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被盯上了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华夏圣皇,当年除了修为高绝之外。

    显然阵法,禁制上的造诣也是非凡,历经两千多年禁制之力仍然不容忽视。

    赵君宇展开浮光步,开始进入这片废墟。

    之前已经所知,这里只是天华神宗总部的外围,核心内门还在里面。

    路上,各处大殿,厢房的废墟上。

    无数战斗痕迹遍地都是。

    连带着是无数的尸骨,散乱地到处都是,有人族有妖族,有其他异族。

    比如现在赵君宇脚下,具身着破碎法袍的白骨,倒在地上,胸口插入柄断裂的大剑。

    而不远处,具不知是什么种族的巨大尸骨上,密密麻麻插着不少箭矢,虽然死了还保持着冲锋的样子。

    几乎所有修士尸骨的身边空空如也,显然随身之物早已在前几次开启时不见踪影。

    具庞大的妖兽白骨,被斩成数段,横亘在地面上,皮肉妖丹早已被挖空。

    还有些触目惊心的鲜血残渍,印在地面上或者飞溅在墙壁上,两千年不曾消失。

    各处大殿废墟之,碎裂的桌椅,器皿随处可见,但都是些不值钱的。

    空气遍布着阴森的模样。

    赵君宇小心地在其穿行,个宫殿个宫殿的翻找。

    以寄希望找到些遗留的宝物,更重要的有用的线索。

    但很快他就越来越失望。

    很显然,这里在前几次开启的时候,已经遭受过彻底的洗劫,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抢光。

    遗留下来的都是些高阶修士用不到的东西,比如低阶妖兽的尸骨,还有残破的法宝,灵兵之类,赵君宇自然也看不上眼。

    就在此时,已经越来越多的各族高阶修士,涌了进来。

    时不时在各处发生冲突,赵君宇只能隐匿在虚空,抽空展开浮光步挪移,四处查找,期望能发现些线索。

    时间分秒地流逝。

    此时,群天罗宗高阶修士涌入了废墟。

    只是,他们之大部分都是气息散乱,不少人血迹斑斑,显然路上也经过不少激战。

    天罗宗宗主,分神后期大能莫丰羽,此刻也是法袍散乱,脸色有点发白。

    显然之前也和不少同阶激斗过。

    “此次秘境开启,太过古怪,不知道从哪涌进来这么多异族高阶战力,大大超过我们预期,而且妖族动作尤其怪异!”

    “他们不急着寻找宝物和机缘,却总在偷袭我们人族还有其他种族的高阶修士,这其有古怪!”

    莫丰羽气急败坏,他手下已经丧命了七名元婴期,就连三个分神期都受了伤,心恼怒不已。

    众人闻言,纷纷沉默不已,虽然感受到妖族有阴谋,但是自从得知此次天华神宗遗迹,内门核心部位也将开启之时,早已把切都抛在脑后。

    没有个人打退堂鼓。

    其名元婴后期的天罗宗修士,放出个白色小兽。

    小兽四处寻嗅了之后,小爪子指着远处个方向,吱吱不停地轻声叫嚷。

    “宗主,已经查到杀害穆师弟和韩师弟的凶手气息!”

    “就在这片废墟之!”

    天罗宗众人听,纷纷哗然。

    “此人金丹期的修为。”

    “孤身人敢深入谷心,简直不可思议!”个天罗宗高阶修士喃喃自语。

    “别扯了,此子轻松杀杀死穆师弟,还有元婴期的韩师弟,最少也是元婴后期修为。”

    另人反驳道。

    “也是,但即使如此,他孤身个散修敢进来,也是胆大包天。”

    几个天罗宗修士议论纷纷,众人将目光都投向莫丰羽,等宗主拿主意。

    “此次,我们主要是天华神宗的内门遗迹里遗留的宝物。”

    “其他的先放放。”

    “但是密切注意此子的踪迹,只要碰上,就立刻雷霆灭杀!”

    莫丰羽犹豫了下,狠狠说道。

    他们天罗宗在外围寻找灵材灵草,收获并不大,而且和几方势力混战损失不小,急于捞回本,相比之下,赵君宇倒并不那么重要了。

    “这次妖族动作,不比寻常,而且我发觉似乎有合体期战力混进来了。”莫丰羽脸上泛起忧虑的神色,缓缓说道。

    “合体期老怪!”

    “他们在这里不是会受到大大压制么,进来也发挥不出多少实力,为何要进来?”众天罗宗修士吃了惊。

    “哼,世界之大,各种玄妙手段层出不穷,你们怎知他们没有规避这里压制之力的手段?”

    莫丰羽冷哼声。

    随后,他取出个传讯玉符,打出道法诀在上面,传讯玉符随后化作道流光消失。

    “将这里的情况通知外面的云玄前辈,想必他也已做好进入准备了。”

    莫丰羽暗道。

    与此同时,天华神宗外门废墟另端。

    韦家和薛家的修士,也汇聚在起。

    他们和天罗宗情况样,个个气息散乱,不少人带伤,显然也是经过连番大战。

    “老祖,杀害辉儿的那小贼就在此处!”

    个身着薛家服饰的修士,取下头套露出面容,却是韦朝辉的母亲薛无双。

    只见她手持面铜镜灵宝,镜面出现了赵君宇的身影,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可以分辨就在废墟。

    “老娘终于逮到你了!”薛无双目呲欲裂瞪着镜子赵君宇的虚影。

    “无双,稍安勿躁!”薛家老祖淡淡地说道。

    韦朝辉算是他隔了好几辈的曾外孙,但也是疼爱无比。

    “老祖,请允许我出手给辉儿报仇!”韦家修士,那个鹰钩鼻的男子是薛无双的老公,韦朝辉的父亲,恨恨说道。

    “衡儿,虽然你已经突破到了分神期,但是单独对上此子,取胜希望不大。”

    “都给我稍安勿躁,既然他已经到了这里,就休想逃出本老祖的手掌心!”

    薛家老祖皱了皱眉,冷冷说道。

    “此次探寻天华神宗遗址内门,是神宗极为重视之事。”

    “神宗的大长老都已亲至,虽然本老祖不知道大长老前辈在何处,但他随时会与我们汇合。”

    “所以在这之前,你们不能有任何异动,切以神宗交代的任务为主。”

    薛家老祖脸色冷厉,话语带着不容置疑。

    “老祖,但是辉儿的仇定要报!”薛无双叫道。

    “是是,无双你放心,此子跑不了!”薛家老祖对这疼爱的后人,也是颇有些无奈。

    “给我盯紧了!”

    赵君宇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两大势力盯上了,此刻的他来到处半倒塌的大殿之前,身影缓缓浮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