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斩杀范乐山!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另边,司徒骏奋起紫金神剑,道璀璨剑光逼退魔将化身,飞纵过来和范乐山会合。???? ≥.≠1ZW.

    两人的眼神都带着浓浓的惊惧和不安。

    只是短短炷香时间之前,他们还得意洋洋的威逼赵君宇,仿佛后者

    半空,赵君宇步接着步,朝着范乐山和司徒骏踏步而来。

    他倒提魔刀,浑身浴血,如同踏天魔神。

    嘴角带着丝玩味的笑意,居高临下俯视着范乐山和司徒骏。

    “你,到底是何境界?”

    “不对,你肯定不是圣域的修士,你到底是谁?”

    司徒骏无法想象,个下界的元婴修士,能有如此的恐怖的战力,他脑海泛起无数念头,闪过无数的可能性。

    “以敌七,我曹,太猛了。”

    “赵盟主这战力,也是没谁了。”

    不少围观的修士,早已是惊得嘴巴合不拢,这场战斗**迭起,看的他们是目眩神迷。

    赵君宇力敌两大分神修士以及众元婴修士,简直骇人听闻,很多人纷纷感叹。

    “这有什么,当初在乾元城,赵丹师可是人力敌十二元婴期魔族的,我是亲眼目睹。”个曾经参与乾元城大战的,乾元城本地修士,骄傲地向四周人说道。

    赵君宇出自乾元城,他也感到非常荣耀。

    “我曹,传说果然是真的,牛逼啊。”

    “是呀,当时,赵丹师还只是元婴期呢。”

    “所以啊,今天赵丹师能力敌这么多人,包括两个分神期,我是点也不吃惊。”那名乾元城的修士,得意洋洋,仿佛早已预料到这切似的。

    “那这样的话,我突然想起来,赵盟主说他杀进杀出隐魔岛,那应该是真的了。”旁的另名修士猛然想起什么。

    隐魔岛里虽然魔族高手如云,但以赵君宇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战力,确实能做到。

    众人不由纷纷点头,对他更是敬佩地五体投地。

    “谷星剑,你身为梵天宗的副宗主,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你想做叛徒吗?”范乐山早已失去了宗之主的高人形象,朝着直在旁袖手旁观的谷星剑喝道。

    谷星剑却是扭过头,似乎没有听见。

    “你,这个叛徒!”范乐山怒喝,见到赵君宇步步踏过来,如同催命的脚步般,心更是惊惧。

    “所有梵天宗弟子听命,全体出击,围杀此人!”范乐山又向其余的梵天宗高手命令道。

    有五名梵天宗的元婴高手,直和许青山,千代美子等人缠斗,但直没有下死手,而是阻止他们增援赵君宇。

    而在下方众围观修士里面,还有上百梵天宗的金丹后期强者没有动手。

    听到范乐山的命令,他们却脸露犹豫。

    “所有梵天宗弟子,听我命令!”

    “退出战斗,不得插手!”

    此时,谷星剑突然朗声说道。

    听到他话之后,所有梵天宗的弟子,就像是接到了明确的指令。

    五个元婴期的高手纷纷停手,退出战圈。

    而下方百多金丹期强者,则更是后撤很远,远离战圈。

    “你,你们都反了,叛徒叛徒!”范乐山又气又急,叫骂道,但是梵天宗众人却不为所动。

    范乐山直不问宗里事务,只管自己修炼,还有无止境的摄取宗内的修炼资源。

    而宗里大小事务,都落在谷星剑人身上,这几十年来,可以说谷星剑才是梵天宗的主心骨。

    再加上范乐山为人孤傲喜怒无常,所以说到了关键时刻,人心尽显。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对赵君宇的敬畏,让梵天宗众人不欲也不敢和他为敌。

    “赵君宇,你不要自误,与我上界司徒家为敌,你将后悔……”司徒骏被赵君宇魔神般的气势所夺,色厉内荏的叫道。

    哼,赵君宇声冷哼,也不理他,双手紧握刀柄,惊天刀芒再起!

    暴炎绝斩,终极刀!

    澎湃的法力疯狂涌入魔刀,里面的器灵在跳跃,出凶厉的咆哮。

    紧接着,这刀划出的刀芒竟然达三百丈,刀身上魔焰滔天,将这片的天地元气,就像切豆腐般完全切开,空间碎裂!

    司徒骏和范乐山,双双狂吼。

    他们知道,这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紫金神剑,和寒光长剑,纷纷闪耀,爆出异常璀璨的光芒,这是法力灌注到极致的表现。

    两道裂天的天剑剑芒,如平行般横亘天空,迎上这无比可怕的刀。

    锵嗤锵嗤!两声怪异的巨响响起。

    两道天剑剑光,节节碎裂,魔刀的刀芒也隐没与空气之。

    赵君宇黑飞舞,嘴角溢血,双手持刀,保持着下劈的姿势、。

    但是,司徒骏和范乐山,却感觉到赵君宇凌天的刀势还在汹涌而来,不由得惊慌失措,应该说,范乐山身为梵天宗宗主,分神初期修为,司徒骏更是来自上界世家司徒世家的分神后期大能,身负极品法宝和准灵宝,两人的战力不可谓不强横,但是身负九阳圣体,真龙精血,圣品功法,极品魔宝,又有无比坚韧意志和斗战经验,毒辣眼力的赵君宇,实在太可怕了。

    他们不是没有过战胜赵君宇的机会,但是心底里只要露出丝胆怯,就会此消彼长,拼的不光是法力,法宝,还有战斗的意志,心境的冷酷,亮剑的精神。

    很可惜,这两个养尊处优太久,这方面远不如赵君宇。

    之前负伤之后,再战之时就已经胆怯了许多。

    腾腾腾,范乐山当其冲,在虚空,连退步,他每退步,身上就爆出道刀痕,吐出口鲜血,步之后,足足有道狰狞的刀痕在他身上出现,道比道深,最后几个刀痕已经深深斩入骨骼里,鲜血已经浸透了他前胸,身素衣法袍,此时早已经碎裂血污,狼狈不已,他的真元已经完全耗尽!

    死亡的恐惧袭上心头!

    “不!怎么回事!”范乐山只觉得,赵君宇的刀势全压在他人身上,波又波,自己像被什么东西锁定般,无法躲闪到边只能力接这恐怖的刀势。

    猛地回头,看见了后面司徒骏面无表情的脸。

    后者在赵君宇的终极刀的强势力压下,居然仗着修为将前面受伤较重的范乐山禁锢住,当人肉盾牌,抵消赵君宇的刀势!而范乐山只能边后退边拼命抵御赵君宇的刀势!

    “司徒骏,你这个狗杂种!”

    范乐山愤怒的大叫,然而却徒劳而已,第十道刀痕出现,咔嚓声轻响,整个人被拦腰斩成两截。

    梵天宗宗主,昔日圣域第人,分神初期修士,范乐山,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