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悍然杀人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真的是他!”

    “严青松,他居然没死?”

    此时,从大厅里迎出来的众家族门派的家主和掌门人,见到来人。?  .

    不由地个个面色惊异。

    他们也都是啸傲方的元婴强者,而严青松昔日身为元婴后期大修士,虽然醉心自身修炼,抛头露面的时候不多,但众人还是认得的。

    “盟主!”随着严青松的缓步上山,越来越多的人涌了出来。

    其,些原先散修联盟的老人,见状面露惊喜,上前簇拥住老盟主。

    毕竟散修联盟是严青松手创建,余威犹在。

    但更多的人是沉默不语,默默旁观。

    新组建的散修联盟,大部分是后来加入的,包括不少原先小门派小家族的子弟,根本不认得严青松。

    他们的很多人是冲着赵君宇的威名加入散修联盟的

    赵君宇的第二元婴,虽然年来露面不多,但是联盟内大小事务,处理的都很果断漂亮。

    并且数次现并雷霆击杀,潜入燕山窥探的魔族奸细,赢得了很大的威信。

    因此,他们对这个不认识的老盟主,采取了冷眼旁观的态度。

    哼!严青松目睹这切,微微冷哼。

    “西门婉见过严前辈。”

    此时西门婉上前步,盈盈朝严青松福了礼。

    嗯?“严青松”只见名气质清冷,婉约的白衣绝色女修,迎上前来,不由愣。

    随即上下打量了下西门婉,眼神流露出丝淫邪,随即隐去。

    “西门婉?你就是那个曾经的圣域第美女女修?”

    “果然名不虚传啊。”

    严青松脱口而出,语气轻佻。

    “不敢,西门婉只是个奴婢而已。”西门婉皱了皱眉,轻声说道。

    “哈哈,赵兄弟好福气啊!”

    严青松哈哈大笑,西门婉则更是秀眉紧皱。

    她虽然之前不认识严青松,但瞧这做派根本不像是正道,元婴后期大修士的作风啊。

    “严道友。”

    “严道友,别来无恙。”

    此时,众家族的家主和门派的掌教,也上前见礼。

    毕竟严青松当初也是名震方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在坐的几个元婴修士有的也跟他有过面之缘。

    嗯,严青松朝众人点了点头,神情倨傲。

    “赵兄弟呢?”

    “叫他出来见见本盟主,我和赵兄弟可是神交已久。”

    严青松吐气开声,声音远远传开传遍整个燕山。

    时间,全场不少人面色怪异。

    赵君宇可是手灭了玄阳宗,皇极门,西门世家,连杀几个元婴修士的厉害人物。

    现在在散修联盟内部也威信极高。

    怎么严青松这语气极为轻佻,就像是呼唤小弟样?

    “严前辈,主人闭关还未出来。”

    西门婉隐隐觉得对方来者不善,沉声说道。

    “哦,还在闭关啊。”

    “你去通报声,让他出关来见我。”

    严青松大刺刺地走到半山腰平台,练武场上的把太师椅旁,径自坐下。

    对于西门婉的态度,就像真的使唤奴婢般。

    “严前辈,还请稍安勿躁,主人会就会出关。”

    “但不知,严前辈此番前来,有何指教?”

    西门婉忍住怒气,不卑不亢地说道。

    此时,赵君宇闭关,她这个贴身奴婢,曾经的西门世家大小姐,也算是半个主人了。

    “我不在的时候,多亏他打理散修联盟事务了。”

    “现在我本盟主回来了,赵兄弟也可以歇歇了。”

    “就不劳他操心了,本盟主回来就是通知他这个事。”

    严青松皮笑肉不笑地道。

    此言出,全场片静寂。

    虽然已经隐隐有了预料,但是很多人还是心吃惊。

    严青松年多消失不见,更是因为他,散修联盟被人围攻,几乎全军覆没。

    多亏了赵君宇,挽救了散修联盟的命运,并且打上玄阳宗皇极门,团灭了仇人,为不少死去的散修联盟修士报了仇。

    不仅如此,在他的带领下,散修联盟越欣欣向荣,展壮大。

    这严青松回来就要摘桃子,话说即使如此打算,也不隐晦下,就这么嚣张,呼来喝去的,看那样子就是铁板钉钉,通知下完事。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众元婴修士,都是面露怪异。

    更多的人是心不服。

    只有个人例外,那就是角落里的洛天依,他眼神流露出兴奋之色,只要赵君宇有麻烦他就高兴。

    “盟主,您回来就如此要求,是不是有些欠考虑?”

    此时,旁的秦明终于忍不住了。

    他性子比较直,赵君宇救过他的命,还跟着赵君宇打上玄阳宗,直接灭了玄阳宗和皇极门,为众死难兄弟报了仇。

    后来又眼见散修联盟在赵君宇的威名之下,恢复元气,且越来越壮大。

    他对赵君宇是由衷的敬佩和爱戴。

    刚刚在乾元城,他眼见严青松打伤了赵君宇的徒弟元海,已经是满腹不平和怨气。

    此刻见到严青松如此表现,终于忍无可忍。

    “哦?你要阻我?”

    “秦明,年不见,你胆子不小啊!”

    严青松脸色阴沉,字句的说道。

    “秦明,你是吃了豹子胆,敢顶撞盟主?”此时旁的“葛长老”也出声怒喝道。

    “盟主,秦明斗胆问您。”

    “在联盟总部被攻破,弟兄们被残杀的时候,你在哪里?”

    “联盟覆灭,我们被四处追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我们跟随着赵盟主,以寡敌众,杀上仇家门派,血战为兄弟们报仇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赵盟主重建散修联盟的时候,您又在……”

    秦明面色通红,直视严青松,出连串的质问。

    虽然这是曾经他敬仰的存在,但热血上头的他也不管不顾了。

    所有散修联盟的成员,也都默然不语,秦明的话代表了大多数人心的声音。

    “叛徒,死!”

    此时声暴喝,打断了秦明的话语。

    严青松老羞成怒,掌拍出!快若闪电!

    “不要!”旁的许青山大惊失色,急忙想出手挽救已来不及。

    蓬的声闷响,秦明被直接打飞,半空爆成团血雨。

    这下,变起肘腋,众人纷纷大惊失色。

    “你!”许青山面色紫红,怒视着严青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