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西门婉的转变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不过他现在也无暇追究这些人的责任,对他来说,最重要最迫切的是疗伤。  ?.㈧?1?Z?W㈠.㈧

    连五天,赵君宇都在燕山闭关疗伤。

    在无数珍贵灵材制成的药液里,白气升腾,灵药的香味布满整个密室。

    连番大战,虽然有万象炼体诀第七重的功力,肉身无比强悍的赵君宇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势,已经坚韧如金石般的脏腑都有些许破损。

    更重要的是伤到了本源。

    复原起来比较麻烦,足足五天的闭关疗伤之后。

    终于才恢复了个七七,这也是归功于他肉身,功法的逆天,还有圣域几大家族门派送来的灵药的共同作用。

    只是可惜,银甲傀儡暂时无法修复了,缺乏好几种高级材料,恐怕在这界都不好找。

    只能留待日后解决。

    第二元婴自己的那丝元神被毁,西门老祖的元婴消逝,变回了荒元灵木本来的面目。

    赵君宇看着这块黑黝黝的灵木,心几个念头急转而过。

    此时,门外响起西门婉温柔又怯怯的声音:“主人,您在里面吗?”

    “婉儿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赵君宇淡淡的说道。

    此时,身素色长裙,略施粉黛,更添几分清丽的西门婉低头走进密室。

    赵君宇斜眼打量了下此女,年来,她有了显著的变化。

    当年的骄横还有偏执,已经完全不见。

    取而代之的更多的是婉约还有份平和,很显然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的角色。

    相比年前,同样的场景,当初的西门婉可是穿着诱惑薄纱,进来侍奉赵君宇药浴。

    而现在,她却是穿着较为保守的素色长裙,很显然已经放弃了诱惑赵君宇的目的。

    “这是您要的琼洋花,上官家刚刚送来的。”

    “嗯。”赵君宇淡淡点头,在木桶里半坐着转过身来,如琉璃璞玉般的健壮身上,身上原本几处深可见骨的伤痕已经变淡,但带着伤痕,更显得男子气概十足。

    西门婉偷瞄了眼,随即将目光移开。

    “走近些。”赵君宇皱了皱眉。

    双正在捧着托盘的雪白如玉的皓腕,却轻轻抖动了下,显得她内心的紧张。

    西门婉低头款款走近,玉手轻颤,将已经炼化为液态的琼洋花倒入木桶。

    整个过程西门婉都不敢看赵君宇,紧张的呼吸都不连贯。

    这才是她的本性,之前想方设法接近,诱惑赵君宇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但这目的打消之后,西门婉内心小女人的矜持还有害羞才暴露出来。

    看着她紧张如小白兔的样子,已经完全放松的赵君宇,突然心升起股捉狭,还带有丝凌虐的兴奋。

    毕竟这是自己的婢女,可以随意妄为。

    前几日的连番大战,颇为惊险,这种九死生的刺激感,赵君宇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连带着也刺激了他的些情绪需要泄。

    西门婉现在怯生生低眉顺眼的清丽模样,很好地刺激到了赵君宇。

    再加上他连续几天使用大补的灵材药浴,突然间身体内股熊熊火焰升腾。

    赵君宇呼啦下站起,把西门婉吓了大跳,急忙捂脸。

    而赵君宇此时已经把将西门婉拽入怀,

    后者如同惊吓的小羊羔样,身体剧烈颤抖。

    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把身体再放软,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带起的药液已经浸湿了她的长裙,将完美诱人的身材完全凸显出来。

    顺从的玉容上,紧闭美目,长长睫毛不断闪动,柔如无骨的火热娇躯更加重了凌虐的刺激感

    “上吧,这是自己的战利品,是婢女,有何不可?”

    “你可是仙帝,不能做这禽兽之事!”

    “切,之前又不是没做过……”

    在赵君宇的脑海,两种声音天人交战。

    只是两三息。

    赵君宇猛然清醒过来,缓缓放开西门婉。

    “好了,你出去吧。”赵君宇按下****,淡淡的说道。

    “主人,不需要婉儿侍奉您更衣吗?”脱离了赵君宇的魔掌,西门婉感到丝庆幸,但随即种浓浓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柔声问道。

    赵君宇摆摆手,没再看她,防止自己再失去理智。

    西门婉只好面带复杂的退了出去。

    “这是怎么搞的,老子的心境怎么变差了?”赵君宇皱眉自言自语。

    随即明白过来。

    连番大战,尤其是第二元婴被毁,还有操控魔将化身和银甲傀儡,如此元神之力也几乎耗费大半,这样就导致了精神力上出现缺陷。

    自己连续和分神初期的魔族“严青松”,还有几个元婴期魔族对战,受到了魔气侵染。

    留下了魔性的后遗症,不过他道心稳固,这点还影响不到什么。

    而其他的那些参与大战的人族修士,可能不少会出问题,赵君宇皱了皱眉。

    随后又开始在药液里修炼了会,直到完全吸收了数十种珍贵灵材熬制的药液之后,赵君宇单手招,件玄色长袍披在身上,跨出木桶。

    微沉吟,从空间戒指,取出块养魂木。

    养魂木里跳跃着个小小的火苗,火苗闪烁着个婴儿的面容,正是西门婉的父亲,西门世家家主,西门兴国的元婴。

    只见西门兴国的元婴,面容安详,似乎直在沉睡。

    “装睡是吧?”赵君宇冷哼声,微催动法力,火苗陡然明亮起来,西门兴国的元婴立刻出声痛呼,睁开小眼,惊惧地看着赵君宇。

    “你想干什么?”西门兴国元婴小脸上,带着恨意但更多的是畏惧,看着赵君宇。

    “最近的形势你什么想法?”

    赵君宇淡淡的说道。

    “没……我什么都不知道,没想法。”西门兴国沉默了会,摇头道,目光躲闪。

    “还不老实是吧?”赵君宇作势又要催动法力。

    “别,等下。”

    西门兴国惊叫声,心同样几个念头飞快转动。

    他虽然被拘禁在养魂木里,但是外边的形势他还是都看在眼里的。

    赵君宇在地球,圣域的几场惊天大战,早已深深震慑了他。

    尤其对战分神初期的“严青松”,人独抗众隐魔岛元婴魔修,这在西门兴国心里,赵君宇已经竖起了不可战胜的形象。

    “如果隐魔岛占领圣域,你们西门世家的人落在魔族手上,后果恐怕比死还恐怖,尤其是你的元婴,落到魔族手上,啧啧。”赵君宇冷笑声。

    西门兴国元婴小脸白,如果落到魔族手上,难逃被抽魂炼魄,或者生生炼成,只知道杀戮的傀儡,总之是比现在还要惨上百倍。

    更别提整个西门世家剩余的族人,包括女儿西门婉如果落在魔族手上……

    想到这,西门兴国打了个寒碜。

    (ps:有事出差,紧赶慢赶才九点到宾馆更新,无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