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图穷匕见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个多月以来,赵君宇这位金丹初期魔修,给人留下了个不谙世事的菜鸟形象。?? ?.㈧㈠1㈠ZW.

    在隐魔岛这种充满血雨腥风,没有什么规则,弱肉强食的地方,他能修炼到金丹初期已经是非常奇葩的存在。

    如若在别的地方,早已被生吞活剥了不知多少次

    但圣魔宫很多人见车总管对赵君宇照拂有加,都以为后者是车总管的亲友子侄。

    而车总管,是提琰法王面前的红人。

    所以也没有人敢打赵君宇的注意。

    总之,这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家伙。

    而这几天,车总管对赵君宇表现的越来越和颜悦色,眼神也越来越火热了。

    嘘寒问暖更是频繁。

    这叼毛究竟对老子打什么主意?

    对这个随手可以拍死的家伙,赵君宇反而起了丝兴趣,当下虚与委蛇,外表不动神色。

    反而对外表现出副对车总管很是感激的样子。

    这天,天空的魔云分外浓厚,方圆千里都笼罩在片昏黄之。

    直和赵君宇称兄道弟的唐杰又来了。

    “赵兄,好消息。”

    “个多月前你仗义出手救了兄弟我,我曾经许诺你,唐家必有重谢。”

    “今日我唐家给圣魔宫送来批珍贵的修炼资源,包括大批的魔石,罕见的灵材还有几枚五级魔兽的兽核等等,我已和车总管说好,让你挑选部分,以报答救命之恩。”

    唐杰笑着说道。

    “五级魔兽?那可是相当于金丹期修士啊,兽核如此珍贵,你要给我?”

    “唐老弟,你太客气了。”赵君宇脸上露出浓浓的惊喜和贪婪之色,两眼放光。

    “嗨,你我见如故,兄弟相称,再说你又救过我,这点小意思又算什么。”

    唐杰副豪气的样子,大手挥。

    “那就多谢唐老弟了,那我们赶紧去库房领取吧?”赵君宇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哦,这灵材和兽核如果入库,就没你我什么事了。”

    “现在寄存在车总管的炼丹房里,你挑选完,再入库不迟。”

    唐杰笑道。

    “哦,也是,是我疏忽了。”赵君宇副尴尬的样子,直搓手。

    “事不宜迟,赵兄,车总管还在等我们呢。”唐杰哈哈笑道。

    赵君宇喜形于色,连声称是。

    圣魔宫半山腰西角,处隐秘的建筑里。

    这就是车总管的私人炼丹室了,进入,眼前豁然开朗,这个炼丹室极其宽敞,足有两千平米。

    间个流光四溢,周身遍布玄妙的云水山川图腾的硕大丹炉,矗立在那里。

    “上品丹炉。”

    赵君宇心底惊,当然对于他前世所用的仙品丹炉来说,这还是垃圾。

    但是他重生以来,见到的丹炉都是下品丹炉,包括他现在用的也还是从孙嘉良那里得到的下品丹炉。

    上品丹炉倒是第次见。

    上品丹炉可以有效减少材料在炼丹的流失,更能很好的集火势,稳定温度,大大提高成丹率和丹药品质。

    也就是说得到此丹炉,赵君宇炼制极品丹药的效率也会相应提高。

    看来,这个车总管,来头不般。

    “唐老弟,车总管呢?”

    赵君宇念头只是转,脸上并没有显现出来诧异。

    “别急,这不是来了吗。”唐杰阴测测的笑道,脸上带着阴森和诡异。

    只见从墙角阴影处,缓缓走出个人影,正是车总管。

    然而今天他却似乎有所不同,羽衣高冠,脸上带着丝庄严,似乎驼背都直了些,整个人显得精神焕。

    “元初,你来了啊。”

    “老夫等的你好辛苦。”车总管就像是变了个人,有些放肆的桀桀笑道。

    “车总管此话何意,我不是直在的吗?”赵君宇装作头雾水的模样说道。

    “赵元初,我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也不管你,进入圣魔宫有没有什么企图。”

    “总之,你的下场已经注定。”

    车总管懒得再装,面色狰狞。

    “多么完美的肉身,多么强盛的血气,简直不可思议。”

    “老夫等这刻,等了三百年。”

    “将你炼成人丹,老夫就有恢复修为的可能,你说,老夫怎么可能放过你?”

    车总管贪婪地盯着赵君宇,放肆的疯狂大笑道。

    原来是想将老子炼成人丹,赵君宇明白过来,不由得啼笑皆非。

    角落里遍布些极其珍贵罕见的灵材,看来这丑怪已经为此准备了许久。

    “你,你怎么这么狠毒?”

    “唐杰,我可是救过你,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赵君宇装作惊怒不已样子,转头怒瞪早已站到边的唐杰。

    “蠢货!你以为老子跟你套近乎,是看得起你?”

    “你这种蠢材,就是我这种天才路上的踏脚石!”

    唐杰面目狰狞,得意地笑道。

    “车总管,我们可说好的,这蠢材体内的金丹,还有那柄黑色飞剑,是属于在下的。”唐杰朝着车总管讨好的说道。

    “你放心,本座言出法随,我只要这小子的肉身和精魂。”车总管斜瞥了唐杰眼,微微冷笑。

    “来人啊,救命啊!”赵君宇脸惊骇欲绝的模样,鼓荡真元,放声大呼。

    “你喊吧,喊破天也不会有人现。”

    车总管脸狞笑,慢慢走向赵君宇,似乎要特意给他造成压力。

    “你那柄黑色飞剑,威力无穷,我好怕啊!”

    “如果本座没猜错,你之前肯定还隐藏了实力,对吧。”

    “让我猜猜,你的真实实力是什么?金丹后期,还是元婴初期?”

    “为了神不知鬼不觉拿下你,本座这个多月以来,花了老大的气力,才布置了这个天阶锁元阵。”

    车总管单手招,丹室四周,十几个黑色阵旗悄然浮现。

    股强有力的力场,立刻笼罩整个丹室。

    赵君宇只觉得股至强的力量,桎梏住了他的真元。

    “即使元婴期的修士,落到这个阵里,也时半会提不起丝真元!更妙的是,能隔绝所有的动静。”

    “即使法王大人在附近,也不会觉这里生了什么。”

    车总管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得意的笑道。

    “狮子搏兔,务尽全力!”

    “所以任你什么来头,有什么后手,都要栽在老夫手上!”车总管脸上副猫戏老鼠的模样。

    “游戏结束!”车总管笑声收,如同白骨样枯瘦的大手,闪电般伸出,向着似乎无法抵抗的赵君宇遥遥抓来。

    “是的,确如你所说,游戏结束!”此时,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