,选择了闭关,原来是为了稳固境界。

    这次比试,也是太大意了。

    “哈哈哈,大局已定。”

    “忘忧城已经输了,许副城主,苍护法,诸位是不是要履行诺言了呢?”

    此时,阵得意地狂笑声回荡在全场,正是紫阳神宗宗主林千愁,冲虚剑派的归掌教和金玉宗的卫宗主,三人哈哈狂笑道。

    众人纷纷反应过来,三场赌斗已经比完。

    忘忧城这里赢了场,输了两场,关键是此时选手已经全部落败。

    按规则,就是输掉了所有的赌注。

    众忘忧城高层,显然对此结果也颇为意外。

    “哼,章星飞身为有名的剑修天骄,却不久前突然加入了冲虚剑派,这里面有什么内情,归掌教能否说明下?”许副城主冷哼声说道。

    “还有,如果我没猜错,之前那个魁梧大汉,还有这位白纱蒙面的女修,都是在半年内加入你们两宗的吧。”许副城主转向林千愁还卫宗主两人说道。

    在场所有的立修士,也都纷纷摇头,这显然是有备而来,是个圈套。

    “许副城主,我宗何时吸收新的血液,难道还要向你报备不成?”林千愁声嗤笑,彬彬有礼的风度已经荡然无存。

    “闲话少说,我们三宗并没有违反规矩,而许副城主难道想赖账不成?”林千愁以及归掌教,卫宗主副咄咄逼人的模样。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

    “对呀,虽然这几人是前不久刚加入三宗的,但也没违反规矩。”

    “输了就是输了,忘忧城这里不该抵赖。”

    围观的众立门派的修士,窃窃私语。

    许副城主等人脸色铁青,个个就像吃了苍蝇样。

    “诸位,不要磨蹭了,兑现诺言吧。”

    “三号灵山,蓬莱矿脉五成,还有入股商队。”

    “许副城主,你可以先通知手下人,现在就可以着手搬迁在三号灵山的洞府了。”

    林千愁抑制不住心的得意,看向面色铁青的众忘忧城高层。

    “这只是开始!”林千愁心狞笑。

    “让老子让出洞府,问过老子没有?”此时,个嚣张的声音响起。

    从远处,个长须的年修士,从人群步步走来,众人不自觉地给他让出条路。

    “这是……谁啊!”大部分人并不认识赵君宇变化的这个容貌。

    但是这人如此嚣张,还是让所有人倒吸口冷气。

    “北冥道友,是你!”旁早已憋了肚子怒气的石敢当,见到赵君宇,不由愣。

    而许副城主却似乎早有所料似的,只是皱了皱眉头。

    “原来是他,上次杀了郭淮的那个!”

    “哦,是他啊,战力挺强悍的,当时他只是分神初期就杀了分神后期的郭淮!”

    “他现在好像是分神期了哎。”

    其有些人,认出了赵君宇,叫了起来。

    “这位道友,你是哪位,如此不知礼数?”紫阳神宗宗主林千愁,双目微眯,逼视着赵君宇。

    赵君宇丝毫不退,两人的目光空凭空对撞了记,随即分开。

    林千愁面上露出惊奇的神色,随后脸色几度变幻,而赵君宇按下心杀意,转向许副城主抱拳道:“许副城主,比斗还没结束呢,本城不是还有个名额么,我来会会他们。”

    “你?”许副城主深深地看了赵君宇眼,点了点头,“可以,北冥道友,你就作为本城出战的第四人吧。”

    众人这才想起,事前说好的,三打四,忘忧城还有个出战名额。

    “哈哈,许副城主,你是不是糊涂了?”

    “派个分神期的无名小卒,却对战我宗天骄章星飞?”冲虚剑派归掌教,就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

    赵君宇鸟都不鸟他,转头看向裁判。

    后者打出道法诀,将光罩撕开个小口,赵君宇闪而入。

    在之前,将龙项天打出光罩之后,章星飞当即就坐下调息恢复法力,如今下面争论了那么久,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缓缓站起。

    裁判此时宣布,比斗开始。

    章星飞打量了下赵君宇,见到忘忧城替补的第四人,是个默默无闻的长须修士,还只是分神期。

    不由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轻蔑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下去……!”

    他最后个吧字还没说出口,啪!地声脆响,个蒲扇大的巴掌已经印在他脸上,顿时,章星飞整个人突然直接被抽飞。

    “啰嗦个P!”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