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真面目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严盟主,话虽如此,但这里面太多的变故,下说不清楚。  =.==1≥Z≠W≥.≈≈”

    “不如我们回到分部,我们几个私底下详细给您禀明。”

    许青山脸色青,忍住情绪低声说道。

    这里毕竟是城主府,别人的地方,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但严盟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咄咄逼人,不知轻重?

    严青松无视旁脸色不豫的高奇,摆了摆手道:“没什么私下可说的了。”

    “带路,去那个赵君宇那,本盟主和他谈谈。”

    严青松有些不耐起身道。

    “他如果识相,就给他个长老做做吧。”

    “本盟主手创立的心血,就凭他想轻轻松松拿走?想得美!”

    严青松冷笑声。

    而此时,原来直拥护严青松的几个老人也都纷纷面面相觑,面色难看。

    “严前辈,您这话有失偏颇。”

    旁直默然旁观的元海,见到严青松如此说话,终于忍不住了。

    他早已视师尊赵君宇为神样的存在,无比尊敬,见到有人如此轻慢师尊,心股怒气泛起,但还是尽量平和语气。

    见到元海说话,旁的许青山和秦明,暗叫要糟。

    “哦,你是谁?”

    “看得面生,是高城主的人吗?”

    严青松这才注意到角落里话的元海,觉察到对方只是金丹期,不屑地冷笑下,看都不看他眼。

    “不是,在下元海,赵师是我师尊。”元海挺起胸,他此刻代表师门,不卑不亢。

    “哦?你是那个赵君宇的徒弟?”

    严青松放下茶杯,终于正眼看向元海。

    与此同时,元海顿时感觉股泰山压顶般的压力向他涌来,几乎将他压趴!

    元海猛提口真元,咬牙将脊背挺直,额头上出现豆大的汗珠。

    显然,这个严青松释放威压,要给他个下马威。

    “你说说,本盟主哪里话有些偏颇?”严青松的话语有些阴沉。

    “严前辈,当初散修联盟遭受灭顶之灾,几乎全军覆没。”

    “是我师尊,挽狂澜于既倒,救下多人,保留了散修联盟不被覆灭的火种。”

    “而且,亲自杀上玄阳宗还要皇极门,连番苦战,为散修联盟众兄弟报了仇。”

    “那个时候,您在哪里?”元海迎上严青松的目光,丝毫不惧。

    “而散修联盟能展到如今这个地步,占据数个洞天福地,以及数条灵脉灵矿,人员实力比以前大幅增长,基本全是我师尊的功劳。”

    “而严前辈您今日回归,二话不说就要取代我师尊,未免太过……。”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们严盟主说话!”

    旁直面色木然的青袍老者,也就是随着严青松进来的葛长老,赫然是金丹后期的修为。

    此时声冷哼,竟然不顾这是城主府,掌就向元海拍来!

    “葛长老,不要!”

    许青山还有秦明等人,纷纷惊呼,但已出手不及。

    蓬地声,元海单手翻,道浑厚的真元掌印破空而出,和葛长老硬碰硬了记。

    双方都是微微晃。

    但严青松和葛长老,却是面色变,葛长老可是比对方整整高出个小境界。

    “我说,赵君宇的徒弟,如此猖狂,原来还真有些本事。”

    “可在本盟主面前放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严青松声冷笑,身上气势暴起!指点出!

    “盟主,且慢!”

    “严道友,不可如此,住手!”

    许青山和高奇,两名元婴初期修士,大惊失色,双双出手!

    两股雄浑的真元气团左右夹击,想把那股指风抵住。

    而当其冲的元海,感受到致命危机,体内的金丹疯狂转动,股澎湃的巨力自双掌之间推出!

    但饶是如此,严青松出的那缕凌厉但又无声无息的指风,还是轻易破除所有阻力,啪嗤声,闪电般击在元海胸前,顿时元海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墙上,面如金纸,生死不知。

    “严道友,我提醒你下,这里是我城主府!”高奇大怒之下,拼命忍住作,急忙去看元海。

    “元海!”许青山和秦明,等几人也急忙上去查看。

    元海来到圣域这几个月,和众人相处很是融洽,并且共同参与了数次与魔修的战斗,已经和散修联盟众人结下了深厚的情感。

    见到他被严青松打伤,很多人心生不满,但由于严青松的积威犹在,众人不敢作。

    “许青山,你胆子不小,敢对我出手!”严青松无视高奇,冷然道,话语里带着丝杀气。

    许青山悚然惊,急忙长揖到地,“盟主,青山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得那么僵,无意冒犯盟主,还请恕罪!”

    “哼!”

    “不必多说,随我去总部。”严青松冷哼声,大刺刺的走了出去。

    许青山,秦明等众散修联盟众人愣了下,急忙跟上,但是许青山走之前却朝高奇暗暗做了个手势。

    等到众人走远,高奇急忙掏出疗伤丹药,给元海服下,不会后者悠悠醒转,胸前个大洞,泊泊流着鲜血。

    蓬嗤胸前衣衫裂开,同时件宝甲也轰然爆裂。

    就是这赵君宇随手赐下的宝甲,救了元海命。

    否则,尽管严青松那指遭遇了三重抵挡,但还是足以要了他的命。

    “快,高城主,赶紧通知还在俗世的曹政。”

    “让他通知我师尊,赶紧回到圣域里来!”

    元海咳出口血,急急说道。

    “什么?你师尊不就在燕山吗?”高奇愣有些不明所以。

    “没时间解释了,高城主,按我说的做,拜托了!”元海说完这句,晕了过去。

    乾元城外,行人浩浩荡荡向燕山飞掠而去。

    严青松回看了下身后,面色沉重的散修联盟众人,心微微冷笑。

    此时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大人,我不明白,您为何不直接杀上燕山,宰了这个赵君宇,而是费这么大劲,绕这么大圈子呢?”

    给他传音的真是旁的葛长老。

    “你还是以前那么蠢,你我二人沉睡千年,好不容易夺舍了这两具身体。”

    “这两具身体,身份又比较特殊,当然要好好利用。”

    严青松边传音给葛长老,眼神里丝诡异的黑芒闪过。

    “这个散修联盟的实力不可小觑,如果我们借由这个身份,将这股势力控制在自己手。”

    “那么到了我隐魔岛大军全面攻打圣域的时候,关键时刻反戈击,甚至只是防水,也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且,那个赵君宇据本大人所知,战力不凡,我们现在就是趁此机会,借助这个身份,接近此人。”

    “能降服最好,不能降服,也能做到击必杀!”

    “严青松”的脸上,泛起丝若有若无的狰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