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祸水东引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在空间黑洞里小心翼翼的穿行着,当初两界通道之前被打通之后,应该是隐魔岛那头以阵法维持着空间黑洞的顺畅,以方便魔族大军的通过,但是年过后,空间乱流重新占据了黑洞,以赵君宇远般元婴后期的修为,以及强的肉身,也要小心应付,才不至于受伤。?? ? ≥.≠≈1≤Z≈W≤.≠

    而般的元婴修士,个不小心在两界空间乱流,也有被撕裂的危险。

    这还是因为隐魔岛和圣域同为依附地球的小世界,相距并不是很远。

    而如果,要前往相距遥远的域外修真大世界,如果想不靠传送阵硬闯,这空间通道里面的乱流,空间异兽等等不知名的危险,即使是元婴期修士也不敢犯险,只有分神期及以上的修士,才有可能通过。

    而之前因为天地法则,圣域包括地球上,最高修为的修士也只是元婴后期,那个西门老祖半步分神毕竟不是真正的分神期,对以自己的力量,通过空间通道去往域外,都只是奢望。

    按理说,隐魔岛也是依附于地球的小世界,修为最高的也应该是元婴后期,但是经过所谓的“严青松”事件,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分神期,以及这段时间天地法则的变化,赵君宇隐隐感到,隐魔岛那里似乎有更恐怖的存在。

    但是,这年来,魔族为何没有再通过空间黑洞入侵圣域,反而不再维持空间黑洞的畅通,任何空间黑洞渐渐关闭,这里面什么原因?

    赵君宇思考再三,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去隐魔岛探究竟了。

    自从晋级元婴后期以后,配合万象炼体诀第重的修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更增添了几分信心。

    此刻的他,即使对上般的分神期修士,也能战而胜之。

    所以赵君宇也是艺高人胆大,独自前来侦查。

    但他也留了手,没有将魔将化身带来,而是让它隐入燕山的地下,以防万,以魔将化身的战力,足以保护众女和父母。

    黑洞前方的魔气,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凶厉,经过足足天的穿梭之后,终于达到了黑洞的另端。

    虚空,处森林上方,道人影悄然闪现,感受到汹涌而来的魔气,赵君宇确认这是隐魔岛地界无疑了。

    下方切都是黑色的,河流树木,石头,建筑等等都是黑色的,切都是暗无天日,充满着阴冷邪恶。

    这里,原本的天地灵气已经被魔化成为魔气,而就连虚空断层都被侵蚀,从虚空之都到处弥漫魔气。

    不仅如此,切的生物都已经被魔化。

    森林里的飞禽走兽,个个双目血红,带着浓浓的煞气。

    其有十几头魔兽,已经现了高空的赵君宇,立刻出嘶嘶的怪叫声,向他冲来,要将他生生撕碎分食。

    感受到赵君宇身上修仙者的灵气,这对这些魔兽有着巨大的诱惑,个个了疯的扑了上来。

    噗嗤噗嗤,缕指风划过,轻易将这十几头魔兽灭杀。

    赵君宇站在虚空,四处查看了番,微微皱眉。

    果然,黑洞这头,没有阵法维持,魔族竟然将通往圣域的空间黑洞全部放弃,是打算放弃进攻圣域了?

    这不可能,赵君宇是太知道魔族的尿性了,放着那么多洞天福地,那么多修炼资源,那么多修士的血肉不去吞噬,这简直难以想象。

    赵君宇身形晃,全身气息剧变,周身升腾起纯正的魔气,他的面容也变为个身着黑袍的三十余岁的男子,面容普通带着丝邪异,而气息压制在金丹初期。

    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个金丹初期的魔修了。

    “你也变个样。”赵君宇召唤出斩天魔刀,命令道。

    毕竟这是曾经的所谓魔使“严青松”的法宝,如果在隐魔岛使用会露了底细。

    魔刀里的器灵,经过吞噬那么多妖兽的血肉,神智在逐渐恢复,不过在赵君宇面前却丝毫不敢放肆,乖乖的变为柄黑色飞剑。

    就在此时,赵君宇眉头皱,望向远处。

    正南方向,三道遁光正飞向这里冲来。

    最前方,是名二十七岁绿袍青年,只见他面色惨白,遁光有些歪歪斜斜,身上有不少血迹,显然受了伤。

    而后面的两道遁光,则是名麻衣老者,还有名灰袍年,这两人不急不缓的跟着前方的绿袍青年,似乎猫戏老鼠般。

    前面交代过,隐魔岛不仅有魔族,而且还有原属于人族的修魔者。

    最终的目的都是飞升魔界。

    这三人都是魔修,而且都是金丹期魔修。

    绿袍青年是金丹期,麻衣老者是金丹期,而黑衣年人也是金丹初期。

    “嘎嘎,我说唐杰唐大少爷,你已经无路可逃。”

    “乖乖停下来投降,交出宝物,宗主他老人家也许会饶你条命。”

    此时,后面的麻衣老者出声怪笑叫道。

    而前方叫做唐杰的绿袍青年,面色苍白,紧咬牙关,身形没有丝停顿反而往前加了几分。

    很显然这是个常见的杀人夺宝的场面,无论在圣域还是隐魔岛都是司空见惯。

    远远的,三人都现了远处,呆立不动的赵君宇。

    扫之下,觉对方似乎是金丹初期魔修,不由得脸色各异。

    这是幽暗森林边缘了,怎么会有个修士孤零零在这里傻站着?

    叫做唐杰的绿袍青年,见状遁光加,直直朝赵君宇冲来。

    “这位道友,我是唐家的大少爷唐杰,后面的是我的仇家。”

    “如果,你能施以援手,我们唐家必会以重谢,魔器法宝,秘籍丹药任由挑选!”

    唐杰边飞遁而来,边朝着赵君宇大呼。

    “阁下,眼睛放亮点,劝你休要多管闲事。”后面的麻衣老者见到有变数,低喝声,语含威胁,同时遁光加快,下子就接近了前方的唐杰。

    噗嗤,唐杰咬牙,身形化作道流光下子就窜到了赵君宇的面前。

    “道友,我们唐家是提琰法王的下属家族,这赤月魔宗竟敢袭击我们唐家,是为大逆不道,提琰法王定不会放过他们。”

    “只要你助我脱困,不但我们唐家有重赏,提琰法王那里也会有赏赐的!”

    绿袍青年唐杰,眼珠转,放声叫道。

    这叫声传出,后面的麻衣老者和灰袍年,双双脸色阴沉。

    虽然唐家只是依附于提琰法王的个完全不入流的小家族,般情况下,提琰法王也许都不记得下属势力有这号家族,如果无声无息被灭了也没人会追究,可要是传扬开来,向好面子又残忍无比的提琰法王万追究起来,则赤月魔宗也无法承受。

    看来,必须要杀了这个突兀出现的陌生修士,以防万。

    于是赵君宇立刻感觉到,两股浓浓的杀意,锁定自己。

    对方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