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陷入危机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轰隆隆声声巨响,震动苍穹!

    阵阵五光十色的气芒漫天四射,夹杂着缕缕青蓝色的火焰!

    咔嚓声,燕山上空的防护大阵,终于崩溃。  ≥.≤1ZW.

    紧接着就是轰轰两声,燕山大殿被震为齑粉。

    这防护大阵是赵君宇和散修联盟诸人,花费许多珍贵材料建成。

    之前被司徒骏和赵君宇的战斗余波,震得阵纹闪烁,损坏严重。

    这次终于在四柄长剑虚影的剑气波及下,完全崩溃。

    不少修为低的修士,直接被震的七窍流血,这还是因为两人激斗之处已经远离燕山,不然的话在场许多修为低的修士,都要被直接震死。

    众高阶修士,急忙联手布起层厚厚的光罩,这才避免了更多的殃及池鱼。

    随着阵阵的隆隆巨响,空个方圆千米的巨大蘑菇云缓缓升起,已经过了小型核弹的威力!

    而地上,灰尘漫天,个同样巨大的无底深坑,出现在众人的视野范围内。

    深坑,如同个择人而噬的黑洞,让人心悸。

    而赵君宇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哈哈,我上界来的的天才,还对付不了你个落后修真星球的土鳖?”

    “冒犯本公子,就是死路条!”

    司徒骏哈哈大笑,带着丝疯狂的快意。

    他对身份地位,面子看得极重,决不允许自己输给个下界的土鳖。

    虽然,他已经隐隐感觉这个土鳖不那么简单,无论斗法还是眼力,经验,武技,心境等等,十分恐怖,为他生平之仅见。

    就连在上界天域里的那些大能,天骄也有所不及。

    决不是寻常的土鳖修士这么简单,自己与他结仇实属不智。

    但是,他没有选择,来自上界的这个身份骄傲,以及家族交给的使命,让他必须不惜切代价消灭胆敢冒犯他的人,哪怕毁了家族赐下的准灵宝也在所不惜!

    “完了,赵盟主人呢?不会死了吧!”

    “哎,毕竟是上界的人物,手的功法,宝贝不是我们这里的修士可以比的。”

    “赵盟主再厉害,也还是地球的修士,修炼的资源没法和人家比啊。”

    很多修士纷纷摇头,面带惋惜。

    “不,我不相信,赵丹师那么神勇的人,他不会败的!”

    围观的修士,有部分参与过乾元城大战,见识过赵君宇的惊天本事,对他早已是五体投地,敬若神明,完全不相信赵君宇会死。

    “主人,他不会有事的!”远处的西门婉,银牙紧咬,面色苍白。

    而许青山,元海还有众散修联盟的高手,则双拳紧握,咬牙切齿。

    他们虽然也不相信赵君宇会死,但是心的忐忑仍然愈演愈烈,都做好了豁出命为赵君宇复仇的准备。

    哈哈哈,司徒骏还在嚣张的大笑。

    然而下秒,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双眼圆睁。

    哇地喷出口鲜血,先身上的白袍法衣完全破碎,四散飞扬!

    随后,咔嚓声,他内穿的宝甲也四分五裂,缕缕鲜血从里面渗出,这可是极品宝甲啊都已经碎裂了。

    噗地声,司徒骏从高空落下,单膝跪地,双眼不可思议的瞪着下方的大坑。

    只见个青衫人影,从大坑缓缓浮现,正是赵君宇。

    只见他手提斩天魔刀,虽然灰头土脸,浑身血迹斑斑,受伤颇重,但是显然并没有死。

    “怎么可能,怎么会!”

    司徒骏嘴里不断流出鲜血,喃喃自语。

    自己可是使出高阶术法,爆了紫金神剑里的神纹,几乎废了这准灵宝,怎么还不能杀死此人!

    “你绝不是下界的修士,你到底是谁?什么人!”

    司徒骏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疯狂大叫。

    “只会凭法宝之利的辣鸡。”

    “不配问老子的来历。”

    赵君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笑道。

    他刚才危急之间,爆浑身潜力,眨眼间下子打出四个阶武技。

    分别是北冥神拳,诛邪剑,暴炎绝斩,御龙神爪。

    分别迎击四道长剑虚影,成功将四道长剑虚影泯灭,并且余势击伤了司徒骏。

    然而他的法身也到了承受的极限。

    之前他最多能承受接连使出两种阶武技的反噬之力。

    而炼化了真龙精血,并到了半步分神的境界之后,才勉强能承受四种阶武技。

    不过,这恐怖的反噬之力也让他受了重伤。

    坚韧无比的琉璃肉身,里面的脏腑再次生移位,浑身鲜血淋漓!

    赵君宇昂吞下把极品疗伤丹药,缓缓踏步而出。

    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单膝跪地的司徒骏。

    后者第次两眼露出恐惧的神色,其实,他因为有法袍和极品宝甲护身,所受的伤势还比赵君宇轻点,但此人已经完全失去斗志。

    “范宗主,程家主,殷掌教……”

    “诸位圣域同道,我以上界特使的名义。”

    “命令你们,击杀此魔族奸细,以儆效尤!”

    “只要你们谁杀了这小子,下批我就优先安排他去往域外!”

    司徒骏见到赵君宇步步走来,身为上使的骄傲早已不在,而是眼珠转叫道。

    他以特使的名义,命令众人齐齐围攻赵君宇,要趁他受伤要他命。

    “什么?群起而攻之,这也太无耻了吧。”

    “赵盟主犯了什么罪,他明明直是冲在抗击魔族的第线,杀魔族也最多。”

    “还独自去了隐魔岛涉险侦查,就因为特使句话,就成了奸细?”

    不少圣域的低阶修士,愤愤不平。

    赵君宇从乾元城崛起,灭了几个巨头门派世家,并力抗魔族大军,早已成为许多人的偶像。

    “但是,赵盟主能御使斩天魔刀,这种层次的魔宝,我们修仙者可无法使用的啊。”

    “而且,他从隐魔岛那么凶险的地方,全身而退,这里面生了什么,谁知道呢。”

    也有少部分修士,表现出了质疑。

    而接到命令的众圣域元婴期高手,表情各异。

    第个跳出来的就是程家程若水,还有无涯剑派的殷志国,这两人都是和魔族有勾结被查出,巴不得杀了赵君宇。

    随后,又有五名门派和家族的掌门,缓缓走出,盯着赵君宇,身上散出无穷的杀机。

    这几人见他灭了玄阳宗西门世家,势力膨胀,隐隐已是圣域之主,就或多或少对赵君宇不满。

    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上界特使的命令,特使手上可是掌握着通往域外修炼的仙门之路,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所以必须杀了赵君宇!

    “宗主,你……”此刻,直默不作声的谷星剑,见到旁的素衣老者也是梵天宗的宗主,也缓缓走出,气机锁定赵君宇,不由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