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是谁出的手?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说时迟那时快,巨大的蜈蚣王已经冲到防线近前。???  ㈧.?㈠1?Z?W㈠.?

    出声震天的嘶鸣声,大口张竟然直接将两名筑基期剑士,以及七名脚夫,生生吸到口里直接吞噬。

    “孽畜!”阮姓老者声大喝。

    单手法诀掐,顿时道数十丈的白虹,突然显现,以雷霆万钧之势当头朝蜈蚣王劈了下来。

    呀吱吱,蜈蚣王的复眼凶光毕露,张口出阵震天的嘶鸣。

    轰!阵强劲霸道的音波,化作实质**阻挡白虹的下劈。

    阮姓老者面目严肃,单指急掐,白虹顿时出阵耀眼的光芒,再次暴涨十丈左右,剑身周边的空间生诡异的扭曲,带着轰鸣之声再次暴斩而下!

    “呜!”蜈蚣王张开的大嘴里突然喷出大片绿色浓烟,腥臭无比!

    阮姓老者出的白虹,瞬间被绿色浓烟包裹。

    嗤嗤……阵难听的声音从浓雾里出。

    随后,啪的声,支白色小剑,出阵阵哀鸣之声,倒飞回阮姓老者手震颤不已。

    他的白色飞剑居然被毒雾污损了。

    “这个蜈蚣王,也变异了!”阮姓老者面沉似水。

    他早就现有巨大的凶物,潜伏在四周,观察着这里的动向。

    所以直没有动手,而是凝神戒备。

    没想到,是条巨大的蜈蚣王,而且不仅体型是寻常黑铁蜈蚣的好几倍,而且居然能出音波攻击,以及毒雾。

    它已经变异了。

    难道是和最近的兽潮有关?阮姓老者刹那间脑闪现无数念头。

    但是形势已经不容他多想。

    蜈蚣王张牙舞爪,数百道尖利的触手张开,同时大口无数的细小利牙泛着寒光,整个身体向车队横冲直撞而来。

    “孽畜敢尔!”阮姓老者十指连弹,咻咻出数十道凌厉的气刃。

    同时祭出个葫芦般的法宝,喷出道道紫红色火焰。

    朝着蜈蚣王掩杀而去。

    时间,人巨虫,就在林大战起来。

    谁也无法奈何谁。

    “这……”众武士见到修为最高的阮姓老者,金丹后期大圆满修士,出手都没拿下蜈蚣王,而是陷入缠斗。

    不由得个个心更是没底。

    “都振作起来!”苏依柔见到武士们士气低沉,不由出声娇叱。

    当先挺起长剑,向四周的黑铁蜈蚣杀去。

    “大小姐!”

    所有武士见到自己家的大小姐,当先杀出,不由的提振精神,出阵阵怒吼。

    每四五人组成个小型剑阵,向四周掩杀而去。

    顿时,阵阵喊杀声,气刃拳芒剑气暴涨,轰隆隆声不绝与耳。

    另外五六名金丹修士,也是法宝尽出,真元狂飙全力出手。

    时间,战斗进入白热化。

    不时有黑铁蜈蚣,突入战阵,撕咬武士或者吞噬凡人脚夫。

    惨叫声不绝于耳。

    赵君宇此时站在车厢旁边,似乎这切都与他无关。

    他经脉,肉身,脏腑在穿梭空间时受了重伤,虽然经过几天的修养,已经恢复肉身外表的伤势,并可以自主行动,但是现在原则上还不能妄动真元,也不能施展术法武技。

    但是,即使他不动用真元,光凭着双肉掌以及肉身的强横,这些黑铁蜈蚣也奈何不了他。

    他就是站着那边让黑铁蜈蚣嘶哑,都别想咬破块皮,反而能把蜈蚣的牙都崩掉。

    此时,战斗越激烈,不断有武士以及凡人脚夫伤亡。

    赵君宇自顾自的站着,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出手,他没那么圣母,修仙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残酷无比,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会拼着伤势复的危险出手的。

    再说,其实情况没那么糟糕,在蜈蚣王被阮姓老者缠住之后。

    在苏依柔的带领下,众武士进退有序,颇有章法。

    渐渐抵御住黑铁蜈蚣的进攻,并开始扳回劣势。

    尤其在其余的五六名金丹修士,全力出手之下。

    他们出的每道数十丈长的凌厉气刃,都能灭杀片黑铁蜈蚣。

    黑铁蜈蚣的数目在迅减少

    时间,众人气势大盛。

    苏依柔虽然只是筑基后期修为,但身法轻盈,飘忽不定。

    她手的长剑是柄品法宝。

    配合着她家传的剑诀,显然战力过般的筑基后期。

    长剑抡起道道璀璨的剑光护住全身,所到之处,带起片片血雨。

    被她剑光扫的黑铁蜈蚣,不是皮开肉绽就是直接被斩成两截。

    嗯,不错,赵君宇站在边暗自点头。

    然而正在此时,跟阮姓老者缠斗的蜈蚣王,虽然也渐渐落入下风,但显然它的灵智已经不低。

    看出苏依柔是对面人类的领。

    不由得复眼凶光大盛,竟然张口连续喷出数团毒雾将阮姓老者逼退。

    同时硕大的身躯,居然半空个蛇形,半空跨越数百丈,瞬间就到了苏依柔的面前。

    “不好,小姐快退!”

    众武士大骇之下,纷纷惊叫,无数气刃攻击朝蜈蚣王而来。

    阮姓老者没想到这孽畜如此有灵智,大惊之下,咬牙双手连掐,紫红葫芦喷射出,数道火箭朝着蜈蚣王瞬间射来。

    同时自己也化作道流光,掌朝蜈蚣王遥遥拍来,强劲的风暴之声大作,想要救援苏依柔。

    然而都慢了步。

    蜈蚣王遍布利牙的大口,已经朝苏依柔狠狠咬来。

    后者面色白,曼妙的身法已经来不及施展,正要挥剑拼死搏时。

    噗嗤声闷响,突然之间,蜈蚣王硕大的头颅上出现个细小的血洞,灰色脑浆迸射。

    蜈蚣王的复眼还保持着,择人而噬的凶光,下秒就失去神采。

    几乎同时间,从四面方而来的攻击都打在它的身上,但是无法打穿蜈蚣王的甲壳,只有阮姓老者的紫红火箭,直接将已经死去的蜈蚣王腹部烧穿然后再掌打飞,腥臭的血液和焦糊味弥漫开来。

    这是……众武士电光火石之间,都看到了蜈蚣王的头颅先是突然出现个血洞,然后再被阮前辈打死。

    不由得个个面露怪异。

    不过,剩下的黑铁蜈蚣还在顽抗,众人来不及思索,又开始围杀剩余的黑铁蜈蚣。

    在阮姓老者空出手之后,加上其余金丹修士,还有剩余两百名筑基期武士的围杀之下。

    群龙无的黑铁蜈蚣,数量迅减少。

    在它们绝望的嘶叫之下,又只过了炷香的功夫,数百条黑铁蜈蚣就被全部杀死。

    众人劫后余生,暗自庆幸的同时。

    纷纷将目光投向,在空地的蜈蚣王的尸。

    大家都明白,生死线间,蜈蚣王头颅上那突然出现的血洞,是救了苏依柔的关键,也是全局制胜的关键。

    这血洞从何而来,是谁出的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