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疑云密布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端坐在石屋内。

    再取出几颗疗伤灵丹,还有之前配置的灵液。

    吞服入腹,然后引导丝丝真气,循环大周天。

    配合真龙精血,修复余下的伤势,他的筋脉内腑受损虽然恢复了大半,但是还是处于散乱状态,只是需要时间调养。

    “不知道地球那怎么样了。”

    “父母还有老婆们怎么样了。”

    赵君宇收功,神识感受到了忘忧城的繁华,心略微有些惆怅。

    这几日恢复伤势的空间,在城内闲逛,看到这三亿人口的大城,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忘忧城里,有许多在外界惹下事端,不敢出去,而在城内逃避现实的修士,醉生梦死。

    其不少结成了道侣,更有数目庞大的各族女修甘愿找高阶修士,作为对方的女仆,以求在这强者为尊的地方受到庇护。

    赵君宇虽然现在化身的面目普通,但是身为天元卫,颇受欢迎。

    不少美貌女修出动倒贴,甚至自荐做他的炉鼎。

    然而赵君宇却丝毫不动心,心思念尹冰月等六女的心思更重了。

    “本帝来到修仙界已经大半年。”

    “别说扎根下来,就现在还被几方敌对势力追杀。”赵君宇暗骂声。

    当然他并不后悔,得罪妖族和紫阳神宗。

    畏首畏尾,何谓大丈夫?更何况他前世作为仙帝向快意恩仇,所以做事从不后悔。

    他虽然暂时孤家寡人,即使对上合体老怪也不惧,但是却也不适宜将家人接来。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提升实力,别无他法。”

    这日,赵君宇进入雪鹰所在石屋。

    观察了下对方的状况。

    他之前用天华神宗药园里的株千年血芝,稳固住了雪鹰的伤势。

    暂且没有大碍。

    但是由于雪鹰的元婴已经受损,如果要根治,还是要开炉炼味叫做天灵补婴丹的丹药才可。

    然而这天灵补婴丹,炼制时动静太大,丹出异像。

    在这天元卫的集体住所内显然不合适。

    好在两天后,即能在城外挑选灵地建立洞府,旦有了洞府这就好办多了。

    “怎么,还在考虑九玄还魂丹的事?”赵君宇看见雪鹰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笑道。

    “宇哥,服用九玄还魂丹,真得会变成活死人?”雪鹰此时对赵君宇早已心悦诚服,改口叫宇哥了。

    “公孙翰就是连续服用了九玄还魂丹,成了这副样子,所谓活了两千多年。”

    “你认为他还是他么?”赵君宇皱眉道。

    雪鹰时语塞,脸上露出悲伤和迷茫。

    他当时醒来时见了公孙翰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赵君宇知道,九玄还魂丹这个执念在雪鹰心已经扎根了多年,时半会不会消除。

    “喏,这就是九玄还魂丹。”

    “你如果还是要坚持使用,随你的便。”

    赵君宇从公孙翰给他的空间戒指里,取出粒通体乌黑的丹药,扔给雪鹰,冷然道。

    雪鹰颤抖着看着,这枚朝思暮想的丹药,此刻却像个烫手的山芋,让他不敢接下。

    “给我说说你那位爱人的故事。”赵君宇淡淡说道。

    他看得出来,雪鹰需要倾诉,这个男人已经压抑太久。

    “她叫陆清雅,是世上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子。”

    “遇到她之前,我从没想过有这样个女子能让我如此动心。”

    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雪鹰沉浸在美好的回忆,娓娓道来。

    十年前,雪鹰在东岚星天大陆游历时,和这个叫陆清雅的女子见钟情。

    随后就是个老套的故事,陆清雅出自天大陆七大世家之的陆家,自小订有指腹婚约,陆家也决不允许和个羽族的男子相恋。

    于是极力要分开两人,雪鹰和陆清雅抗争不过后私奔并结为夫妻,结果被陆家人寻至,陆清雅被她的族人亲手杀死。

    而雪鹰余下的岁月唯的执念就是复活爱妻。

    赵君宇并不感兴趣他们两人的曲折恋爱故事,前世见多了比这还要惊天动地多的分分合合。

    只是雪鹰无意提到的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什么,你是说,陆清雅自幼和司徒家订有婚约?”

    赵君宇愣。

    “是的,听说是和司徒家的个叫做司徒浩然的家伙,从小订有婚约。”雪鹰答道。

    “那这司徒家是什么来头?”

    “这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也是天大陆七大世家之。”

    “怎么,宇哥对这司徒家有兴趣?”雪鹰有些奇怪。

    “没有,只是随便问问。”赵君宇语带过。

    原来,这个司徒家是天大陆的七大世家之。

    怪不得当初在圣域时,那个司徒骏如此嚣张。

    这个司徒骏应该是司徒家个较为边缘的子弟,不然也不会去做接引下界修士这种活。

    个边缘子弟,就是分神后期。

    看来,这个司徒家实力定不俗。

    且是自己目前以来,潜在的最大威胁,不过天大陆和天玄大陆相距遥远。

    天南域这里又是天玄大陆的边缘,恐怕时半会追查不到这里。

    但即使这样,也不能掉以轻心。

    必须加快修炼进度,方能自保。

    回到自己的住所,赵君宇皱起眉头在屋子里踱步。

    华夏圣皇被何人所害,那股神秘势力到底是什么来历。

    现今三域,神秘的圣皇宫又是何种存在,和华夏圣皇是否有关联?

    而这个司徒家,既然去接引地球的修士,跟此事或多或少也肯定有些瓜葛。

    当初神秘势力为何要害华夏圣皇,覆灭天华神宗并追杀地球飞升来的修士?

    既如此,为何不干脆连地球起灭了,而是设下法则,阻止地球出现分神期及以上修士?

    还有紫阳神宗……,这所有的切,疑点重重啊。

    赵君宇并不是说,正义感爆棚,只因为是地球华夏的老乡,就要为华夏圣皇,还有地球飞升而来的修士复仇。

    而是他隐隐感觉,这里面肯定有个天大的阴谋。

    这个阴谋即使他不去追究,也迟早会算计在他头上。

    未几,赵君宇忽然笑了。

    本帝当年覆灭修仙界三十六洞天,杀过无数个当时诸界,牛逼哄哄的人物。

    岂会怕这些过家家的玩意儿。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子就不信,有谁能把本帝怎么样。

    此时,赵君宇突然心动,石屋大门外响起个气十足的声音:“不知赵道友可在内?”

    “老夫是胡元开,可否方便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