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前盟主归来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怎么了?”

    众人见到许青山的表情,纷纷愣。???  =.≥=1≈Z≤W≈.=

    “许道友,出什么事了。”高奇皱眉问道。

    许青山不答,内心各种念头飞快运转。

    最终咬牙,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在座的诸位,都是信得过的人。”

    “我就直说了,刚刚得到消息,我们散修联盟的前盟主,严青松严盟主,已经出现,正在城里散修联盟分部等候我等。”

    “什么?”

    众人纷纷惊。

    “严盟主没死?”秦明站起惊喜道。

    “是的,他现在就在分部等我们。”许青山点头道。

    在场的其他众散修联盟的人,闻言面露喜色。

    “那还等什么,赶紧回去参见盟主啊。”

    秦明急急说道。

    众散修联盟的人也纷纷站起,然而许青山却皱了皱眉,没有动。

    “许长老,你这是……”

    秦明先是愣,随即反应过来,接着众散修联盟的人也开始反应过来,面色犹疑,部分人又坐了下来。

    而城主高奇,从乍听之下的惊奇之后,也面色怪异。

    虽然严盟主回来了,但是现在散修联盟已经有了新盟主,那就是在燕山的赵君宇,赵盟主。

    众散修联盟诸人,则心各种念头泛起。

    虽然严青松手创立了散修联盟,但是在散修联盟最危急被围攻的时候,作为盟主却失踪了,也是因为他,散修联盟几乎被团灭,然而幸亏赵君宇力挽狂澜,不仅救了很多人的命,而且短时间内就把散修联盟扬光大,规模实力已经今非昔比。

    甚至散修联盟大本营也从原来的偏远域,到了原来西门世家,那洞天福地的燕山。

    修炼资源也大大丰富,可以说散修联盟已经脱胎换骨。

    如此,该怎么面对这个昔日的盟主呢?

    “许青山,秦明。”

    “怎么,还要本盟主来拜见你们吗?”

    此时,个略显阴沉的声音响起。

    只见大门外,个身着黑色衮金蟒袍,头上挽着个髻的五十余岁模样男子,缓缓跨入府,旁本要上前阻拦的城卫军卫兵,被直接震飞。

    后面还跟着名青袍老者。

    这……,众人这下呼啦全站了起来,迎了出来。

    “盟主!”几个散修联盟的老人,激动的喊道。

    来人正是失踪已经年多的,散修联盟前盟主,严青松。

    “你是……葛长老?”众人看见后面的青袍老者,再次惊异。

    这是当初,随严青松起失踪的,散修联盟原四大长老之的葛长老。

    原来,他也没死。

    “严……道友。”

    高奇作为城主府主人,上前拱手施礼道。

    同时心微微不悦,这人如此不讲礼数,竟然直接闯了进来,还把卫兵震飞,几个卫兵吐血倒地,显然受伤不轻。

    但是,严青松毕竟是元婴期修士,有很多元婴修士脾气都有些怪异,这点小事当然不至于翻脸。

    “原来是高城主。”严青松只是朝高奇淡淡地点了点头,脸色倨傲。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前辈面对后辈的态度。

    “严道友,里面请。”

    高奇皱了皱眉,忍住不悦,做了个请的手势。

    虽然严青松是元婴后期修士,自己是元婴初期,修为差距较大,但好歹仍然是同阶修士,而严青松此时的态度,却俨然是前辈自居。

    几个人进去大厅之后,分宾主坐下。

    众散修联盟诸人却都站着。

    “严盟主,青山不知您归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许青山作为大长老,恭敬地说道。

    严青松点点头,嗯了声,面色古井无波。

    “盟主,您没死,太好了!”旁的秦明,当初最为仰慕严青松,见到盟主没死,喜不自胜脱口而出。

    “怎么,你们很希望本盟主死吗?”严青松冷笑声。

    话语出,秦明的笑容顿时僵住,气氛尴尬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许青山更是眉头微皱。

    原本的盟主严青松,虽然直醉心自己修炼,对盟事务不是很上心。

    但是对盟内的下属还是比较好的,人也不像现在这么难相处。

    严青松仿佛也反应过来,急忙挥了挥手,“本盟主只是开个玩笑,别在意。”

    “秦明,没想到你也是金丹期了。”严青松打了个哈哈。

    但众人见到他如此表现,就更显得有些奇怪了。

    “盟主,当初您在秘境遭遇了什么?”

    “我们听说您被玄阳宗主还有数个元婴高手围攻,不知后来怎么脱险的?”

    旁的许青山试探着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有空时本盟主再给各位详细说说。”严青松显然有些不耐烦,笔带过。

    “这次本盟主回归,主要就是想召集大家,重振散修联盟雄风。”

    “本盟主以前对盟事务关心不够,这次回归,从今往后,本盟主会以盟事务为第要务,把散修联盟扬广大,做大做强!”

    严青松站起,神情昂扬。

    然而散修联盟只有寥寥几个人响应,更多的人则是沉默不语。

    见到此景,严青松的脸色阴沉下来。

    “盟主,您年多不在,这里面有些变故,容我详细向您禀明。”许青山迅组织着词汇。

    “你不用说了,不就是你们重新选了个盟主吗?”严青松打断道。

    “我已经听说了,就是那个赵君宇是吧?”

    “本盟主正要找他谈谈呢。”严青松端起杯茶,缓缓说道。

    “你马上把人召集起来,随本盟主去新的总部,找他谈谈。”严青松仿佛在说件,自然而然的事。

    “严盟主,有些情况您可能不太了解。”

    “您失踪的这年,散修联盟也遭遇大变,被好几个门派家族围攻。”

    “总部被攻破,损失惨重,几乎全部老兄弟都死了,那可真是惨啊。”

    “后来,幸亏赵盟主,力挽狂澜,救下我们几个老不死的,而且……”

    许青山正说着的时候。

    “蓬!”股浑然的气势轰然爆,把桌子给直接震碎,坐在另边的高奇吓了跳,急忙站起。

    “许长老,我提醒你,散修联盟的盟主,只有个。”

    “那就是我,严青松,是我手创立的散修联盟,你们不记得了吗?”

    严青松怒哼声,气氛时僵硬无比。

    (本章完)